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药新用”如何实现?或可应对7000多无药可医疾病
2016/01/27
药物再利用,通过对已经获批的药物针对不同的疾病进行再利用研究,经过临床试验等过程后实现“旧药新用途”。这种旧药新用可以为无药可医的疾病找到可能的治疗药物,实现药物的再次价值,控制医疗成本的同时拯救患者的生命。


去年年末,糖尿病常用药物二甲双胍作为长寿药即将开展临床试验的新闻曾活跃于各大网站头条。药物再利用,通过对已经获批的药物针对不同的疾病进行再利用研究,经过临床试验等过程后实现“旧药新用途”。这种旧药新用可以为无药可医的疾病找到可能的治疗药物,实现药物的再次价值,控制医疗成本的同时拯救患者的生命。

那么,那些疾病算无药可医呢?参照《ASSAY and Drug Development Technologies》期刊文章表述,至少包括以下一至多个因素:

1. 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药物;

2. 有治疗药物,但是只适用于一部分患者;

3. 治疗药物适用于全部患者,但是价格过于昂贵,以至于部分患者无力承担;

4. 药物存在明显副作用,且副作用程度重于治疗效果。

依据上述4种检索条件,目前全球有超7000种疾病仍然无药可治。针对如此大的空缺,药物再利用的研究趋势有望兴起,例如镇定剂沙利度胺(thalidomide)可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昔多芬(sildenafil)同时可适用于治疗勃起功能障碍和肺动脉高压症。

“旧药新用”优势:打破无药可医局面,控制医疗费用

仿制药再利用能够为患有无药可医疾病的患者提供治疗药物的同时控制了医疗费用,其优势具体概括如下:

1. 目前市面上有上千种仿制药,对于它们的副作用、药物相互作用、安全性问题都很了解。

2. 从一种已经批准的药物出发再研究,缩短了新药物研发到二期临床的时间和成本。

3. 仿制药已有的医疗数据以及其他相关再利用研究数据意味着,它有10%-30%的成功概率。 发现旧药的“新”用途,可以帮助至少一个病人减缓或者治疗疾病症状,提升生活质量的同时降低了患者的医疗费用。

4. 已获批的仿制药进行再利用研发的平均成本可控制在500,000美元以内,从项目启动到临床验证结束的平均时间是36个月。相比于研发全新药物(平均成本1.5亿美元、时间为12到19年),无疑是降低医疗成本的大好途径。

5. 如果药物再利用项目成功,其带来的医疗成本相应地也会很低。

6. 如果一种再利用药物在一个国家成功使用,那么它在全球范围的推广也会相应进行

融资新模式:SIB,解决仿制药再利用研发“冷清”局面

然而我们都知道,仿制药再利用无法解决所有无药可医的疾病。而且,很多药物再研究项目不会给医药企业带来可观的利润。很多生物医药企业并不愿意为该类项目耗费财力物力人力。慈善基金会以及政府会资助药物的再利用,但是这种资金投入很薄弱,不足以填补7000多疾病的缺口。

社会融资作为一种投资方式,可以给予药物研发足够的支撑。而社会影响力债券(SIB)作为其中一种常用模式,正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接受和推行。

那么,什么是SIB呢?社会影响债券是通过协议由私人投资者为一种社会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当项目取得成功后,政府或者相关组织会向投资者返还资金,并给予一定回报。如果项目失败,投资资金将不作返还。

英国曾以此模式解决了监狱累犯问题,美国也曾利用该模式降低青少年重复入罪率。SIB融资的同时,可以创造社会效益,同时投资者还可以获取以其成果为基准的经济回报。


SIB涉及的利益相关方包括:政府部门、项目承包方(SIBO)、服务提供方、私人投资者及服务对象等。首先由政府部门与项目承包方签订承包合同,前者委托后者对某一社会问题进行管理。随后,项目承包方与私人投资者达成融资协议,并与服务提供方签订服务合同,规定由服务提供方对社会影响债券提供特定服务。

利用社会影响债券刺激仿制药再利用研究项目的具体流程如下:

1. 投资者提供资金支持再利用研究项目的启动;

2. 研究人员提交再利用研究申请,接受有关机构审查;

3. 成功概率大、对医疗有重大意义、降低医疗成本的项目被选择;

4. 10%—30%“旧药新用”项目成功,;

5. 政府或者组织机构批准项目,并记录病患的疗效和相关医疗成本;

6. 政府或者组织机构依据项目成果,按照协议给予投资者一定比例的回报额;

7. 剩余的资金用于资助下一个仿制药再利用SIB模式项目,从而形成一个自我维持的经济体系。


成功案例:SIB资助“旧药新用”,大力降低医疗成本

仿制药再利用典型的成功案例当属西罗莫司(sirolimus),一种大环内酯抗生素类免疫抑制剂,经过多次研究证实可同时用于6种不同的致命性儿童自身免疫性疾病:自身免疫性淋巴增生综合征(ALPS)、Evans 综合征、小儿红斑狼疮、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AIAH)、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ITP)、普通变异性免疫缺陷(CVID)。

在美国约2000名儿童患有上述6种免疫类疾病,患者基础太小以至于不能够研发全新药物。为解决无药可医的问题,费城儿童医院医生David Teachey通过构建患ALPS的老鼠模型,并利用西罗莫司显著改善症状。随后的临床试验中,西罗莫司也表现出减轻或者消除ALPS症状良好功效,且治疗成功率达85%。

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一直坚持这种药物疗法,有一些患者已经坚持了5年,其间没有加大剂量,也没有出现明显副作用,治疗效果也没有降低。过去几年内,关于西罗莫司开展了多次药物再利用研究,证明它可以进一步用于治疗患有其他5种儿童自身免疫类疾病的患者。如今,西罗莫司已经成为治疗儿童自身免疫疾病的典型药物,特别是难治性患者。

西罗莫司降低住院治疗率,并减少了其他相对昂贵的治疗手段。从经济角度出发,每个患者每年降低的医疗成本超10万美元。如果2000名患者中有25%的患者接受西罗莫司药物治疗,80%的治疗患者能够明显消除症状,那么一年下来降低的医疗成本约4000万美元。即便是仅仅只有5%的患者有治疗效果,仍然能够节省800万美元的医疗费用,相比于25万美元的投资而言,是极大的经济效益。

当然,最重要的是,西罗莫司对于患儿的病情改善、患者家庭的生活质量提升有着重要意义。

算一笔账,看清SIB实现药物再利用体系的良性循环

SIB模式每年可以融资500万美金到5000万美金的金额量,5年下来可以资助20到200个药物再利用研究项目,基于试验结果,10-30%的再研究项目可以给旧药提供“新”途径,以每年500万美金的投入计算,每年2-6个项目获得成功,将控制500万美元的医疗成功。以5000万美元投入计算,每年20-60个项目获得成功,将节省5000万美元的医疗成功。无论哪种计算方法,投资者都可以获得巨大的经济回报,从而良性循环,更多的药物再利用研究将被开展。

SIB模式中,政府处于至关重要的位置

目前,不少国家,尤其是英国,SIB已经被用于创造社会效益和经济回报。需要注意的是,其中一些国家,包括英国,医疗保险制度的主要特色是国家保健服务制(NHS)。政府就处于一个特殊的位置,有利于其主导针对特殊疾病而启动的仿制药再利用项目,从而改善医疗保障体系。

而且,SIB成功支持仿制药再利用研究的最关键点在于政府或者相关组织提供动机,吸引投资者或者营利性机构投资启动项目。它将是一个推动“药物再利用”革命的理想方法。

备注:文章参考自文献《Creating New Economic Incentives for Repurposing Generic Drugs for Unsolved Diseases Using Social Finance》。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Creating New Economic Incentives for Repurposing Generic Drugs for Unsolved Diseases Using Social Finance

    Repurposing research improves patient lives by taking drugs approved for one disease and clinically testing them to create a treatment for a different disease. Repurposing drugs that are generic, inexpensive, and widely available and that can be taken in their current dosage and formulation in the new indication provide a quick, affordable, and effective way to create “new” treatments. However, generic drug repurposing often provides no profit potential, and so there is no economic incentive for industry to pursue this, and philanthropy and government funds are often insufficient. One way to create new economic incentive for the repurposing of generic drugs is through social finance. This perspective describes how social finance can create a new economic incentive by using a social impact bond, or similar financial structure, to repay for-profit investors who fund the repurposing research from the proceeds of healthcare cost reductions generated when these affordable, effective, and widely available repurposed therapies improve healthcare outcomes.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