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威斯腾促销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南方日报:免疫疗法,热并混乱着

2016/01/14 来源:南方日报
分享: 
导读
然而目前国内免疫治疗尚不成熟,没有一款免疫药物上市,却充斥各种“神奇免疫疗法”、“绿色免疫疗法”的宣传,为续命一些患者不得不拖着病身到香港等境外地区寻求生路,还有更多工薪阶层的患者依然在晚期病程中苦苦挣扎。


1个多月前,美国前总统卡特宣布,经过4个月的抗PD-1药物免疫疗法之后,核磁共振(MRI)扫描结果显示,他大脑内的癌细胞肿瘤经已消失。而此前,卡特被确诊罹患恶性黑色素瘤,且已经转移扩散到大脑,医生预计时日不多。美国前总统卡特的治疗效果让人们看到免疫疗法的积极前景,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的最新会议中指出,免疫治疗有望5年内取代化疗,成为癌症患者的新选择。

卡特接受的免疫疗法是目前癌症治疗领域的大热,在黑色素瘤、肺癌等癌症晚期已显示出显著疗效,备受国内患者、医生关注。然而目前国内免疫治疗尚不成熟,没有一款免疫药物上市,却充斥各种“神奇免疫疗法”、“绿色免疫疗法”的宣传,为续命一些患者不得不拖着病身到香港等境外地区寻求生路,还有更多工薪阶层的患者依然在晚期病程中苦苦挣扎。

免疫疗法频频突破,国内患者却无药可用

王先生两年前被确诊为肝癌,在上海三甲医院接受治疗一段时间后出现肿瘤复发,并且癌症已扩散至腹腔,发展成晚期。在亲戚帮助下,王先生到日本接受化疗,可疗效依然不理想,而且他对化疗产生的副作用反应强烈。无意中他从网上看到有关免疫治疗的新信息,希望最后再搏一搏,但由于日本及内地的免疫治疗的发展仍未成熟,日本的医生建议他可到香港接受免疫治疗。去年8月份,王先生在香港综合肿瘤中心持续接受抗PD-1免疫治疗后,肿瘤出现了缩小。

香港综合肿瘤中心与香港综合影像及内视镜诊断中心临床肿瘤科专科医生张宽耀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原来肿瘤能逃过免疫系统的攻击,在于它懂得利用其中的checkpoint机制,扰乱免疫细胞。经过多年研究,近来终于有研究显示免疫治疗药物能重新启动免疫系统识别并对付肿瘤,这成为癌症治疗的重大突破。

我们要明确的是,目前国内一些医疗机构宣传开展的所谓“神奇免疫疗法”、“绿色免疫疗法”,以及用人血进行所谓生物细胞免疫治疗等等,并不是卡特接受的免疫治疗,也非真正有效的免疫疗法。《柳叶刀肿瘤学》国际顾问委员会顾问委员、广东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吴一龙教授介绍说,checkpoint可以翻译成哨卡,现如今已被科学证实有效的免疫疗法就是对checkpoint(哨卡)的抑制。除此之外,所有其它的免疫治疗,到今天为止都没有能够被试验证实有效,“所以我觉得对实体瘤而言, 目前的免疫治疗,准确地应该称为‘哨卡抑制免疫治疗’。”

不过专家们在接受采访中也表示,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在某些类型肿瘤的二线、三线治疗中,免疫治疗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这一点已经基本明确,接下来免疫治疗是否可进入一线治疗,问题比较复杂,还有待研究。

据介绍,目前美国药监局(FDA)已批准的免疫治疗药物有: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及黑色素瘤的Keytruda注射液;用于晚期鳞状非小细胞肺癌及黑色素瘤的Opdivo注射液;晚期黑色素瘤(不可切除或转移性)Yervoy免疫治疗等。但这些药物国内尚未有上市。

新药上市晚于欧美至少三至五年

近几年,随着世界上治疗癌症最新的免疫治疗法的提出,从2014年到去年5月份,国际上已经发布了很多免疫药物临床研究的数据和试验结果,但当时中国很多研究还没开始。随着世界癌症免疫治疗的热度不断攀升,谢耀昌医生表示,最新临床研究显示,免疫治疗对常见癌症如肺癌、黑色素瘤、肝癌、大肠癌等有甚佳疗效,尤其是抗PD-1药物在大多数肿瘤都扮演抑制免疫系统的作用。

但是中国在免疫抑制剂的治疗研究上仍然处于初级阶段。吴一龙表示,按照目前中国药物审批制度,从开始临床研究到拿到数据,需要3-5年时间,这意味着国内患者等到新药在内地市场上市的时间至少三五年。

不仅是生物免疫制剂,一些靶向抗癌药同样存在这样的状况,在中国买不到这些抗癌药物,因此信息灵的患者为保命而冒着违反法规的风险,买印度的仿制药,更有甚者,一些走投无路的病人,根据药物的化学结构买来工业原料药来代替药物,虽然很多原料药对晚期肺癌的治疗有一定疗效,但没经过处理,毒性高可致命,相当于患者冒着中毒而死的风险。在吴一龙的门诊中,这样的患者并不鲜见,他感叹,我国肿瘤药品研发在临床试验与国外的差距正逐渐加大。而据统计,我国新药临床试验项目审评的平均等待时间长达14个月,即便是优先审评的创新药(1.1类)也要排队等待8个月以上。新药研发,时间就是生命,许多回国从事新药研发的海归被迫跑回到海外开展临床试验。

香港综合肿瘤中心与香港综合影像及内视镜诊断中心医务总监潘冬平教授也谈到,一些疗效明确的抗癌药物没有在中国内地上市,由此可以看到,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内地癌症患者到美国、香港、日本等地求医,“我们中心开诊以来,有三分之一的患者来自内地,免疫治疗、新靶向药物都是他们最为看重的一点。”

患者为续命“八仙过海”

我们的创新药临床审批慢,已是不争的事实。可癌症患者尤其是中晚期癌症患者,是与时间在赛跑,当下能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一个在其他国家已经获批上市的药物,进入中国内地市场,需要重新做一遍临床药物实验,重新获得相关数据。在吴一龙看来,目前快速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积极参加新药临床试验,让国际多中心临床实验将中国纳入其中,共享全球的临床数据。吴一龙表示,目前,成立于2007年的中国胸部肿瘤研究协作组(CTONG),包括全国30家顶尖医院的专家正作为网络组成员,联手开展最新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这样一方面可以让患者能与国际同步在临床实验阶段用上新药:另一方面可为新药进入国内市场积累临床数据。吴一龙还劝告晚期癌症病人,积极参加新药临床试验获益更大。现在的药物具有两个明显特点:有效率高、毒性低,这使参加临床试验的患者获益可能性更大,延长生存期或提高生活的质量更有把握;而且这对晚期癌症患者来讲是一次很好的求生机会,无药可医时若能把握这个机会是更佳选择。

国际性的临床试验名额有限,经济条件允许下,去香港也是一种方法。潘冬平介绍,对癌症患者来说,新药使用与国际同步是香港很大的一个优势,“我们有着严格的药物监管程序及标准;新药物使用以及治疗手法均符合国际标准,并可与美国FDA同步,为病人从美国直接申请药物”。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8月份,政府发布《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提出加快审评审批防治艾滋病、恶性肿瘤、重大传染病、罕见病等疾病的创新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也表示,为进一步推动药品审评审批制度改革,建立支持和鼓励创新药临床试验管理的新制度,对创新药实行特殊审评审批制度。关于大家期待多时的“抗肿瘤创新药试行60天临床试验备案制”的也有希望实现。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