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GEN:2015生物制药发生的那些事,有好有坏有争议

2015/12/28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2015年度,生物制药行业发生了哪些大事呢?图灵“坏孩子”、毒药“Valeant”、癌症免疫治疗、对“血液女神”的质疑……GEN网站对其进行了罗列,从投资资助、企业并购、药物研发、市场风向等多方面进行了分类盘点。


2015年度,生物制药行业发生了哪些大事呢?图灵“坏孩子”、毒药“Valeant”、癌症免疫治疗、对“血液女神”的质疑……GEN网站对其进行了罗列,从投资资助、企业并购、药物研发、市场风向等多方面进行了分类盘点:


1
好故事

生物仿制药:FDA终于敞开生物仿制药的大门

美国东部时间2015年3月6日,FDA批准首个生物仿制药(Biosimilar)——Zarxio™ (filgrastim-sndz)。诺华(Novartis)产品Zarxio作为Amgen公司肿瘤生物药Neupogen®的生物类似物,获得美国专家的推荐,用于提高癌症患者的白细胞数量。分析人士表示,这一首批是医疗保健系统的胜利,因为它可能会迎来对于这类关键药品的更激烈的竞争和更低廉的价格。(详细阅读

乘着这股东风,下半年FDA开始审批治疗类风湿关节炎药物Etanercept、抗肿瘤化疗副作用药物pegfilgrastim的生物仿制药。截止11月30日,FDA生物仿制药审批项目共有59项,而药物评价和研究中心(CDER)也已经收到18份关于研讨生物仿制药开发的会议申请。

慈善捐赠:生物制药获物质支持依旧

2015年,生物制药领域依旧获得一些富豪、基金会的慷慨捐赠,用于研究机构或者组织中心用于与疾病治疗和科学研究,为人类健康事业进展做出物质资助。其中,值得重笔重提得包括:

5月20日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获得史上最高捐赠:全球第七大富豪David H. Koch 认捐1.5亿美元,用于在曼哈顿上东区新建一所David H. Koch癌症门诊中心,将侧重于向患者提供尖端治疗和临床试验。(详细阅读

Conrad Prebys捐赠1亿美元给Sanford-Burnham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秉承促进全球卫生和教育事业发展和平等的宗旨,在2015年在抗艾滋、疟疾、构建发展中国家儿童疾病网络监测网络、疫苗研发等项目工作中慷慨捐赠。

投资:“先甜后苦”

据统计,2015年的前三个季度,生物制药公司共筹集60亿美元,涉及371项风险投资项目。相比于2014年的40亿美元同期增长了50%,但是仅仅比去年同期的344项投资项目高了8%。从GEN推出的榜单中可以看到,2015年度投资额度排在前3位的生物制药企业包括:Intarcia Therapeutics(3亿美元)、Immunocore(3.2亿美元)、Moderna Therapeutics(4.5亿美元)。

除了制药企业,生物技术公司在今年也是相当活跃。截止2015年12月18日,共64项IPO项目处于启动或者筹备中,另有14项IPO被撤回和5项被推迟。

但是,“甜头”只持续到入秋。9月份以来,伴随着药价波动、民众不满等风云,联邦政府开始限制公司的商业运作。纳斯达克生物指数在7月20日创最高点($4,165.87),但是12月18日已下跌17%。

免疫疗法:回报与前景并行

2015年内,癌症免疫疗法获得了显著成效,并促成立巨额投资合作。最重要的是,它们展现出大好前景。

年初,Amgen和Kite Pharma就CAR-T细胞免疫疗法项目展开合作,启动肿瘤免疫治疗布局。6月, Celgene和Juno Therapeutics开始为期10年的合作,共同攻克针对包括癌症和自身免疫疾病的免疫疗法领域。这笔交易将为Juno带来10亿美元的前景。12月,默沙东著名的PD-1药物Keytruda结合放射线治疗成功清除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大脑中的黑色素瘤细胞。

紧随其后,诺华公布CAT-T细胞疗法CTL019的临床Ⅱ期结果:治疗3个月后,11例滤泡性淋巴瘤患者中的总体应答率(OPR)为73%,6个月后3例表现完全缓解。治疗3个月后,5例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患者中总体应答率(OPR)为47%,6个月后20%患者表现出完全缓解。(详细阅读

可见,以PD-1抗体和CAR-T治疗为主打的免疫疗法在抗癌领域表现出令人欣喜的胜利。


2
坏消息

药物价格:不得不说的图灵“坏孩子”

图灵生物CEO、Retrophin前CEO Martin Shkreli于今年9月将可用于AIDS和癌症治疗的Daraprim(pyrimethamine)的价格哄抬暴涨55倍,从每粒13.5美元飙升到750美元,而这个有着62年历史的“老”药物的成本不过1美元。此外,他还通过创建关联生物公司操作“庞氏骗局”填补对冲基金空缺。此举在美国引起众怒,多位美国众议员对此进行强烈抨击,就连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希拉里也发声将设法阻止制药公司寻求暴利。(详细阅读

根据美中药源路人丙老师的解析,她认为:美国制药工业和政府以及大众的关系一向十分微妙,近5-10年药价的增长引起很多患者和政客的不满。一方面颠覆性新药如Sovaldi、Opdivo显著改善了病人的生活质量;另一方面制药工业被认为是暴利产业,资本雄厚,对国家政策影响过大。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和欧洲临床肿瘤协会(ESMO)于今年7月出台一份评估抗癌药物价值的标准。

THERANOS:“血液女神”的神秘检测

作为生物初创公司,Theranos以实现“美好血液检测”为初衷,通过几滴血完成对糖尿病及其他常见疾病的便捷检测工作。这种神奇技术让Theranos声名鹊起,且已筹集超4亿美元的资金。而其创始人、业内“血液女王”——Elizabeth Holmes也被福布斯评为最年轻的白手起家的女富豪,有45亿的身价。

但是公司因没有公开过任何产品和相关实验结果而引发业内质疑不断。10月15日,《华尔街日报》更是直接撰文对该公司提出指责。根据4名前员工透露,截止2014年年底,公司大部分疾病监测都是运用传统检测方法完成,只有15项测试是通过少数体液在自己开发的Edison仪器上完成。

Holmes认为不公开的原因是出于对知识产权、商业机密的自我保护,但是公司确实已经邀请过独立的医学专家对技术和结果进行检查和研讨。她表示,Theranos将把提交给FDA的测试数据公布在某医学杂志上。

裁员:为缩减成本?

一些生物制药公司在2015年内有过裁员大动作。上半年,Allergan削减至少1542个工作岗位;6月,Parexel裁员5%;10月,Biogen裁掉11%员工;11月,Servier削减610个职位。

前不久,葛兰素史克(GSK)宣布计划削减981个工作岗位,且在中国将裁撤40%的销售代表及一些部门。这一缩减举措为的是2016年的发展。自从激进投资者William Ackman以削减成本要求辉瑞动物保健部门分拆独立, Zoetis 披露计划于2017年辞退2000至2500名员工,关闭10家制造工厂。

试验失败:最糟糕的结果

作为一家专注于研发肥胖及其相关疾病治疗药物的生物制药公司,Zafgen于今年年初宣布旗下明星产品——beloranib已经通过临床二期试验。遗憾的是,这一用于治疗下丘脑损伤肥胖症(hypothalamic injury associated obesity,HIAO)的新型小分子药物在临床Ⅲ期阶段出现了两例患者死亡的不幸事件。但是死亡事故背后的原因还处于调查之中。(详细阅读

5月份,Amgen终止了与阿斯利康(AstraZeneca)共同研发的新药brodalumab。然而,9月1日,阿斯利康为brodalumab找到了新的合作伙伴——加拿大制药巨头Valeant。8月份,美国Kite Pharma宣布其针对非霍奇金淋巴瘤治疗的 KTE-C19 药物在临床初期阶段出现一例患者死亡事件,但是公司认为事故与治疗无关。


3
争议事件

CRISPR:专利之争+安全伦理担忧

2015年,围绕CRISPR的生物医学进展有目共睹,从技术优化、动植物改良到疾病治疗,以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为支撑的研究和应用越来越多。无论是科研人员还是医药企业都纷纷对该技术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和推崇。

但是,围绕它的专利之争、安全顾虑和伦理担忧同样值得思考。为了更好的管理基因编辑的科学应用,12月初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齐聚在华盛顿召开的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e Editing大会,共同探讨基因编辑技术所带来的基础研究变革、潜在应用,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问题、政府管控及法律问题等。(详细阅读

四面楚歌的CEO:股东寻求改变

今年,ARIAD Pharmaceuticals的首席执行官Harvey J. Berger迫于投资者Sarissa Capital的压力,宣布退休,。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Aegerion Pharmaceuticals公司的CEO Marc Beer身上,其已于今年7月辞职。Arena Pharmaceuticals公司共同创建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Jack Lief因旗下减肥产品BELVIQ销量惨淡离开了原公司。这也是为什么Arena于今年10月解雇了35%的美国员工。

当然,也有处境艰难的CEO幸存下来。例如,日本Acucela主席、总裁和CEO Ryu Kubota在经历董事会联名开除的危局后,以股东大会停止使得罢免局势逆转。

反向并购:避税?

2015年2月,美国仿制药巨头迈兰(Mylan)完成对雅培旗下仿制药业务部门的收购,并将总部迁移至荷兰成功实现避税。4月份,加拿大制药巨头Valean击败竞购对手Endo国际公司,以约111亿美元的全现金出价购买Salix药业。

11月23日,制药巨头辉瑞与艾尔建(Allergan)宣布以1600亿实现并购之举,双方将组建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根据业内分析,辉瑞有可能通过与艾尔建合并来实现避税目的,其税率将从25%降至18%。(详细阅读

《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报道表示,这项合并可能是史上最大的税负倒置交易。在这项交易中,美国公司将通过反向并购将总部转移到海外以获得其他地方更低的税赋。

陷入困境:罪行或数据作假

Shkreli的“事迹”上文已经介绍故不再赘述。12月17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其进行了逮捕。但是Shkreli拒不认罪(其罪行足以换来20年的牢狱之刑)

同样的困境也发生在“毒药”Valeant上。10月21日,Valeant股价暴跌至118.61美元/股,较8月6日的263.81美元高位已下滑55%。在当日交易中,这只股票一度暴跌39%,至89美元/股,并且一度暂停在纽约交易。究其原因主要与做空机构Citron Research发布的一份报告有关。Citron Research声称,制药巨头Valeant制造虚假客户数据伪造销量,将成为“制药业的安然”。当然,Valeant随后发表声明强烈否认Citron的指控。(详细阅读

推荐阅读

Biopharma’s Good, Bad, and Ugly of 2015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