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隐于无形!2016年是可穿戴设备消失的一年

2016/01/10 来源:爱范儿
分享: 
导读
因 2012年Google Glass的诞生而兴起的科技产品概念,在近三年的大众认知中,一直以附着在人身上的小型电子设备的形态存在,即便是对科技一窍不通的人,也能一眼从这些产品中看到一种叫“未来感”的东西。
仅仅三年,走在展出面积三倍于去年的可穿戴设备展区,你却更很难发现这是一个什么主题的区域,从手环手表到鞋帽衣物、从运动器械到耳机耳麦,形态如此千奇百怪,唯一的相同点是——它们不再像前两年那样玄乎。

万物科技化的最好途径是隐于无形

CES 最大展馆 Cental Hall 拥有相当势力范围的三星展台里,我从一堆家电、手机中发现了几件西装、T 恤和几条皮带,这是三星“The Humanfit”项目推出的 Smart Suit。西装袖口的纽扣整合了 NFC 芯片,通过手机感应可以方便地切换情景模式。皮带名叫 WELT,它能够记录用户的运动数据和健康数据,如腰围、坐下来的时间等等。

Smart Suit

尽管功能没有新意,但 Smart Suit 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是生活必需品,而且从外观上看你根本发现不了它与“非智能”衣物有何区别。

“如何不被用户搁置乃至遗忘“是过去两年所有可穿戴设备厂商在思考的问题,逻辑很简单,要么减轻产品的重量,无感佩戴,要么让用户觉得它不可或缺——当可穿戴设备隐于无形,或者干脆变成另一件你会随身携带的物品。

每一行都有一种可穿戴

因为可穿戴概念的诞生以及传感器、芯片的集成化越来越高,一些数十年都不曾被技术改造的产品也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CES 运动健康区域里一个不大的展台,两个篮球运动员在表演投篮,旁边的两块显示屏上实时显示着运动数据,包括投篮次数、命中率,甚至连投篮位置都被清晰地记录下来。这家名叫 ShotTracker 的技术公司在今年 CES 上宣布了一项与篮球制造商斯伯丁(Spalding)的合作,它们把芯片内嵌到篮球、篮球鞋甚至篮筐里,希望用技术解决人力训练统计的麻烦,运动员只需如常训练,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不久前被 Fossil 收购的可穿戴设备公司 Misfit 今年在 CES 上发布了一款无线耳机——Specter,虽然造型看起来跟普通蓝牙耳塞基本无大差别,但它却拥有健身数据追踪功能。当越来越多的耳机搭载了传感器,可穿戴技术与原本就是穿戴设备的耳机结合,一个更细分的名词诞生了——Hearables。

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可穿戴市场正在诞生更细分的可穿戴设备。在今年 CES 上,我们既能看到诸如 UderArmor 运动品牌推出的针对专业运动员的智能跑鞋,也能看到医疗设备厂商 Omron 推出的像手表一样的血压计 Project Zero——在万物可穿戴技术化的同时,可穿戴产品也在变得越来越专业。

而回望过去两年,无论是功能相对完善的 Pebble、Apple Watch、Moto 360, 还是形态更接近于手环的 Jawbone、 Fitbit Surge,它们的产品特性并无二致——健康监测、信息推送几乎是这些可穿戴设备共同的功能标签。

时尚的科技产品正在变成科技化的时尚产品

从不少工程师手中诞生的可穿戴设备原型,可能功能超群,但却拥有着惨不忍睹的设计。科技公司马不停歇地把它们的技术产品包装成时尚产品,然而技术时尚化是一码事,让人喜欢上它们又是另外一回事。

可穿戴市场的龙头老大 Fitbit 在今年 CES 上发布它们的第一款智能手表—— Fitbit Blaze ,为了它时尚的定位,Fitbit 不仅给手表配备了多彩的表带,还把手表设计成表框分离的形态,让用户换上时尚时尚更时尚的表框。时尚和设计公司也开始切入技术市场,除了一贯骄傲的设计品位,它们也开始把科技作为卖点。CES 刚开场,时尚品牌 Fossil 就表示 2016 年他们要推出 100 个可穿戴设备。

从 Ralph Lauren 发布的内置运动传感器的 PoloTech T 恤,到施华洛世奇联合 Misfit 发布的更像是时尚饰品 Misfit Shine,再到 Tag Heuer 分不清机械手表还是智能手表的 Android Wear,我们相信,可穿戴设备也只是万物科技化进程中的一个部分,而所谓的可穿戴设备,可能正在从时尚的科技产品逐渐变成科技化的时尚产品。

消失的可穿戴

回过头看,可穿戴设备在科技界中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品类,它几乎可以是任何东西。正如连线杂志一篇文章中所说的,“如果把可穿戴设备归为可以戴在身上的设备的话,那么 VR 设备是不是也应该算是可穿戴设备?如果把手机别在腰上,那手机岂不是也是可穿戴设备?”

在过去一年,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可穿戴不是一个独立的科技品类。一个有趣的例子是——当我在可穿戴设备兜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 Fitbit,因为今年它被归到健康和健身领域了。

这其实是一件好事,由于产品概念的外延不断拓展以及初创厂商、科技巨头以及时尚企业的共同参与,可穿戴设备市场与过去的科技行业竞争场景不同,它不太可能会出现像手机行业苹果、三星几家独大的局面。因为科技与时尚、技术与产品从来不是单独分开的区块,无数设计师和制造商均会带来不同风格的智能服装和可穿戴饰品,而消费者关注的重点更多还是在好不好看上。

这俨然是可穿戴设备的另一条道路,就像恐龙灭绝的一种假说——它们没有消失,它们只是飞向了天空。

2016 年,可穿戴设备会消失,只是你看不见。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