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药品应基于价值定价格

2010/12/30 来源:医药经济报
分享: 
导读
搞研发的人都知道,“仿制要同”,也就是说,同一种药,应具有相同的安全性、有效性,否则同一种药,仅仅由于生产厂家不同就有不同的副作用和临床适应症,医生肯定不知道如何用药,患者也不清楚如何自我药疗。从这个角度出发,如不能做到等同,仿制药就不能上市;只要允许上市,不同厂家生产的药就应具

搞研发的人都知道,“仿制要同”,也就是说,同一种药,应具有相同的安全性、有效性,否则同一种药,仅仅由于生产厂家不同就有不同的副作用和临床适应症,医生肯定不知道如何用药,患者也不清楚如何自我药疗。从这个角度出发,如不能做到等同,仿制药就不能上市;只要允许上市,不同厂家生产的药就应具有等效的价值。而只有当价格能够完全反映价值,企业才可能从维护患者的角度出发创造价值。也正因为如此,大家对之前单独定价的药品比普通药品贵得太多有意见。

笔者不否认有些厂家的产品质量要好些,有些厂家的产品质量要差些,但药品的根本质量属性是安全性、有效性,依据质量标准比较不是唯一的,也没有理由一味相信国外品牌或者原研药厂家,国外大公司也有出现产品质量问题,必须从品牌的一贯表现,接受临床、市场的双重检验。笔者不支持同一种药品价格过分悬虚,也不支持对价格一刀切。如果由政府来定价,不妨学习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做法,与制药公司在对药品临床价值进行科学评价的基础上进行费用谈判,基于价值来定价格。

当然,目前在市场上流通的很多药品都是原来各个地方批准上市的,地标升国标的时候同一品种也没有统一进行过等效性比较,不能保证“同”,所以笔者建议学习日本开展质量再评价,特别是治疗窗口比较窄的、难溶性的品种。药品不同于普通商品,质量有问题,不但不能治病,很可能还会使人致病,容忍低质低价,还不如统一高质高价。

日本厚生省的药品管理部门于1997年起开展了“药品品质再评价”工程。如果原创厂家的溶出曲线好,公布原创厂家的溶出曲线为“标准溶出曲线”;如果仿制药生产企业能够得出更好的溶出曲线,专家小组将会根据原创厂家药品的生物利用度和临床使用效果,考虑是否替换原创厂家的标准制剂,将该仿制药生产企业的产品作为参比制剂。一方面,日本药品认证部门要求生产企业按照四条标准溶出曲线检验样品;同时,责令地方药检所不定期进行抽查。这些我们完全可以学过来。

政府关心药品定价的公平性,关心药价过高,都是好政策,但更应该重视用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确保批准上市的同一种药品等同。前段时间又出新政,高价药的“超国民待遇”似乎就要结束了,但留给这些药的利润空间还很大,曾享受超国民待遇的外企药大多也做好了应变准备。关于药价如何定才公平的问题,还有很多细节值得再研究,再关注。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