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2016年8家外企更换CEO,全球制药行业陷入增长困难?

2016/09/07 来源:医药魔方数据/禾木
分享: 
导读
2016年走完近3个季度,9家制药大头都经历了CEO的人事变动,包括诺和诺德、拜耳、礼来、吉利德、百健……。

本文转自医药魔方数据微信,发布已获医药魔方授权,如需转载,请与医药魔方联系。


诺和诺德(Novo Nordisk)

诺和诺德9月1日宣布,原本计划2019年退休的Lars Rebien Sørensen将会在2016年底提前退休,继任者将是在公司服务25年之久的执行副总裁及企业发展部负责人Lars Fruergaard Jørgensen,任期自2017年1月1日正式开始。


Lars Rebien Sørensen

诺和诺德公司董事会主席Göran Ando评论称:“Sørensen在担任公司CEO的16年间,带领诺和诺德成为受人高度尊敬的全球制药公司,我代表公司董事会和全部员工对Sørensen杰出的领导力、专注度和为公司长达34年的忠诚服务表示感谢”。

诺和诺德同时对公司架构进行大调整,划分为北美运营部(North America Operations)和国际运营部(International Operations)两大部门。现任大中华区、太平洋&市场负责人及执行副总裁Jakob Riis将担任北美运营部的执行副总裁。现任国际运营部负责人及执行副总裁Maziar Mike Doustdar将保留原职。国际运营部的业务主要覆盖5大地区,分别是欧洲,拉丁美洲,非洲、亚洲、中东及大洋洲,日本&韩国,大中华区。除CEO之外的人事和公司架构调整即刻生效。

丹麦日德兰银行分析师Frank Horning Andersen 表示:“在Sørensen担任CEO期间,诺和诺德依靠在糖尿病领域的专注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Sørensen的提前退休折射出诺和诺德所面临的巨大挑战,尤其是来自美国市场的挑战”。诺和诺德管理层近期对外透露了一个信号,公司目前面临的市场竞争以及由此带来的付费者的压力空前巨大。Jørgensen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可能就是采取一些压缩公司成本的措施。

百健(Biogen)

在George Scangos担任百健CEO的6年内,百健的年度收入、盈利水平和股价都有大幅提升,成为全球一流的生物制药公司,百健在多发性硬化症领域的统治地位愈发牢固,尤其是Tecfidera的上市帮助Biogen成为口服MS药物市场的王者,但是口服MS药物市场的增速渐渐放缓。

百健在2016Q2季报中宣布,Scangos将在未来数月确定CEO继任人选后离职,Biogen已启动寻找新CEO的工作,内部和外部候选人都在考虑范围之内。这意味着百健可能会对自己的业务重心重新规划。


George Scangos

Scangos表示:“Biogen在过去6年一共上市了6个新药,公司收入和利润增加了好几倍,研发和商业运作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准。而且Biogen目前还有多个具有突破性意义的重磅在研药物处于后期阶段。Biogen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我很高兴自己在Biogen履行改善患者生活质量这一使命中发挥了作用。现在是由新领导人来掌控Biogen舵盘的正确时机,我希望能到西海岸做一些事情,并花更多时间陪伴我的家人”。

百健目前的管线储备确实有一些让人非常期待的后期产品,刚公布积极Ib期数据的阿尔茨海默病新药aducanumab在9月1日被FDA授予快速通道资格,但阿尔茨海默病领域的超高失败率也让大家始终为aducanumab捏一把汗。脊髓性肌萎缩药物nusinersen近期也获得了积极的数据。百健在退行性神经疾病领域的投入或许会获得巨大回报,也可能血本无归,留给Scangos继任者的是机会与风险并存的资产。

葛兰素史克(GSK)

今年3月,GSK宣布Andrew Witty将在2017年3月交出执掌9年的CEO帅印。Andrew Witty通常被视为是制药行业最富有争议色彩的CEO之一,包括全力支持疫苗开发(2014年拿肿瘤业务交换诺华的疫苗业务),面对饱受争议的高药价所采取的务实研发策略,2014年在中国市场遭遇的行贿丑闻和天价罚单,改革药品的临床推广方式……

GSK近几年获批了不少新药,但并未兑现成公司业绩的增长。GSK放弃倾注多年心血的肿瘤业务让外界至今争议不断,大股东对Andrew Witty已经到了嫌弃的地步,公开表示希望Andrew Witty退位。Andrew Witty退休消息正式传出后,GSK公司股价甚至上涨2%,这都反映了投资人希望GSK从公司高层做出变动的期待情绪。


Andrew Witty

对Andrew Witty的继任者而言,大家关心的是,在HIV-1感染业务风生水起的时候,GSK是否还会在呼吸疾病业务继续不遗余力地投入。另外,GSK也表示过“没有完全放弃肿瘤业务,只是从相对陈旧的抗癌药物转移到了新兴的肿瘤免疫治疗阵地”,GSK换帅后研发重心会做出如何转变也非常值得关注。

吉利德(Gilead)

今年1月29日,Gilead宣布担任公司CEO长达20年的John Martin将在3月10日正式退休,只担任执行总裁一职。

与葛兰素史克Andrew Witty被迫退位不同,John Martin可谓带着巨大的荣耀功成身退。Gilead在2011年110亿美元巨资收购了Pharmasset,两个超级重磅炸弹Sovaldi 和Harvoni随后诞生,Gilead如今的市值已突破1000亿美元,相比John Martin担任吉利德CEO初时的10亿美元,20年实现100倍以上的增幅无人能及。


John Martin

John Milligan作为John Martin的继任者恐怕要面临巨大的挑战,丙肝药物市场快速饱和,竞争产品争相入市,价格战愈演愈烈……Gilead不希望太过依赖抗病毒药物,一直谋求转型,但肿瘤药研发遭遇挫折。手上现金虽然充裕,今年却只做了几笔小交易,股价相比年初反而下降了20%以上。投资人殷切期待Gilead能够重现当年收购Pharmasset的神来之笔。

礼来(Eli Lilly)

受重磅药物专利到期影响,礼来的总收入从2013年的231亿美元直线下跌至2014年的196亿美元,2015年也没能迈过200亿门槛(199亿美元)。与此对应,在PharmExec的全球制药企业排名中,从2014年的第9名跌至2016年的第15名,被Gilead、AbbVie挤出TOP10不说,还落在了仿制药巨头Teva身后。

礼来7月27日发布消息,称公司董事长、总裁兼CEO John Lechleiter将于2016年底正式卸任退休。John Lechleiter已为礼来服务了35年,在CEO的帅位上服役9年。


John Lechleiter

其实在John Lechleiter退休之际,礼来基本上也熬过了公司发展最困难的一段时间。公司在2014-2023年间将以平均每年2个的速度上市20个新药。礼来2015年的业绩已小幅反弹,在2016Q2季报中,礼来对于2016年实现206~211亿美元的收入预期再次给予确认。礼来似乎终于迎来了“新药带来丰厚回报”的蜜月期。

John Lechleiter的继任者是公司的生物医药业务负责人兼高级副总裁David Ricks。礼来现在最受期待的产品还是来自阿尔茨海默病领域,除了临时修改终点的solanezumab,还有获得FDA加速审批的LY-3314814 (AZD3293)。在solanezumab之外,礼来已经在阿尔茨海默病领域投入了大约30亿美元。根据EvaluatePharma的预测,Solanezumab如果能顺利上市, 2020年预计可为礼来带来大约14亿美元的销售收入。

礼来其他广受关注的新药还包括糖尿病新药Trulicity(每周1次GLP-1受体激动剂)和Jardiance(SGLT-2抑制剂)、乳腺癌新药abemaciclib(CDK4/6抑制剂)、类风湿关节炎新药baricitinib(JAK抑制剂)等。

新基(Celgene)

新基也是在今年第1季度宣布了新CEO的任命。原CEO Robert Hugin离任后担任公司董事长,继任者Mark Alles之前在新基担任首席商务官及执行副总裁。


Robert Hugin

投资人对新基最关注的产品可能是克罗恩病药物GED-0301,将其视为新基未来10年的主要增长动力,而且是新基实现收入多元化的重要依靠。GED-0301是一种口服反义药物,靶向于Smad7信使RNA(mRNA),开发用于中度至重度克罗恩病的治疗。Celgene向Nogra支付了7.1亿美元的预付款获得该药,未来还可能会支付8.15亿美元的研发里程金和11亿美元的销售里程金。

Mark Alles的压力可能没有Gilead现任CEO那么大,因为多发性骨髓瘤业务的增长势头依然迅猛。Mark Alles应该是2016年接班的新任CEO当中最幸福的一个。

拜耳(Bayer)

今年2月24日,拜耳宣布由公司战略与投资组合管理部负责人Werner Baumann接替Marijn Dekkers担任CEO,任期5月1日生效。实际上Marijn Dekkers早在2014年即宣布将在2年后的2016年底辞职,拜耳的这一决定只不过提前了数月。


Marijn Dekkers

在Marijn Dekkers任内,拜耳不仅完成了对云南滇红药业的36亿元收购,还以142亿美元收购了默沙东的消费者保健业务。拜耳的代表性新药Xarelto(利伐沙班)和 Eylea(阿柏西普)也都增长强劲,是公司业绩的重要保障。

Baumann接任CEO以后,精力似乎也不在制药业务上,而是专心求购全球最大的农作物种子供应商孟山都,打造全球最大的种子和农用化学品生产商。拜耳5月23日在官网上正式宣布将以620亿美元(每股122美元)全现金收购孟山都公开发行的全部普通股股票,最新消息是拜耳正与拒绝其报价的孟山都就收购一事积极沟通,双方已有实质性进展,有望在未来两周内达成协议。

在制药业务方面,投资人对Baumann的期待就是提前做好应对Xarelto和Eylea竞争产品到来的准备,进一步强化药物管线储备。

威朗制药(Valent Pharmaceuticals)

Michael Pearson的下台是不可避免的。Valeant面临的倒不是增长困难的问题,而是如何避免公司不被破产清算的问题。


Michael Pearson

60岁的Joseph Papa作为继任者,今年5月初被Valeant从竞争对手Perrigo那里挖来,接手的完全是一堆烂摊子,其首要任务就是要出售一些资产,缩小Valeant的债务规模。有一副烂牌拿在手里,打臭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如果一不小心打好了,就会显得非常有水平,这或许是Papa这个时候还愿意接手Valeant的原因。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