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做实验,得iPhone!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美艾利尔Alere:并购与被并购的传奇(IVD业内人士必读)

2016/02/27 来源:麦科田医疗/医疗船长
分享: 
导读
近日,体外诊断行业(俗称IVD)有一则牵动业内人心的特大新闻:IVD大鳄雅培(Abbott)宣布以58亿美金收购POCT霸主美艾利尔(Alere),不仅使雅培一举登上仅次于罗氏的全球IVD行业第二把交椅,POCT的市场格局更是就此改变。


纵览各大媒体的报道,基本都以传递新闻为主,鲜有深入挖掘内幕之作。笔者结合自身在IVD行业的粗浅经验,联合来自美国的资深会计师Maggie LUO,为大家奉上精美大餐,欢迎网友们拍砖。

(一)美艾利尔简史

美艾利尔者,POCT霸主也。全球专业POCT(即时检测,point-of-care testing)市场规模约为60亿美金,约占整个IVD市场600亿美金的10-11%。Alere的2015年销售额约25亿美金,占整个POCT市场份额超过40%,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自2001年从INVERNESS MEDICAL TECHNOLOGY., INC. 独立出来成立INVERNESS MEDICAL INNOVATIONS, INC,在美国证券交易所(ASE)挂牌,交易代码IMA。2007年在ASE被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收购后转至NYSE继续交易。

公司通过坚定的大量收购获得跨越式成长。2010年,在公司成立10周年之际,怀着更大的梦想,也为了向投资人讲述更伟大的故事,改名Alere,号称向“连接病人的健康管理”理念发展。

2014年,因为公司一直不盈利,投资人无法继续忍受公司创始人兼CEO Ron Zwanziger的忽悠,请他下课;同时把强生骨科前总裁Namal Nawana挖来接替Ron对公司进行深度手术。然而这时候的Alere经过一路高歌猛进的收购征战,已经债台高筑;加上经济不景气、美元升值和内部整合与运营困局等因素,新任CEO也无力回天。2016年初,在全球医疗并购狂潮中沉寂了一段时间的雅培宣布收购Alere。至此,Alere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二)美艾利尔并购成长逻辑

在2001年前,美艾利尔的老板Ron Zwanziger,一位犹太商人,做了两件大事:把一部分血糖卖给强生,就是LIFESCAN;把另一部分血糖卖给雅培,就是Medisens。因为有禁业协议,所以Alere直到2011年才又通过并购回归血糖检测领域。

1、通过并购建立产品组合业务版图

2001年后的发展,一直不温不火,营业收入在3-5亿美金左右(2006年前),在IVD行业并不突出。

2006年,通过两步法并购杭州艾康的快速诊断业务,并使之成为转移发达国家生产的基地,这招还是蛮有眼光的。

更大的机会出现在2007年,通过从贝克曼虎口夺食,把Biosite纳入囊中,成为其组建心血管快速诊断业务的基石,此后在POCT领域一发不可收拾。

2007年还收购了Alere Medical, 一家做健康管理的公司以及其它健康管理相关的公司如ParadigmHealth等,为后来改名及扩大公司的愿景奠定了基础。

2010年收购韩国Standard Diagnostics,一家做传染病检测的公司,扩大了在传染病领域的版图。

2011年又通过恶意收购公开市场上的股票,有点类似宝能和万科的战役,取得血糖检测公司Axis-Shield公司的控制权,结合之前收购的Arriva公司,全面进入血糖检测领域,抢占了大片市场。

2013年,在代理了多年加拿大公司Epocal的血气及电解质业务后,成功全资收购至麾下。不过,此时的美艾利尔已经是收购战场的强弩之末了。

2014和2015,不堪重负的Alere逐渐瘦身,陆续出售非专业POCT业务如健康管理业务。

2、通过并购渠道进入发展中国家市场

除了并购业务和产品组合之外,美艾利尔也通过大量并购渠道的方式获得市场和客户。比如在中国的艾康及其渠道,在韩国的Jinsung Meditech, Inc.,在巴西的Prodimol Biotecnologia S.A.,和Bioeasy Diagnostica Ltda.,在印度的Spectral Diagnostics Private Limited,在印尼的PT Mega Medika Mandiri,在哥伦比亚的Biosystems S.A.,以及在阿根廷的Biolinker S.A.等等。

(三)经典收购战(Biosite)

2007年,Biosite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正在寻找买家。那时的Biosite到底是一家什么规模的企业?笔者通过翻阅它的2006年报发现,当年他们的销售额是3.086亿美金,较2005增长6%;毛利率很高,达70%左右,净利率在20%左右,是一家很赚钱的公司。作为其试剂合作伙伴(买家)的贝克曼库尔特,出价高达15.5亿美金(以每股85美元价格收购),已经比原来的股价高50%了!这位众人眼中最佳的婆家,已是志在必得,还签订了合并的协议,并对外宣布了消息。谁料此时杀出了程咬金——持有Biosite 4.9%股份的Alere,旋即展开行动,仅花两天时间调查和谈判,宣布用18亿美金把其收归囊中(以每股92.5美金价格收购),气得贝克曼直骂娘,可市场不相信眼泪,贝克曼煮熟的鸭子飞了,业界为之震撼,也让彼时还叫做INVERNESS的Alere一战成名。

2012年,笔者在一次国际会议上遇到贝克曼当时的CEO Scott Garrett先生,谈起那场收购战,他还说Ron是个疯子,长远来说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当时Ron还是如日中天,不想几年后不幸被Scott言中。

(四)美艾利尔的业绩表现

为了看清楚Alere的业绩,笔者收集了2004-2015年间的营收和利润的情况供大家参考。从中不难发现,2007年收购Biosite是Alere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事件,直接帮助Alere步入超十亿美金营收的IVD公司,一举成为POCT细分领域的霸主。此后通过持续的并购整合,在2013年成功把营收推高到超30亿美金的顶峰。横向对比一下我们熟悉的迈瑞医疗,2014年的整体营收是13亿美金,而且包含了四大产线,IVD业务仅有4亿美金左右。


(五)美艾利尔的致命伤

笔者认为,Alere公司存在以下几个致命伤:

1、目标太大、太超前

当2010年Ron在推广他的理念“Connected Health”(链接健康)的时候,估计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他在干什么,尤其是他寄予厚望的Alere健康管理业务板块一直没有很好的增长之后。据说Ron的目标是通过并购把公司营收做到80亿美金,可事实上,公司在2013到达顶峰30亿美金之后就在走下坡路了。2014年新任CEO Namal一再强调要聚焦在专业POCT业务上,不要谈论什么大健康、大数据、云端等虚无缥缈的概念,但这时内忧外患的Alere已犹如负重累累的大船,再无力转舵,行将抛锚。

2、收购太多、整合太少

笔者粗略地统计了一下发现,从2006年到2014年期间,Alere共进行了大大小小涉及100家公司的并购,总收购金额为73.6亿美金。其中收购代价最大的就是Biosite的18亿美金,那一年的收购数量最多,达21家公司!而收购的公司遍布世界各地,既有发达国家欧美日,也有发展中国家;既有重要市场,也有无足轻重的市场如台湾等。很难理解他们的并购战略,看来Ron未竟的梦想是要征服全世界啊!

3、借债太多、盈利太少

截止到2014年底,他们的长期债务是37亿美金,光利息支出这一项就很惊人。每年的亏损额少则几千万美金,多的一年(2010)则高达10亿美金。Alere也算是我见过的这么多公司里头,每年亏损巨大还能撑15年的公司里的奇葩了。

4、压倒大象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2年6月FDA对Alere在圣地亚哥原Biosite的工厂进行了审核,并发出了警告信,直接导致两款产品的召回。虽然此后进行了大量的整改,但他们也因此付出了巨大代价。FDA在Alere发展过程中关键时候的致命一击,成功阻击了Alere的发展步伐。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看出,Alere在公司运营层面花费的功夫不如收购花的多。

(六)世间再无美艾利尔

在笔者的心目中,Alere一直是传奇公司的代名词。从2001年在美国证券交易所成为公众公司开始,就一直新闻不断。她的每一次动作,都让人叹为观止,同时也让人捉摸不透。在她仅有的15年生命中,她被誉为POCT行业的挑战者和搅局者,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坏小子,是桀骜不驯的猎豹,是IVD行业的堂吉诃德式悲情英雄。被雅培招安,昭示了POCT行业一个时代的结束。她的成长和衰落史,是业内人士研究POCT产业发展的一部活教材。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