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2016年全球十大制药公司,辉瑞头把交椅基本坐定

2016/02/12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分享: 
导读
2016年只有6个销售超过10亿美元的专利药到期,投资者对生物制药的高涨情绪冷却下来,但生物制药领域仍然是一个好去处。能够预见到大型制药公司继续参与小规模的并购。不过,2016年全球十大制药公司中,头把交椅基本已经坐定。


2016年只有6个销售超过10亿美元的专利药到期,投资者对生物制药的高涨情绪冷却下来,但生物制药领域仍然是一个好去处。能够预见到大型制药公司继续参与小规模的并购。不过,2016年全球十大制药公司中,头把交椅基本已经坐定。

生物制药仍是投资热点

2015年获批的新药中,有多达12个新药预计在2020年销售规模能够达到10亿美元,这个成绩可以跟上2013年获批新药的步伐。而在产品周期的另一端,制药公司并没有急切的关注专利到期带来的影响,因为2016年只有6个销售超过10亿美元的专利药到期,其中受创最严重的应该是修美乐,其生物仿制药的冲击压力还是很大的。

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幕:投资者对生物制药的高涨情绪是如何冷却下来,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能够幸运保持在2015年中期记录的水平,政策制定者对药价的质询以及叫停药企避税对投资的信心是一个打击。

有信号显示2016年针对药品价格的审查,将会是投资者情绪的灭火器,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当局有停下来的意思。尽管很多大型制药公司最迫切的需求是通过并购补充自己的产品线,而不是提升自身估值,但是自身侵蚀的估值仍不足以让投资者放弃参与大型制药公司的并购游戏。

2016年,我们能够预见到大型制药公司继续参与小规模的并购,当然,除非估值进一步下滑,否则这些制药公司的并购策略依然是聚焦在业务线层面,当然稍小的制药公司也在极力避免被吞掉。那就是说,类似阿斯利康、赛诺菲和吉利德等企业迫切需要补充产品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2015年并购游戏仍然有很多玩家。毕竟投资者并没有多少兴趣关注制药公司未来数年的胜数有多大,只要能让他们相信结局如何就可以了。

赚大钱也需要考虑安全系数,纳税人过度自信的行动或者一系列重大监管的风险是可能的。纳税人的积极行动已经出现,但目前为止他们的影响还很有限。如此看来,生物制药领域仍然是一个好去处。

全球药企排名不变

诺华和辉瑞在争夺全球最大制药公司的宝座上竞争激烈,自从2011年立普妥专利到期后,辉瑞就保持榜首位置显得力不从心,如果两者同时缺席2016年的并购游戏,榜首的争夺结果不可预测。然而,辉瑞并购艾尔健让局势变得更加明朗。

辉瑞-艾尔健的强大组合,囊括了704亿美元处方药和OTC市场。这个规模在2016年诺华是远远赶不上的,除非诺华对其他大型制药的并购有兴趣,否则诺华将坐定第二的位置。明年诺华将受益于心衰用药Entresto的上市和强劲的专利药特许销售,其中芬戈莫德(Gilenya)、依维莫司(Tasigna)和尼罗替尼(Afnitor)最被市场看好。罗氏与辉瑞和诺华的差距还是很明显。

吉利德由于丙肝新药的畅销,从中型生物制药公司一跃成为大型制药公司,不过能否保持前十的位置还有待观察。吉利德也希望寻求并购,将自己的排名进一步提高。

艾伯维和阿斯利康位居榜单的最后两位,其中阿斯利康受重磅产品专利到期的影响至今未消除,而艾伯维的销售则持续扩大,公司收购了Pharmacyclics,获得了潜力抗癌新药依鲁替尼(Imbruvica)。

畅销药物面临激烈竞争

在全球十大制药公司榜单争夺激烈的同时,全球十大畅销药的排名相比2015年却没有多少变化。像tenofovir和 atezolizumab这样的潜力品种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发威,但是它们要想进入最畅销药物TOP10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生物制剂的竞争者加入市场将会是2016年的一大看点。

2016年最畅销的药物仍然是修美乐(Humira),预计销售规模将达到157亿美元,超过第二名41亿美元,而41亿美元的销售已经接近了GSK的舒利迭(Seretide/Advair),不过,艾伯维该头疼的是这个全球最畅销药物即将面临仿制药的竞争,安进的修美乐仿制药已经向FDA递交了上市申请,仿制药上市只是个时间问题。

大多数公司如果有一个产品进入最畅销药TOP10就已经很开心,但是罗氏却独揽TOP10中的3个席位,公司的肿瘤药美罗华、阿瓦斯汀、赫赛汀预计在2016年销售总额将达到200亿美元。幸运中的不幸是,与艾伯维面临仿制药竞争一样,罗氏的三个肿瘤药也即将迎来仿制药同台竞技。仿制药竞争有多犀利,看看类克就知道了,如果不是在欧洲已经有竞争者抢食,它的排名可以更靠前。

说到竞争,赛诺菲的来得时也有同样的境遇,虽然销售额仍然居于最畅销药TOP10,销售规模却从2015年的74亿美元下滑至69亿美元,因为礼来的生物仿制药Basaglar将会在明年搅局,同时诺和诺德的长效胰岛素Tresiba也来势汹汹。

获批新药潜力无限

一方面新药专利到期的恐慌蔓延,另一方面新获批的药物又给行业带来新的希望,在新药获批的历史上,过去的2013年和2015年注定要写下厚重的一笔,但2016年却似乎没有多少惊喜,从新药审批进度来看,没有一个治疗领域给人特别的惊喜。

2016年预期获批的、最具潜力的新药是吉利德开发的抗病毒新药。近年来,吉利德在丙肝领域的开发成绩卓越,让人很容易忽视其在其他领域的实力,例如2015年获批的抗HIV新药Genvoya。在接下来的一年,吉利德将继续展示其在其他肝炎领域的研发实力。Tenofovir Alafenamide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与吉利德很多复合药物相比,在降低毒性的同时,该药有望在2020年全球销售规模达到37亿美元。

罗氏在最后还是加入到免疫肿瘤的争夺战中,其PD-1抗体新药首个获批的新药治疗领域可能是非小细胞肺癌或者膀胱癌。2016年潜力新药第三名Ocrelizumab的开发者依然是罗氏,该药主要治疗多发性硬化症,预计在2020年销售规模达到24亿美元。

肝病领域在2016年依然炙手可热,有望获批的新药包括默沙东的丙肝治疗新药grazoprevir/elbasvi,预计2020年销售规模能够达到21亿美元,而Intercept制药公司的obeticholic acid治疗领域是原发性胆汁性肝硬化,属于治疗小类,其中非酒精性脂肪肝炎将是未来一段时间该药的主要适应症。

在这个榜单中,除了罗氏之外,艾伯维也有两个产品在列,其中一个是血癌候选药物venetoclax(与罗氏共同开发),另一个是子宫内膜异位症治疗药物Elagolix。在公司最畅销药物修美乐专利到期后,上述两个药物有望接力。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