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威斯腾促销
年终盘点

从JP摩根健康大会,看医疗巨头们将把资金投向何处

2017/01/18 来源:动脉网
分享: 
导读
从本次JP摩根健康大会上的机构演讲来看,许多大型的医疗供应商都进行了明显的战略调整,选择在不确定的医疗环境中以攻为守。这其中,如何花钱投资成为了战略的重要规划,而且资金正流向更多新的重点方向。

JP摩根大会于旧金山当地时间12号结束,总共约有4000人参加了会议,而另外还有大约20000人参与到了各种各样的同期会议中。当450多家生物科技、制药、医疗设备领域的私营和上市企业同聚一堂,众多医疗供应商、支付者、私募基金公司、风投公司以及投资银行也到场时,JP摩根大会的盛大氛围甚至显得有些虚幻。简单来说,它就是一年医药产业运作的起始。

(图片来源:deep6analytics.com)

据统计,每年大约有1万亿美元的医疗消费是通过医院和医疗保健服务系统实现的,占到了美国医疗消费市场总额的三分之一。所以要理解行业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和将会发生的事情,就要从了解非盈利医疗供应商开始。

大会上,全国20多个此类机构的CEO和CFO们都到场分享了他们的战略计划。所有这些机构代表了1千亿美元的支出,也就是上述1万亿美元医疗消费的10%。到场机构平均的年营业收益在60亿美元左右,共15家医院,接近3万员工、数千个医生。其中一些响亮的品牌包括:

美国伊利诺依州丹尼森市的Advocate医疗集团

德克萨斯州艾文市的CHRISTUS Health集团、克利夫兰诊所

底特律的亨利·福特卫生系统

盐湖城的山间医疗集团

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印第安纳大学医院集团

奥克兰的凯撒医疗集团

辛辛那提市的Mercy医疗中心、纽约长老会医院

芝加哥的美国西北大学医院

纽约长岛大颈的诺斯维尔医疗(Northwell Health)

新泽西州西橙市的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医疗

费城儿童医院

马什菲尔德医疗集团

盖辛格医疗保健系统

以下即为这些杰出医疗供应商提出的,从更高层次观察到的医疗行业资金流向及未来发展的10个方面。

1 、平价医疗法案( Affordable Care Act)

平价医疗法案废除与否的不确定性,是目前医疗行业面临的巨大问题。然而这些供应商却在这个不确定性下显得相当镇定。

单纯从财力的角度来说,医疗界无法承受任何一位上述参会者的退出,因而平价医疗法案即使废除,也不会对这些大型医疗机构的地位造成太大影响。正如凯撒医疗的执行团队所说的那样:“我们不会退出,我们将会找出新方案。”

普遍的共识是,平价医疗法案有缺陷,但同时也是“推广医保覆盖的巨大一步”,之后的新医疗法案都应该是建立在其基础之上,而非将其全盘摧毁。到会的医疗CEO和CFO们都强烈支持这一观点:平价医疗法案的废除和替换应该同时进行。

几个医疗机构都相信,平价医疗法案改变造成的改变应该是不褒不贬。而“替换”平价法案是什么意思,仍是一个重大的不确定因素。目前主流的解读仍是,新总统的新医改将不会造成医疗政策核心的巨大改变。每个机构都在JP摩根健康大会上发言表示:继续提供以价值为中心的医疗服务——即高质且实惠的医疗、面向人群大众的医疗。

在这里要加一个有意思的旁注:摩根大通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amie Dimon分享道,其公司是自保险的,每年会花16亿美元来解决3万员工的医保问题。

2、强调利润管理、降低医疗费用

实现“平价医疗”及医保控费的结构,是每个机构的演讲中必然提到、并被放到战略高度上的事情。各医疗供应商都持续感受到效益的下行压力,故医疗费用管理开始被广泛重视,看病更多转向门诊,高容量、高价值的专科得到了更大的重视。

目前需要专注的,是在变化中寻找到不同的应对策略。拿山间医疗集团来说,他们就在医疗控费上超前其他从业者很多年,平均每位患者的花费比全国水平低了1800美元。他们指出,如果其他医疗供应商也能达到这样的水准,全国的医疗开销将降低34%。

很多别的机构也都获得了可喜的成就。据克利夫兰诊所报告,他们在过去四年节省了7.75亿美元的医疗费用,包括在全关节置换项目中剩下的近200万美元,以及对66%直接在家接受治疗的患者免费、改善临床治疗效果及患者体验等;Advocate医疗集团在国家医疗保险共享储蓄计划中省下7300万美元的医疗费用;休斯顿的赫尔曼纪念医院则在上述计划中省下9300万美元,成为全国医疗控费的典范。

同时,下功夫改善医务员工表现也成了一个新的趋势。亨利·福特卫生系统现在已经有了一个40人的绩效改进团队,明显超前于其他机构。可以预期的是,由于医疗机构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对利润都保持高关注度,改进医疗表现的各种手段和工具会成为一个继续增长的投资领域,尤其是对于后续治疗十分关键的骨科矫形和心脏康复。

3 、转向多元化盈利、全新业务

“多元化盈利”这个词在行业里听到的频率越来越高,即找到新的收入来源。医疗供应商们意识到,他们必须要提前改变老旧的商业模型,而非坐等新的医疗报销和监管政策。主动出击的方式有很多种,目前最大的关注点是在医疗行业投资上。

准确来说,多元化盈利是近年JP摩根健康大会上转变最大的思维方式,仿佛一夜之间,这种医疗领域的商业“创新”就变成了董事会级别的紧急事件。还是拿山间集团来举例,他们已经形成了全线的公司网络,还声称每年要“新增1-2个新公司”;费城儿童医院让一种驾驶模拟器实现了商业化;诺斯维尔医疗(Northwell Health)的“70+风险资本计划”已经开始行动;Mercy医疗中心拿出了5000万美元的私募基金,并收购了一家收入周期管理公司,在满足本机构财务管理的需求的同时也成为了投资组合的一部分;还有很多机构开始深入基因领域。种种例子可以说是不胜枚举。

总结来说,大型的医疗体系都在有意识拓展新的盈利方式,以继续更好地践行以价值为核心的医疗使命,创造一个能独立发展且可持续的企业生态。

4 、地理上的扩展,以及医疗可及性的提升

很多大型医疗体系都在较短的时间内快速扩充了地理版图。其中一个例子就是美国西北大学医院,几年前他们82%的收入还都是来自于西北纪念医院,但在医院系统向城郊发展之后,现在西北纪念医院仅占了38%的收入。在过去4年中,西北大学医院体系执行了一种有条不紊的地域拓展收购战略,在财务和战略上都达到了很好的平衡,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医疗、Meridian医疗技术公司、哈肯萨克大学医疗中心等也都采取了类似的投资战略。

另一个在地域拓展上引起了广泛关注的是CHRISTUS Health集团,这个体系在过去几年中几乎是把规模扩大了一倍,扩张的手段一是在德克萨斯州本地进行收购之外,二是在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这三个国家开展了新业务。

5、以价值为基础的医疗合约

现在,单个医疗卫生系统中能扩展多种业务的接入点,提高了各大医疗服务商承担风险的能力,并能为大范围的人群提供基于价值的医疗服务。JP摩根大会上的大多医疗机构都有某种形式的健康计划,并承担了一些基于风险的医疗合约。Advocate医疗集团作为“可信赖医疗保健”的先驱,现已覆盖了865000人、共46亿美元的以价值为基础的医疗合约。

6 、提升消费者参与

去年的医疗行业头条之一,是把单纯的治病救人转变成与医疗消费者建立联系,而这一趋势也将持续保持热度。一些医疗供应商已经把患者满意度加入了绩效考核,西北医院系统就是其中一个;诺斯维尔医疗等不少机构还开发了自己的顾客关系管理系统;盖辛格医疗保健系统从2015年11月起已经发放了超过50万美元的满意度返利,即对于不合格服务的退款保证,被评价为当今医疗市场上效果最好的一笔投资。在提升消费者参与的这块上,每个医疗系统都有自己的投资方法,而把患者变为顾客的做法才刚刚起步。

7、精神健康、行为心理健康成为新焦点

许多医疗系统都把心理健康治疗纳入了关键战略布局中。山间集团现在初步规划了一种综合性团队护理的做法,已经能把每个成员每年的心理治疗消费降到了22美元,而通常平均每年每人花费为116美元。

8、数字医疗工具及数据

这是EHR(电子健康记录)首次作为一种基础设施,而非单独作为战略被提到。几乎每个公司都接入了Epic或Cerner的电子健康记录系统,这已然成了医疗界的入场筹码。发生的最大改变是,现在数据的可用性和可获取程度都很高,尽管还不尽完善,但已经开启了用数据来改进医疗的创新做法。而关于如何利用医疗记录的信息来做更多的事,很多医疗机构都自己特定的战略规划。

9、投资培养未来的医疗工作者

至少有4个医疗机构开了新的医学院,这是另一个颇令人惊讶的投资领域。最主要的投资关注点是初级保健及家庭医学的培训学校,克利夫兰诊所、盖辛格医疗保健系统、Meridian医疗技术公司、哈肯萨克大学医疗中心都是该领域的投资者。其他还有一些医疗体系正在投资助理医师及高级护士学校等。

10、其他趋势

其余的热门话题还包括了门诊医疗比例的持续增长、对医疗质量和效果的强调、精确用药、推行虚拟问诊等。还出现了一些新的医疗服务模式,比如盖辛格医疗推出的多人同时就诊,10个糖尿病患者可以同时参与一种医疗支持团队,一同解决问题。

总结:从本次JP摩根健康大会上的机构演讲来看,许多大型的医疗供应商都进行了明显的战略调整,选择在不确定的医疗环境中以攻为守。这其中,如何花钱投资成为了战略的重要规划,而且资金正流向更多新的重点方向。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