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做实验,得iPhone!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投资新药研发,哪些药企的动作最大?

2017/04/28 来源:药明康德
分享: 
导读
新药研发以周期久、成本高而闻名。根据Tufts大学新药开发研究中心的数据,一款新药从开发到上市往往需要耗费10年以上的时间,平均新药开发成本高达26亿美元。为了不断将更多革命性的疗法带给患者,整个生物技术与医药行业在过去的几年间也保持着较高的研发投入。与前年相比,五家主要的医药企业在2016年的研发投入更是增加了50亿美元,表露出持续创新的决心。今日,结合Endpoints的数据,我们为大家盘点2016年在全球范围内,研发投入最高的15家医药企业。


▲2016年各大药企研发投入榜单(图片来源:endpts)


▲2016年各大药企研发投入占比(图片来源:endpts)

公司:罗氏(Roche)

2016年研发投入:114.1亿美元

研发占比:22%


收购了基因泰克(Genentech)公司的罗氏在药物研发上保有了极高的创造力。在业界,罗氏以企业内创新而知名,并稳定在研发投入的榜单上位于前列。罗氏的研发资金主要用于药物研究与早期发现(pRED,Pharma Research and Early Development)与基因泰克研究与早期发现(Genentech Research and Early Development)两大块。此外,它也偶尔会从外部购买一些疗法,增强管线。最近,罗氏从百时美施贵宝(BMS)获得的杜氏肌营养不良症药物Adnectin就是这样的例子。

在后期的研发管线中,罗氏一直关注重磅药物的研发上市。去年,首个抗PD-L1的癌症免疫检查点抑制剂Tecentriq上市。今年,一款革命性的多发性硬化症药物Ocrevus也进入市场。这些药物都能为大量患者带来新的治疗希望。

在罗氏目前的研发管线中,治疗血友病的emicizumab(ACE910)被寄予了厚望。目前,它正位于关键性的3期临床试验中,且中期结果良好。此外,它的阿兹海默病在研药物gantenerumab与crenezumab也有望带来惊喜。

公司:默沙东(MSD)

2016年研发投入:100.1亿美元

研发占比:25%


与2015年相比,默沙东在2016年的研发投入猛增34亿美元,其研发策略是确保重磅药物的顺利上市。当它的研发负责人Roger Perlmutter博士上任后,立刻决定将重心移到Keytruda上。在这款重磅药物获批后,默沙东又马不停蹄地将它应用到不同的适应症中,并开展了一系列组合疗法。去年,Keytruda获批用于一线治疗肺癌。今年,默沙东又宣布将与Incyte的IDO1抑制剂epacadostat联合使用,治疗肺癌等多种癌症。目前,默沙东位于3期临床阶段的试验多达10项。

在癌症外,默沙东与辉瑞(Pfizer)的糖尿病药物ertugliflozin也取得了关键临床试验的积极结果,有望于今年上市。

公司:诺华(Novartis)

2016年研发投入:89.3亿美元

研发占比:18%


诺华在2017年开了一个好头。它的CDK4/6抑制剂ribociclib获批上市,治疗乳腺癌;银屑病新药secukinumab展现了良好的治疗效果;ceritinib最近也以ALK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和出现脑转移的肺癌为适应症,分别获得了优先审评资格和突破性疗法认定。

另外,诺华在CAR-T疗法上也有所斩获。近期,诺华已递交了CTL019的上市申请,治疗儿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该申请也获得了优先审评资格。而CTL019以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为适应症的上市申请有望于今年下半年递交。

除了癌症方面的进展外,诺华也与Ionis达成了16.5亿美元的合作,合作开发AKCEA-APO(a)-LRx与AKCEA-APOCIII-LRx两款药物,治疗心血管相关疾病。

公司:辉瑞(Pfizer)

2016年研发投入:79亿美元

研发占比:15%


辉瑞关注的是处于后期的研发管线,并达成了许多合作项目。先前,辉瑞与德国默克(Merck KGaA)合作,共同开发一款免疫检查点抑制剂avelumab,它于今年顺利上市;辉瑞也与Cellectis达成合作协议,开发“通用型”CAR-T疗法UCART19;此外,辉瑞还从Spark Therapeutics合作开发一款乙型血友病的基因疗法SPK-9001;最后,辉瑞去年收购的Medivation公司将为它带来一款处于研发后期的PARP抑制剂talazoparib。

辉瑞的其他一些关键项目包括了与礼来合作的抗NGF止疼药tanezumab,与默沙东合作的糖尿病药物ertugliflozin(3期临床),以及治疗镰刀状红细胞病的药物rivipansel(3期临床)。

公司:强生(J&J)

2016年研发投入:91亿美元(70亿用于药物研发)

研发占比:13%


强生在过去的几年中早已证明自己具有前瞻性的创新能力。它放眼全球,并专注于3期临床试验,期望带来一波突破性药物的新浪潮。

今年3月,强生公司获得了一项关于guselkumab的3期临床试验数据,结果非常积极。业内人士认为它可能是银屑病的全新疗法之一。另一款药物sirukumab在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的临床试验中,也取得了一些不错的结果。这两款药物有望成为重磅药物。

强生其他一些引人注目的药物包括了治疗抑郁症的esketamine,以及治疗前列腺癌的apalutamide。不少业内人士正期待看到这两款药物的关键试验结果。

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

2016年研发投入:59亿美元

研发占比:30%


阿斯利康在近年来取得了不少重大突破——其PARP抑制剂Lynparza在上市后,又取得了优异的3期临床试验结果;以创纪录速度获批的Tagrisso为广大肺癌患者带来了全新的治疗方案;糖尿病复方药物Qtern也在今年获批。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今年阿斯利康的重头戏在于durvalumab与tremelimumab的组合疗法能够证明其在癌症治疗中的效果。此外,其BTK抑制剂acalabrutinib也正处于后期研发中,有望成为行业内的十大孤儿药之一。最后,其哮喘药物benralizumab也充满希望。

公司:赛诺菲(Sanofi)

2016年研发投入:54.2亿美元

研发占比:15.3%


与再生元(Regeneron)等合作伙伴一道,赛诺菲在近年带来了不少创新疗法。其与再生元合作的dupilumab已获批上市,有望成为重磅药物。另外,这款药物也正处于一项治疗鼻息肉病的3期临床试验中,有望进一步扩大适应症。

赛诺菲有着不少在研药物。其与Lexicon Therapeutics合作研发的SGLT-1与SGLT-2抑制剂sotagliflozin正处于研发的后期,有望带来突破。另外,它的抗CD-38药物isatuximab正处于关键研究中,它或将成为多发性骨髓瘤的新疗法。

公司:礼来(Eli Lilly)

2016年研发投入:52.4亿美元

研发占比:25%


这段时间以来,礼来的研发可谓喜忧参半。一方面来说,礼来的潜在重磅药物Taltz去年获批上市,成为了一大利好。另一方面,solanezumab与baricitinib的临床进展则连续受挫。一些业内资深人士认为,礼来和其他大型药企一样,有承受研发不顺的压力的能力。并且,礼来一贯在研发上有较大的投入。这有望会在未来进一步改善它的研发管线。

公司:Gilead Sciences

2016年研发投入:51亿美元

研发占比:17%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Gilead在抗病毒药物方面有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进展。其抗HIV药物bictegravir取得了极好的疗效,直奔3期临床而去;其抗丙肝药物也取得快速突破。除此之外,Gilead从Nimbus获取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药物在早期临床中取得了值得称道的成绩。

公司: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

2016年研发投入:49.4亿美元

研发占比:25%


百时美施贵宝的肿瘤免疫疗法管线非常丰富。最近,它正在尝试将Opdivo与Yervoy联合使用,治疗癌症。在肿瘤治疗领域,它的一些项目包括了lirilumab、LAG-3、GITR、CFS1R、以及IDO。肿瘤领域外,一些与CD28、TYK2等有关的项目也令人瞩目。另外,其纤维化疾病的一些项目有望在未来展现其重要性。

公司: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2016年研发投入:45亿美元

研发占比:16%


去年秋天,葛兰素史克递交了Shingrix的上市申请。这款疫苗也有望成为重磅药物。此外,其COPD药物(fluticasone furoate / umeclidinium / vilanterol)也已递交上市申请。未来2年里,葛兰素史克有望带来20-30项重要的临床试验结果。这些在研新药的适应症主要包括HIV感染、呼吸道疾病或贫血。

公司:Celgene

2016年研发投入:44.7亿美元

研发占比:40%


在大力推广Revlimid的同时,Celgene的Pomalyst和Otezla也在去年达到重磅地位。而在研发管线中,Celgene正有11项关键临床试验进行中,并有10个新的临床试验即将启动。其中,与bluebird bio合作的BB2121 CAR-T疗法,以及与Juno的JCAR017 CAR-T疗法引人关注。

此外,Celgene的急性骨髓性白血病药物enasidenib已经递交了上市申请,并获得了优先审评资格。它有望在近期获批上市。Celgene也有多项3期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其中包括了与Acceleron合作的贫血药物luspatercept,以及Celgene研发的急性骨髓性白血病药物CC-486。

在炎症领域,Celgene也有不俗的研发管线。其药物Receptos已经完成了3期临床试验,有望近期递交申请。

公司:艾伯维(AbbVie)

2016年研发投入:43.6亿美元

研发占比:17%


在Humira的巨大成功下,艾伯维正在寻找其他重磅药物。在丙肝领域,艾伯维与Enanta的药物组合取得了可喜的进展。而在风湿性关节炎领域,其JAK1抑制剂ABT-494正处于研发后期,被寄予了大量厚望。

这些新药外,艾伯维也正在进行一系列临床试验,试图扩大Imbruvica与Venclexta等药物的适应症。

公司:安进(Amgen)

2016年研发投入:38.4亿美元

研发占比:17%


安进的骨质疏松症新药romosozumab公布了更新的3期临床数据后,让人看到了它在近期上市的希望。几个月前安进获批的继发性甲状旁腺功能亢进药物etelcalcetide对安进也是一个好消息。除了这些药物之外,安进处于研发后期的CGRP药物erenumab吸引了诸多关注。

合作方面,安进与Arrowhead有着两项合作,开发心血管药物ARC-LPA。安进也与Advaxis合作,试图改造细菌,以此来招募T细胞攻击癌症。

公司:武田(Takeda)

2016年研发投入:30.9亿美元

研发占比:19%


通过研发转化,有200多年历史的武田已快速成长为一家现代生物医药企业。过去几年,武田正在不断重组位于美国与日本的研发团队,并逐渐形成了三大主攻领域:肿瘤、胃肠道疾病以及中枢神经疾病。另外,疫苗也是武田关注的方向之一。

最近,武田先后达成了几笔大合作。它首先与Exelixis合作,在日本开发抗癌药物cabozantinib;随后,它与Finch与NuBiyota合作,研发微生物组产品;与Maverick的合作将为武田带来T细胞会合(T cell engagement)的平台;与韩国的LegoChem的合作也为武田带来了下一代抗体药物偶联物。

创新是新药研发的灵魂。我们祝愿各家医药企业能专注研发,持续创新,将更多好药新药带给患者,造福人类健康!

参考资料:

[1] Cost to Develop and Win Marketing Approval for a New Drug Is $2.6 Billion

[2] The top 15 spenders in the global drug R&D business: 2017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