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威斯腾促销

STAP细胞事件再生枝节

2014/09/15 来源:孙学军/科学网博客
分享: 
导读
关于STAP细胞的话题,本来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再报道的。但是小保方美国哈佛的导师Charles Vacanti不甘寂寞,竟然再次启动这一话题,说自己有培养STAP细胞的秘密武器。他说制造STAP细胞不是单纯用酸性培养基或机械压迫,还需要另外一个条件,就是要ATP 的参与。


关于STAP细胞的话题,本来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再报道的。但是小保方美国哈佛的导师Charles Vacanti不甘寂寞,竟然再次启动这一话题,说自己有培养STAP细胞的秘密武器,制造STAP细胞不是单纯用酸性培养基或机械压迫,还需要另外一个条件,就是要ATP 的参与,ATP就是三膦酸腺苷。CharlesVacanti教授也太让科学家失望了,你明明知道过去提供的方法不可靠,怎么能拿出来让大家用?而将自己的秘方藏起来,看这样子,似乎小保方都不一定知道这个秘密。意思是用比较温和的酸性培养结合ATP,能明显提高转化效率,如果再结合机械压迫,那么转化效果更理想。

ATP这个东西名气确实大,在细胞内的作用也十分重要,因为这是细胞能量的货币,没有ATP,细胞就无法正常运行。不过这个ATP主要在细胞内发挥作用,如果离开细胞到细胞外,则变成一种类似激素或细胞因子的物质,而且许多细胞表面上存在能结合ATP的受体,这种效应确实能导致细胞发生炎症样效应。如果结合ATP才可以出现这一诱导效应,从逻辑上也没有不可以的道理。不过这些学者从什么角度考虑到用ATP作为协同效应分子?不可能从能量角度,因为细胞外ATP不可能产生这种效应。除非从整体组织损伤角度,因为只要细胞坏死或损伤,就有可能出现细胞外ATP增加的情况。要知道细胞内外这一物质浓度差别达到1000倍。不过其他情况也有许多,例如钾和钙离子浓度。为什么没有考虑用这两种离子作为刺激因子?

现在我们不能知道,这个所谓的秘密配方是否能成为制造出STAP细胞的法宝。但是,这种故意隐藏科研细节的行为是否妥当?

人们在发表论文的时候,故意将其中关键步骤避而不谈,主要是为避免其他学者超越,这好像成为学术领域的一个潜规则,但这种做法显然对促进学术的发展没有好处。一是验证他人研究存在风险,因为不能依靠公开发表论文中提供的研究方案,因此学术上一直有一种说法:重复有风险,开展要慎重。另外一个是确定研究的真实性存在困难,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制约科学发展的一种毒瘤,在实用技术上,受商业利润的影响,这种现象尤其普遍。但是在基础理论研究上,如果也采用同样的技术壁垒,将受到学术界的唾弃,学术研究本质上不提倡保密,提倡公开交流,因为理论上任何学术思想和技术都是在前人基础上的发展。假如STAP细胞确实是因为需要ATP才能成功,那么国际上许多先后重复小保方论文而又无法重复的学者会怎么想,会不会接受这个Charles Vacanti的行为?当然,如果这个方法确实被证明可行,会怎么样?

这有点类似武侠小说中的情节,某人受到某一毒伤,必须用某人提供的特殊解药,没有这个解药就无法治疗,而这个解药或许就是最普通的一种东西,但别人不了解,竟然成为某些人头脑中的秘密,用于制约他人。在功利性的影响下,今天的科学研究竟然堕落到如此地步,从这一案例中可见一斑。

ATP名称为腺嘌呤核苷三磷酸,又叫三磷酸腺苷,其中A表示腺苷,T表示其数量为三个,P表示磷酸基团,即一个腺苷上连接三个磷酸基团。其结构简式是:A—P~P~P,其相邻的两个磷酸基之间的化学键非常活跃,水解时可释放大量能量,因此称为高能磷酸键,用“~”表示。在细胞的生命活动中,ATP远离A的一个高能磷酸键易断裂,释放出一个磷酸和能量后成为腺苷二磷酸(ADP)。在有机物氧化分解或光合作用过程中,ADP可获取能量,与磷酸结合形成ATP。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