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全球抗HIV药物市场解析:王牌对王牌 GSK or Gilead?

2017/12/06 来源:新康界/中康CMH黄心恬
分享: 
导读
近日,,强生公司宣布与其全球合作伙伴启动首个在研嵌合型HIV-1预防性疫苗的疗效研究。在抗艾滋病领域,制药巨头的脚步从未停止。近年来,新品种上市速度明显加快。全球抗艾滋病药物市场格局如何?哪些品种最具发展潜力?”


本文转载自“新康界”,作者是中康研究院 黄心恬。

抗艾滋病新药市场瞬息万变

20年前,抗艾滋病药物市场几乎全部为抗病毒成分的单方制剂。直到2004年Truvada复方制剂上市,这一局面才被打破。进入2011年以来,抗艾滋病领域每年都有重磅新药上市,这些重磅药很快就成为原有市场的搅局者。

抗艾滋病药物销售额排名每年都有较大的变动。从近15年的重磅药品销售额曲线可以看出,抗艾滋病重磅药达到销售峰值的时间有逐渐缩短的趋势,早年的新药从上市到峰值的时间可以长达10年甚至更久,而近5年获批的新品种在短短的3~5年内就达到销售峰值,之后开始下滑。

2002-2017E全球销售额前十的抗艾滋病药物市场变化趋势(单位:亿美元)


数据来源:各公司年报、季度报(注:2017销售额为根据前3季度销售额的预测值)

流水的销售冠军,铁打的吉利德

2012年,Gilead的Atripla带来了第一波销售高峰——36.48亿美元;

2016年,Gilead的又一重磅品种Truvada(舒发泰)在上市12年之后迎来销售峰值——35.66亿美元,同年于国内上市;

2017年,Gilead于2年前获批的新药Genvoya在前3季度已经获得了26.14亿美元的好成绩,领先于所有抗艾滋病药物。

不出意外的话,Genvoya将替代Truvada坐上2017年抗艾滋病药物no.1的宝座。

流水的冠军,铁打的吉利德。重磅产品迭代风起,冠军的宝座Gilead始终坐得稳稳的。

新产品上市速度加快

1998年,鸡尾酒疗法(HAART)提出,伴随着新的逆转录酶抑制剂依非韦伦(1998年上市)、替诺福韦(2001年上市)在美国上市,第一批新型复方制剂登上舞台。


注:NRTIs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NRTIs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

INSTI(整合酶抑制剂),属于病毒抑制剂的一个分类,具有较强的病毒抑制作用,不易产生耐药性,与其他抗病毒药物联用相比以往的逆转录酶抑制剂联用方案具有更佳的效果。

随着鸡尾酒疗法(HAART)成为治疗艾滋病的共识,2007年默沙东的INSTI产品(整合酶抑制剂)拉替拉韦(Isentress)上市之后,INSTI开始受到关注。除了寻找新的靶点和化合物之外,开发新的复方制剂已成为各大药企研发管线重要的组成部分。2011年以后,Gilead、GSK相继上市了多个INSTI及其复方制剂,并且获得满意的成绩,其中包括:多替拉韦(Tivicay)、多替拉韦复方制剂(Triumeq)、埃替拉韦复方制剂(Stribild、Genvoya)等重磅品种。

2010年以后抗HIV领域上市的重磅品种


注:NRTIs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NRTIs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INSTI整合酶抑制剂

Gilead和GSK的较量:

替诺福韦艾拉酚胺和多替拉韦两张王牌对垒

相较于之前上市的富马酸替诺福韦,替诺福韦艾拉酚胺具有更优的病毒抑制效果和安全性。在主要品种Truvada市场出现下滑时,Gilead就及时打出了替诺福韦艾拉酚胺(TAF)这一张好牌,Genvoya作为TAF的第一个复方制剂于2015年率先上市。而替诺福韦因为同时具有治疗乙肝的适应症,年销售额屡次突破30亿美元,比其他艾滋病治疗药物有更大的市场。

GSK则专注于整合酶抑制剂(INSTI)的研发和创新。有研究证明,含有整合酶抑制剂的用药方案拥有更佳的病毒抑制效果,更低的不良反应发生率,病患耐受程度更好。2013年GSK的多替拉韦(Tivicay)上市,连续三年销售额以4-5亿美元/年的速度增长。前不久,GSK的复方制剂Juluca(多替拉韦+利匹韦林)获得美国FDA批准上市,是目前唯一一款不含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的双药复方制剂。

INSTI已然是抗艾滋病毒的热点领域。今年年中, Gilead已经向FDA递交了Bictegravir(INSTI)与恩曲他滨、替诺福韦艾拉酚胺的复方制剂的注册申请。而GSK的另一长效整合酶抑制剂Cabotegravir及其复方制剂已处于临床Ⅲ期阶段。究竟是已有INSTI的GSK更占上风,还是抗艾领域的王者Gilead继续封神,我们拭目以待。

全球TOP10药品7个进入中国

国内市场方面,全球前十的抗艾滋病毒药物中,已经有7个进入中国市场。而国内抗艾滋病药物市场发展程度落后,大部分艾滋病新药即使进入中国市场也难以通过常规渠道进行销售,再加上这些进口品种价格高昂,有能力长期服用这类药物的患者感染者少之又少。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