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常闻“富二代”“官二代”,为何难见“医二代”?

2014/07/21 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 
导读
生活中经常可以听到关于“富二代”和“官二代”的新闻,但是却很少出现“医二代”。调查发现,目前“医二代”放弃学医的情况已不是少数。根据有关网站的调查数据显示,近六成的医生明确表示会阻止子女继续从事医务行业,甚至部分医生自己已萌生退意。


观察动机:医生救死扶伤的职业使命本应让这个职业备受尊重。但事实上,医生的职业光环正在日渐消逝。“医生这行有多辛苦,从小我就耳濡目染,真的不愿意自己再去尝试。”尽管父亲是某三甲医院的科室主任,但是今年刚刚高考结束的吴刚(化名)却没有按照父母希望的报考医学院校,坚定地直奔自己喜欢的国际贸易专业。调查显示,不少医生明确表示不愿意让子女再学医。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职业荣誉感降低、收入与付出严重不符、工作中存在人身风险等现实问题让一些医生“寒了心”。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医二代”放弃学医的情况已不是少数。根据医务专业网站“丁香园”的调查数据显示,近六成的医生明确表示会阻止子女继续从事医务行业,甚至部分医生自己已萌生退意。北青报记者在走访了北大医学院、首都医科大学等几所医学类院校后发现,目前的医科学生中,父母也是医生的已凤毛麟角,即使是那些选择了从医的“医二代”,在选择职业时也大多收到过来自父母的阻止。

调查:近六成医生力阻子女学医

医生作为救死扶伤的崇高职业,以往在人们心目中代表着社会地位高、收入不菲,受人尊重。然而作为“白衣天使”,医生对于自己的职业是如何评价的?日前,面向医生、医疗机构、医药从业者等领域人士的专业性社会化网络“丁香园”发起了一项对子女学医态度的社会调查,结果十分惊人。

向3860名医务工作者发出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58.0%的受访者会力阻自己或亲友的子女报考医学院校,仅3.0%的受访者建议自己或亲友的子女学医,其余36.2%持中立态度,遵循自己子女的意愿。而尽管目前从医人员在曾经的高考中都是成绩优等的“佼佼者”,然而在从医多年后,他们也似乎对自己的职位有些“后悔”。另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如果能够重来一次,仅有10%的人会选择依然学医,而其余的人则被管理学、经济学、教育学等专业吸引。

四个临床班 “医二代”不到一成

近日,北青报记者在北京大学医学部、首都医科大学选取了四个本科班级,对班级中学生父母职业是医生的比例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四个班级共155名学生中,父母是医生的只有15人,仅占9.68%。而这些想要成为父母同行的学医的学生中,也有三分之一遇到过来自父母的“职业劝阻”。

在记者调查的四个班级中,三个是临床医学专业,一个是预防医学专业。四个班级的人数都是三四十人,但每个班的学生中父母是医生的都是个位数—最多的一个班上40名学生,有9人父母是医生;其他三个班上都只有两人父母是医生。平均计算下来,四个班级共155名学生中,父母是医生的有15人,占到9.68%。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在15名父母是医生的学生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在当初高考填报志愿时,甚至现在仍然有来自父母的劝阻。

探因:三大原因

医学专业学生为何罕见“医二代”呢?记者调查发现,原因无外乎三条。首先,当下医患纠纷越来越多,医生的职业环境不好。其次,医生这个职业工作强度很大,但基层医生普遍收入微薄,相对于医生的付出,包括漫长而艰苦的学生生涯和住院医生生涯,这个职业得不到相对应的价值体现。最后,遇到父母劝阻最多的是女生,原因除了职业的辛苦和风险,父母还考虑到医院工作对健康的影响较大,在个别方面女医生的竞争力会弱于男医生。

现状:医学专业招生仍保持平稳

虽然“医二代”不愿学医,在高招录取中,医学专业的录取分数线仍然相对较高。在北京大学医学部,招办王老师告诉北青报记者,尽管这几年社会上总是流传学医就业环境不好的说法,但北医的生源和招生情况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从高考考生的排名情况来看,北医录取的学生在京多排名1600名之前、在海淀区800名之前,这几年都比较稳定。

“最受欢迎的依然是临床医学专业。”王老师说。今年,北医除了招收本博连读的八年制临床医学,五年制本科的临床医学也恢复招生。北医还有两个专业在本科二批招生,录取分数线今年高达632分,超出了一本线82分,由于生源质量较好,今年北医的二批次还进行了适量的扩招。

“当医生没什么不好,不仅越老越吃香,万一家人有个不舒服,还能帮得上忙。”在填报志愿中,一位今年高考的考生对学医的前景十分乐观。

声音:学医是“屌丝逆袭”的最好途径

“其貌不扬,口才一般,家境普通,没有背景,这样的条件在社会上想要谋求一份好工作有多难?但在医科,只要你够努力够勤奋,业务水平够好,没有人会瞧不起你。”

在采访中,一位目前正在北大医学院学习的医学研究生赵平告诉北青报记者,在非“医二代”背景的同窗中,大家常常开玩笑说,学医是目前的社会环境下“屌丝逆袭”的最好途径,作为精英教育的专业,可以不依赖家庭的背景和资源,改变自己的命运。

依靠高考时出色的成绩和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赵平如今已在科研和临床实习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也得到了“师傅”们的一致认可。“别人四年毕业,学医要学八年,甚至更长,不停地考试,但坚持下去,可以换得体面的工作、令人尊敬的社会地位和不错的收入,很值得。”

在赵平学医的过程中,也曾遇到过动摇。本科毕业后,一些不愿坚持的同学选择了药品及医疗器械的企业,当起了“医药代表”,如果得到将一种常用药卖进三甲医院的机会,收入十分令人嫉妒。“三年住院医轮转时,我们一些同学一个月只有两三千的工资,但做了医药代表的同学,一个月赚个三五万也是常事。”然而,赵平明白,比起医药代表这种朝不保夕的工作,医术的精湛和医学的研究能够带给自己更长久的生命力。“那些做医药代表的同学常常开玩笑说,今后需要长期抱我们的大腿,就算我的科室跟他的药没有关系,我的人脉对他也总会有用。”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