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2017年美国生物制药公司投资机会

2017/04/05 来源:医药魔方数据/卞新皖
分享: 
导读
2017年余下时间里会怎么样?IBB里面大的公司如Gilead Science面临的问题不少:新药缺乏,老药的患者下降,专利的到期。以前还可以每年按两位数的增涨率来提高药价,现在看来这条路也行不通了。不光药价涨不上去了,反而会下跌。川普总统喊着降药价也不是一两次了,2017年一定会有动作。


本文转自医药魔方数据微信,发布已获医药魔方授权,如需转载,请与医药魔方联系。

美国生物制药公司股票在经过2009-2015的超级牛市下,去年终于从资产收益的神坛上跌了下来。2016年IBB损失了21.6%, 比金融危机的2008年还要差。2017年前3个月里,IBB在川普总统的新政春风下,又开始领涨其他资产。


2017年余下时间里会怎么样?IBB里面大的公司如Gilead Science面临的问题不少:新药缺乏,老药的患者下降,专利的到期。以前还可以每年按两位数的增涨率来提高药价,现在看来这条路也行不通了。不光药价涨不上去了,反而会下跌。川普总统喊着降药价也不是一两次了,2017年一定会有动作。

制药业的生命力来自于不断的创新和突破,特别是广大中小公司。川普新政医改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FDA减政放权。以前4~5年、几百上千人的III期试验可能就会被压缩,凭借好的II期结果就可能会被有条件地批准。这样对中小公司来说是个大好消息,川普降公司税的政策又会促进大公司对中小公司的兼并。2017年对质地较好的中小公司来说会是一个丰收年。

下面我谈谈过去几个月和今年生物制药业的一些重大突破和未来发展趋势。

肿瘤领域

肿瘤免疫疗法中,检查点抑制剂(Checkpoint Inhibitors)的最大的突破是Keytruda获批一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但是,即便是被视为重大突破的anti-PD1/PD-L1药物距离治愈癌症也还差很远。由于癌细胞肿瘤是一个有很强防御能力的体系,多管齐下才能攻克堡垒。Keytruda与Incyte的IDO抑制剂联用已经在晚期黑素瘤等几个肿瘤中推进到III期临床,2017年或2018年初可能就有结果出来。Exelixis的TKI与Keytruda、Tecentriq在各种肿瘤中的联用也在快速开展,还有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各种联合疗法早期实验。未来一两内随着中后期试验结果的公布,我们就能看到花落谁家了。

CAR-T疗法的进展有好有坏。我在去年9月的分析文章中就不看好Juno Therapeutics。他们的JCAR015的临床试验最终又因为2例患者死亡而不得不在今年3月正式叫停,其股价从去年9月份的30美元跌到现在的20美元。好消息是Kite 在2017年2月底宣布KTE-C19在耐药侵袭性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中有重大突破。虽然试验的患者数量仅100例,但都是无药可救的晚期病人,在这样的患者中,KTE-C19能取得41%的总反应率(ORR)和36%的完全反应率(CR)实属不易。FDA估计今年便会批准。

PARP抑制最近一年可是捷报频传。阿斯利康在3月中旬公布了Lynparza(奥拉帕尼)用于卵巢癌症患者维持治疗的III期结果。在BRCA突变患者中,中位PFS高达19个月,而服用安慰剂的患者只有5个月。这个结果与去年Tesaro宣布的niraparib的 III期结果有一拼。另外,阿斯利康2月中旬还宣布了奥拉帕尼在BRCA突变转移性乳腺癌病人的III期实验成功,无进展生存期比化疗明显提高。PARP抑制剂是PD-1类检查点抑制剂之后肿瘤领域的第二大热门,Clovis Oncology的rubraca在去年12月被加速批准,Tesaro的niraparib也在3月27日刚刚获得批准。

抗体药物偶联物(ADCs)是一种定向的以毒攻毒的癌症疗法。它与化疗的不同在于毒性药物只有进入癌细胞后才释放,理论上讲应该比化疗药物进步很多。但这是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疗法,几十年来没有大的突破。现在FDA批准的ADCs药也只有Seattle Genetics的brentuximab vedotin用于二线治疗经典霍奇金淋巴瘤,以及罗氏的Kadcyla(ado-trastuzumab emtansine)用于HER2+乳腺癌。美国新泽西一个小公司Immunomedics用他们的IMMU-132治疗晚期三阴乳腺癌,100例经过几轮化疗的患者ORR达到30%以上,而且生存期(OS)不错,今年中会公布结果,应该不出意外获得FDA批准。

心血管领域

Amgen在3月中旬公布了入组27564例患者、耗时4年、花费10亿美金的FOURIER研究的结果,患者在现有降胆固醇疗法基础上加用PCSK9药物Repatha,经过2年的服药,病人的主要心血管病(包括心绞痛住院治疗)总体风险降低了15%,其中心脏病发作风险降低了27%,卒中风险降低了21%,冠状动脉重建术风险降低了22%。这个结果对于用药2年的心血管药来说还算是不错的,因为以前的他汀类药物使用5年以上才降低20%~25%的风险。

FOURIER研究入组的病人已经在服用他汀类药物,基线中位胆固醇(LDL-C)指标值是92mg/dl,之后加用Repatha,一两个月中位LDL-c就猛降到30mg/dl。这样低的LDL-C指标维持了3年也没有太多的副作用。以前由于对极低LDL-C可能带来的副作用不确定,医生给病人处方降脂药时,如果指标到了70~90mg/dl之间,也就满意了。现在看来,即使把这个指标砍去一半也不用担心副作用。

FOURIER研究表明,降低LDL-C有好处,而且越低越好。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Repatha并不便宜,一年要14500美金。我们来细细算一笔经济账。对100个病人来说,服用1年的Repatha, 大约能降低0.65个主要心血管病事件,意味着全社会为了减少1个主要心血管病要花223万多美金。不管用那个标准来看,这样的花费都太贵了。所以说,FOURIER研究结果公布后,最大赢家是低成本的降脂药。

Repatha的给药频率是2周1次,或1个月1次,而The Medicines Company正在开发的PCSK9药物一年只需注射2~3次,在价格上就会有很大的优势。另外,Esperion正在研发的ETC-1002(Bempedoic Acid)已处于III期阶段,能够把LDL-C降低20%~30%, 而且没有他汀类药物所造成的肌肉酸痛的副作用。ETC-1002还能降低超敏C反应蛋白(hsCRP),后者在炎症方面起重要作用,是一个致命心血管病的诱发因素。

ETC-1002与依折麦布联用在降低LDL-C的强度方面与PCSK9药物相当,但ETC-1002是小分子药而且Ezetimibe马上就会有便宜的仿制药出来了。所以ETC-1002与依折麦布的联合疗法会成为他达汀类药物之后一个主要的降脂药,预计是一个很有前景的重磅药物。

孤儿药领域

在孤儿药方面,去年底FDA批准了Biogen的Spinraza(nusinersen),用于治疗婴儿和儿童的脊髓性肌萎缩(SMA)。虽然美国一年也就几百个婴儿新患该病,但患者病情恶化很快。不少婴儿2岁不到就会死亡,或者是永久性瘫痪。Spinraza能让婴儿的肌肉活动力加强,而且死亡率降低一半。这个药有效,但也是一个天价药。患者第1年要花费近70万美金,接下来每年30多万美金。真是生命无价呀。

基因疗法

基因疗法喊了几十年,现在也差不多是出成果的时候了。Spark Therapeutics 的Voretigene Neparvovec开发用于一种罕见的眼疾,预计2017年会成为FDA批准的第一个基因疗法。

AvexisInc是一家搞基因疗法的小公司,唯一的药物就是AVXS-101,用于治疗上面提到的脊髓性肌萎缩。II期试验中15个患者的临床结果还不错,其市值已经达到20亿美金。AVXS-101如果获批,定价估计会每个病人100万美金,这突显了技术创新的含金量。

今年Bluebird Bio在血液疾病方面的基因疗法会有进一步的数据出来,到底行不行马上就会有论断了。

结 语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国对进口药管制的放松,国内有实力、有远见的公司会引进欧美最先进的生物医疗项目在中国的销售权。中国经济实力和老百姓消费能力的增强也会增加欧美中小药厂与国内企业合作的兴趣。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复星医药与Kite在2017年1月签署了在中国联合销售其CAR-T新药的协议,再鼎医药2016年9月从Tesaro引进了niraparib的中国地区商业开发权利。以后会看到更多这样的合作案例。国内那些单靠仿制廉价化学药的几千家药企会慢慢被这些有远见、积极与世界最新技术联合的少数几家公司所边源化。

谈投资还得看看股票回报率。以下是去年9月份我写的文章中特别强调有重大突破的几只中小股票6个月内的股价变化和回报率。我不看好的股票Juno Therapeutics,其股价6个月里跌了32%。


用一句总结就是,生物制药的生命力在于技术的创新,较高投资回报率的源头是创新成功的中小公司。

声明:本文提供的信息仅作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