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解析】连锁药店求解盈利困境

2016/02/04 来源:北京商报
分享: 
导读
一场湖南养天和大药房和国家食药监总局的官司让连锁药店长期以来压抑的不满情绪爆发了。在记者采访期间,不止一家药店大吐苦水:除了电子监管码带来的支出压力,医保药店审批的困难和水涨船高的成本让连锁药店普遍面临亏损的困境。


一场湖南养天和大药房和国家食药监总局的官司让连锁药店长期以来压抑的不满情绪爆发了。在记者采访期间,不止一家药店大吐苦水:除了电子监管码带来的支出压力,医保药店审批的困难和水涨船高的成本让连锁药店普遍面临亏损的困境。

监管码投入超1/3年利润

1月25日,养天和因国家食药监总局强制推行药品电子监管码将其告上法庭,直言国家食药监总局“官商勾结”,通过行政违法行为与阿里合谋牟利。诉状递交当天,国家食药监总局急召药店、药企等代表赴京,国家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孙咸泽在座谈会上当场宣布将收回阿里健康对药品电子监管系统的运营权,并声称认真采纳意见,形成意见上报国务院,待收集各方意见后再采取后续措施。

阶段性的“胜利”让连锁药店群情鼓舞,在采访中对记者大吐苦水。养天和大药房董事长李能称,电子监管码加大了零售端的负担,药品从药批到药店按照正常程序是录入仓库,电子监管码则需要每一盒都扫码入库,从仓库到门店、进入门店和卖给消费者各要扫一次码,每个门店至少需要增加一名员工。老百姓大药房若每个门店都完成配置,需额外投入8000万元,超过2015年税前利润的1/3;而一心堂因门店数量多需要投入上亿元。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药店总经理表示,监管部门不断收紧对大型连锁药店的监管,却对难以监管的小药店置若罔闻,是一种偷懒式监管。“新版GSP要求每个门店都要配备执业药师,连锁药店都有遵守,每年增加几十万的成本,但小药店却只是执业药师互相挂名,根本不符合要求。执业药师存在20万的缺口是现实,监管部门却大多将目光集中在连锁药店上,但小药店的情节更严重。”

医保药店政策难落地

除直属监管部门食药监局外,另一个与药店息息相关的政府部门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掌握着医保药店的审批权。2015年10月,国务院决定第一批取消62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的行政审批事项,其中,基本医保定点药店资格审查、基本医保医疗机构资格审查均在其中,原则上2015年底前全部取消。然而,北京医保药店的特殊政策导致政策迟迟未落地。

北京医保具有一定特殊性。北京的医保是存折,医保金与社保卡是分开的。据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称,门诊病人在院外拿药是完全自费的,在医院看病后,如果想在医院外购药,必须凭医院出具的加盖外购专用章的处方才能报销。医保起付金额1800元。

对于连锁药店来说,医保资格是保持竞争力的重要条件。老百姓大药房方面表示,地方监管部门对零售药店的营销网络拓展或商品销售等提出特殊要求,将影响公司的经营策略。连锁品牌难以入京也造成了北京药品零售市场始终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完善医保药店政策是连锁药店的又一呼声。据一位不愿具名的药店负责人透露,此前曾与北京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探讨过这一问题,北京医保药店的政策或在2016年6月做出调整,有望从医保定点制改为协议制。

资本积累增强药店底气

一心堂、益丰药房和老百姓大药房的接连上市为三者带来充裕的资金。上市初期,一心堂与益丰药房分别募资7.5亿元和7.3亿元,老百姓大药房募资达10亿元,三者年利润都已破亿。充裕的资本让企业得以加速并购,达到一定的量级让原本弱势的药店一方有了掰一掰手腕的底气。

在养天和状告国家食药监总局后不久,三者便发布联合声明,反对现行药品电子监管码这一个不合法、不合理、不公平,完全属于重复建设的不良政策,对于诉状里面的内容感同身受。“一直以来,三家连锁药店都在尽力提升企业经营规范程度,从而达到药监部门的相关要求。同时,三家连锁药店始终拥护合理监管政策、合法行政作为,而且也积极支持药品监管电子化、互联化。对电子监管码却难以认同。”

业内专家表示,对于企业而言,追求利益是毋庸置疑的;抛开监管码之中的利益不谈,监管部门追求的是安全和稳定。监管码风波发生至今没有被粗暴地叫停,而较量不断升级是一件好事,事情被公众知晓后将更加公开透明,各方声音的加强也有助于药品零售市场的净化。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