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康招聘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威斯腾促销

诺奖或花落丙肝新药?我国丙肝药研发分析及展望

2016/09/02 来源:医药地理/陶佳鑫
分享: 
导读
诺贝尔奖即将公布,学术界早已蠢蠢欲动。9月13号,素有“诺奖风向标”之称的拉斯克医学研究奖将临床医学研究奖颁发给Bartenschlager,Rice和Sofia三人,以表彰他们在丙肝病毒(HCV)致病机理及药物Sofosbuvir(索非布韦)开发上作出的卓越贡献。

索非布韦是吉利德公司开发用于治疗慢性丙肝的新药,于2013年12月6日经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在美国上市。索非布韦进入市场后表现惊人,2014年全球销售额就突破100亿美元,位居药品市场销售额第2名。吉利德公司趁热打铁,分别于14年和16年上市了Harvoni和Epclusa两款新药,销售数据更上一层楼。

数据来源: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药物综合数据库(PDB)

小编相信,如果上述3位科学家真的斩获诺贝尔奖,丙肝相关药物的研发和生产必将更为炙手可热!

国内丙肝治疗现状

据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统计数据,全球丙肝抗体阳性率约为3%,约1.5亿人感染了丙肝病毒,而我国丙肝病毒感染人数估计近1500万人。“从报告病例的增长速度来看,丙肝已超过了乙肝,但95%的丙肝患者并不知道自己受到感染。”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肝病科主任医师胡中杰表示,由于急性丙肝起病隐匿,大部分患者无明显症状,许多丙肝患者在不知不觉中发展为终末期肝病,如肝硬化或肝癌。因此,丙肝往往被称为“沉默的杀手”。

我国丙肝患者长期接受注射干扰素联合口服利巴韦林的治疗方案,但效果差强人意。仅有约50%的丙肝患者能被治愈,且患者得忍受严重的副作用。上千万丙肝患者的急迫用药需求对应的却是国外新药在国内无法上市的现状,这其中有哪些深层次原因?

1.新药评审制度不同

行业内把药物进口审批慢的现象称为“药滞”,谈论药滞之前,首先要说明一点:大部分国家药品进口都存在药滞,只是中国更突出。美国、欧盟和日本于1990年在布鲁塞尔启动了“人用药品注册技术规定国际协调会议”(简称ICH),试图为药品研发和审批上市制定统一的国际性指导标准,以便加快新药在世界范围内的开发使用。

而中国至今仍未加入ICH,进口药需要进行“注册临床”,相当于在国内从Ⅲ期临床试验再做一遍,还包括临床试验申请审批、药监部门审查试验结果、完成药品注册以及拿到最后的进口许可,一个进口药想在国内上市大约有5年的药滞。

2.价格决定目前原研药只能是小众产品

索非布韦单价为1000美元每片,一个疗程花费高达8.4万美元。这样的售价,即使在美国也引起轩然大波。保险公司未预料到索非布韦如此畅销,当年支出费用“瞬间爆炸”,全美处方药市场人均费用上涨了约31%,导致保险公司拒绝为所有使用该药的患者埋单。目前索非布韦的国内Ⅲ期临床试验进展顺利,预计最快2018年上市,但高昂的价格使得其上市对大部分患者并没有多大实际意义。

3.拒绝前体药物专利申请或是为促其降价

生物谷曾发表题为《中国拒绝吉利德丙肝天价药专利申请》的报道,简单的说:中国拒绝了索非布韦前体药物的专利申请,但仍持有索非布韦在中国的专利。作为注重国际地位的大国,中国不可能像印度那样无限制地发扬“拿来主义”精神。但合理地拒绝索非布韦前体药物的专利申请使国内药企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成为其他索非布韦生产国的原料药重要供应方,从而间接推动专利药的价格下降。

当下,患者可通过哪些途径获取平价丙肝新药?

1.印度的廉价仿制药

由于印度素来一言不合就“专利强制许可”,吉利德公司明智地选择授权7家印度大型药企生产索非布韦和吉二代等丙肝新药并自行定价销往91个发展中国家(不包括中国),吉利德公司收取销售额提成。虽然小编我不太支持印度的“我行我素”,但不可否认,印度发达的仿制药产业确实惠及大量患者。

我国患者可通过海外邮购或医疗旅游的形式获取印度的平价仿制药。海外邮购费用1万余元,但存在买到假药的风险,患者需仔细斟酌。旅游医疗是将旅游和健康服务结合起来的一种旅游形式,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在大力发展这一产业。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到2022年,旅游业将占全球GDP的11%,其中医疗健康产业达12%,市场容量非常广阔。国内目前从事医疗旅游的服务平台不在少数,单人前往印度治疗丙肝全部花费约3万元。

2.寄希望于国内丙肝新药研发

数据来源: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中国新药研发监测数据库(CPM)

根据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新药研发监测数据库(CPM)显示,国内目前有3家企业正在自主研发直接抗HCV药物(DAA):歌礼、东阳光和银杏树。ASC08和赛拉瑞韦是NS3/4A蛋白酶抑制剂,而ASC16和依米他韦是NS5A抑制剂,两类药物作用靶点不同。据悉,歌礼药业正在研发的ASC08和ASC16可组成本土企业研发的第一个全口服免干扰素丙肝治疗方案。

目前3家企业的国内研究进展如下:

数据来源: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中国新药研发监测数据库(CPM)

东阳光药业和银杏树药业均已完成Ⅰ期临床试验,Ⅱ期临床尚未开展。歌礼药业的ASC08已进入Ⅱ期临床试验,而ASC16今年5月拿到临床试验批件后在国内还未开展临床试验,但同期已在埃及完成了Ⅲ期临床试验,相信将来在国内的研发也将顺利进行。

3.国内仿制药研发有条不紊

索非布韦2013年12月上市后,国内企业反应迅速,到2015年底,CFDA已收到了42项注册申请。截至目前共有来自25家企业的45条注册申请,包括正大天晴、科伦、先声、齐鲁、青峰等。前面提到过,吉利德拥有索非布韦在中国的专利权,且要到2029年才失效,短时间内不太可能有国产仿制药上市。

数据来源: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中国新药研发监测数据库(CPM)

可能是考虑到索非布韦专利期仍旧很长,国内药企对以索非布韦为基础的复方制剂吉二代(索非布韦+雷迪帕韦)和吉三代(索非布韦+维帕他韦)的研发投入力度不大。目前提交吉二代注册申请的仅有正大天晴、江苏万邦生化和北京万声等3家企业;CFDA正对吉立亚(杭州)医药有限公司提交的吉三代注册申请进行审评。

目前看来,最先出现在国内的将是吉利德公司的原研药,但其与广大丙肝患者之间隔着高昂的费用。如果能通过国家药价谈判降低其售价或者企业考虑到中国国情自行大幅降价,相信国内患者是愿意购买的,否则,患者只能继续求助于国外仿制药或等待我国自主研发的丙肝新药了。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