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解读广西镉污染:污染源难寻,治不如防

2012/02/02 来源:果壳网
分享: 
导读
近日发生在广西龙江河的镉污染事件,镉泄露量达到惊人的20吨,相当于2010年全国废水镉排放量的2/3。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水体安全保卫战背后,人们关注的肇事污染源为何迟迟未能找出?环保部门的应急治理手段到底能不能移除后患?

近日发生在广西龙江河的镉污染事件,镉泄露量达到惊人的20吨,相当于2010年全国废水镉排放量的2/3。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水体安全保卫战背后,人们关注的肇事污染源为何迟迟未能找出?环保部门的应急治理手段到底能不能移除后患?

龙年春节刚刚结束,很多人还沉浸在节日的喜庆气氛中。但在广西,发生在龙江河的镉污染事件,让龙江河以及下游柳江两岸的人们陷入恐慌。污染一关不过,何以过年?

事态究竟有多严重?从调查组公开的信息得知,这次镉污染事件镉泄露量约为20吨,波及的河段将达到约300公里。而根据环保部2010年环境统计年报公布的数据,整个2010年,全国排放的废水中镉的排放量也不过才30.1吨。此次事故镉的泄漏量之大,即使是在国内历次重金属环境污染事件中,也实属罕见。

镉污染,肇事者在哪?

1月15日,在河池市宜州发现群众网箱饲养鱼类的死亡,1月18日广西河池市通报发生金属污染事件。而到了1月30日,也就是半个月之后,相关企业的责任人被依法刑事拘留,有关这次污染事件中污染源问题的调查才算是有了眉目。目前,见诸媒体报道的污染嫌疑企业有金城江鸿泉立德粉材料厂,以及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从金河股份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中可以看到,镉锭是该公司主要的销售产品之一,公司对镉的生产能力为350吨/年。根据河池市环保局局长的解释,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废渣堆放场所未达到国家标准,因此成为污染源嫌疑企业之一。
 

镉污染事件发生后,在调查中被认定污水涉嫌直排地下溶洞的企业。图/中新网

在采矿活动中,镉往往与铅锌矿、煤矿、磷矿有着密切的正相关关系,能在铅锌矿、含煤岩系、含磷地层周围形成镉元素高值区。在与镉有关的工业生产活动,包括采矿、冶金、电镀,制造合金、镍镉电池和电视显像管,以及生产颜料、油漆等的过程中,如果生产管理落后,就有可能造成含镉烟尘、污水和废渣的不合理排放。

目前,广西镉污染事件中的污染源迟迟未能找出,饱受人们诟病。事件发生地的广西壮族自治区位于我国西南,属于喀斯特地貌。著名的桂林山水,就是喀斯特地貌的典型代表。在喀斯特地貌的生态系统中,地表水可以经过地表各种下渗通道,进入各种孔、溶隙转换成地下水,形成浅层喀斯特含水层和深层的管道式通道暗河、地下湖式的储水层的双层水系统。在具有这样特征的地貌中,污染物除了直接由地表从岸边进入江水以外,的确有很大可能是通过地下的水流运输进入龙江河。不对地下水网进行详细调查,就有可能出现漏网之鱼。因此,镉污染事件的肇事者迟迟未能查清,的确可能跟当地复杂的地形条件有关。

环保部门的防线是怎么回事?

龙江镉污染监测断面布点示意图,当地的“防线”试图通过放水稀释、投放降解吸附物等方式降低镉浓度。图/新华网

龙江镉污染监测断面布点示意图,当地的“防线”试图通过放水稀释、投放降解吸附物等方式降低镉浓度。图/新华网

在进行污染源调查的同时,当务之急是治理龙江河镉污染,保证居民的饮用水安全——这是重中之重的任务。截至目前,此次污染来源地、位于广西河池宜州市的拉浪水库,其镉浓度监测数据显示已经达标,说明造成此次镉污染事件的污染源已经被截断,没有新的污染源进入。在截住源头的同时,当地迅速在龙江河设立了5道防线,持续投放混凝药剂,用来降低水中的镉浓度。

在此次污染事件中,环保部门使用的药剂主要是聚合氯化铝和石灰两种。其中,聚合氯化铝是一种常用的,性能优良的混凝剂。聚合氯化铝在水中发生水解作用产生的氢氧化物拥有极大的表面积,能够吸附水中大量溶解态的镉离子并且沉淀下来。而对于原本就吸附在水中悬浮物上的吸附态镉,聚合氯化铝也能有效地去除。至于投加的另一种药剂石灰,则是用于调节水体的酸碱度,一方面保证聚合氯化铝絮凝作用的充分发挥,另一方面也一定程度上将溶解态的镉转化成氢氧化物从而沉淀下来。

处置人员在向河中投放石灰和氯化铝,中和过滤河内超标的镉,以降低镉浓度。这一幕在网上被不少人误解为是在排污。图/新华社

处置人员在向河中投放石灰和氯化铝,中和过滤河内超标的镉,以降低镉浓度。这一幕在网上被不少人误解为是在排污。图/新华社

根据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专家组的介绍,目前已有7吨的镉通过化学中和消除或稀释掉,还剩下13吨当量的镉在龙江上游河段。那么,环保部门的这种手段是否就能够彻底解除后患呢?

事实上,当水体发生突发性重金属污染事件时,其在爆发时间和作用强度上均不同于一般性的水污染,采用常规的处理工艺很难保证水质。这就需要一种能快速启动、有效的应急处理技术。面对龙江河镉污染这样的突发污染事件,采取投加聚合氯化铝和石灰的方法,能很好地达到快速治理大水量、高浓度含镉污水的目的。在2005年底的广东北江镉污染事件应急处理中,类似的弱碱性混凝处理除镉技术,也曾有出现。不过,通过絮凝沉淀降低水中镉浓度的做法也仅仅是一时之计,效果并不能保证长远,并且投加的大量化学药剂也有产生二次污染的可能性。毕竟,这样的手段只是将污染暂时从水中转移到了沉积物中而已,并没有完全消除镉的潜在危害,不排除将来污染问题重新浮现的可能。

在复杂的自然界中,被絮凝剂沉淀下来的镉重新进入水中,或者渗透进入地下水体,抑或被土壤吸附,甚至被农作物吸收,都存在变数,人们还是可能通过各种途径接触。因此,从源头根除镉污染源,严格监管,尝试从气、水、渣中实现镉的回收才是根除镉污染的最好方法。

镉污染,痛、痛!

从媒体对被污染水情的报道来看,在经过应急处理后,龙江河镉污染高峰值已从地表水水质环境标准的80倍降到25倍左右,而龙江下游的柳州饮用水中,镉浓度未超过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中的限值。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警报已经完全解除,即使龙江河的水质有所好转,其下游河流的水质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还将面临严峻的考验。

广西龙江河的这场镉污染事故,使得可能受污染水体影响的各地如临大敌,究竟镉污染会给人们带来怎样的痛楚?

作为一种重金属元素,镉在环境中迁移活跃,过量摄入会给人体健康带来严重威胁。过量镉通过呼吸渠道进入人体,严重的可致支气管炎、局部急性肺炎、肺水肿等疾病。饮食摄取过量镉会造成急性中毒,引发肝脏和肾脏的损伤。长期摄入过量镉也会造成慢性中毒,引发呼吸道和肾脏问题。此外,镉还会引起骨质疏松,增加发生骨折的风险,其化合物还具有致癌性。

在这次镉污染事件以前,曾有媒体对国内大米镉超标的问题做过专题报道。调查显示,国内的重金属污染在南方诸省尤为密集。图/财新网

在这次镉污染事件以前,曾有媒体对国内大米镉超标的问题做过专题报道。调查显示,国内的重金属污染在南方诸省尤为密集。图/财新网

发生在上世纪的环境公害事件——日本“痛痛病”的罪魁祸首,就是 “镉米”。在日本富山县,采矿活动带来的含镉污水被灌溉至稻田,人们因长期食用镉米引起镉中毒,受害者达到数百人。“痛痛病”的病名来自患者由于全身极度痛楚发出的叫喊声,中毒者起初只是感到腰、背、膝等关节处疼痛,几年后疼痛遍及全身,骨骼软化,出现严重畸形。 无独有偶,此前也曾有媒体报道,广西阳朔县姓坪镇思的村不少村民已具有疑似“痛痛病”初期症状,原因同样是长期食用镉超标的大米。农业部门近年的抽查和学者的研究也都表明,我国约10%的稻米存在镉超标问题。

其实,不管是广西龙江河的这次突发镉污染事件,还是国内存在的稻米镉超标问题,重金属污染一事困扰国内的环境安全已久。从技术上来说,一旦污染已成既定事实,现阶段不管是物理、化学,还是生物修复方法,都或多或少存在处理环节不成熟、效果不彻底的问题,根治更是难上加难。防患于未然,始终才是减少痛楚的最好办法。

参考资料:

[1] 王家乐.土壤镉污染及治疗技术综述[J].中国西部科技,2010,3:07-09.

[2] 何文杰等.饮用水中镉污染的应急处理技术中试研究[J].中国给水排水,2011,9:62-67.

[3] 高中方等.镉污染源水的应急处理技术研究[J].中国给水排水,2009,6:86-88.

[4] 张晓健.松花江和北江水污染事件中的城市供水应急处理技术[J].给水排水, 2006, 32(6): 6-12.

[5] 李秀娟.土-水-作物系统中镉的分布特征及风险评价——以湖北黄石为例.中国地质大学

[6] 李玉辉.喀斯特的内涵的发展及喀斯特生态环境保护[J].中国岩溶,2000,9:260-267.

[7] 环境保护部2010年环境统计年报

[8] 甄燕红等.中国部分市售大米中Cd、Zn、Se的含量及其食物安全评价[J].安全与环境学报,2008,2:119-122.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