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做实验,得iPhone!

药品和香奈儿之间,只隔着一个政策的距离

2015/12/03 来源:赛柏蓝
分享: 
导读
长期以来写文章说药价的人太多了,今天我说这个问题也难免会落入俗套。可为了尽量避免落入俗套,我们尽量先不把目光集中在药品价格上来看价格问题!


长期以来写文章说药价的人太多了,今天我说这个问题也难免会落入俗套。可为了尽量避免落入俗套,我们尽量先不把目光集中在药品价格上来看价格问题!

药品市场是成熟市场嘛?

首先我们说一下价格的经济学定义:价格是商品价值的货币表现。并受供求影响围绕价值上下波动。这个定义首先告诉我们价格,从来不是一成不变。

接下来我们再说说定价权的问题,市场经济的核心表现就是自由贸易,即买方和卖方都能接受对方提出的条件,就可以。因此从根本上说,除了少数商品外,大部分商品的定价权应该归属于买卖双方!

另外我再举个例子,一个普通品牌手提包,可能卖个三五百元,最多卖到1000元。可是一个世界名牌的香奈儿的手提包,要卖到几万元。但是这两类商品呢!很难说便宜的就比贵卖的更好,也很难说生产便宜包包的厂家比生产香奈尔的生存的更好。他们之间各有各的活法。

大家看,我跑马弯弓的说了这三段话。其实就给出了成熟市场的3个基本表现!一个成熟的市场,第一应该允许价格上下波动,而不是单向运动;第二,应该允许企业有定价权;第三,应该允许各种消费者在消费的时候对不同价格的产品做自由选择。

只往降价方向远动

有这3个基础定义,接下来我们再回到医药圈里面看这3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们的招标机制里是否允许药品价格做上下波动呢?熟悉招标的人都知道,基本是不允许。周边5省、周边7省最低、左右联动、上下联动,这几句话不用说完只说这几个词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啦!这些规则都给作为商品的药品,只规定了药价向一个方向运动,而不是波动!这就是一个很可笑的事情。

比如说09年安徽的基本药物招标,一支80万青霉素中标是0.28元,因为上一轮基本药物招标是只中一家,这个情况愈演愈烈,到后来广西江西中出了0.16元的价格,而且一坚持就是五年!这个问题严重了哎,如果你只一味的向下运动,而不允许波动。招上5轮的话。买青霉素这个产品就可以不要钱了呀!

说到这里,真得感谢一下上一轮的各省卫计委,幸亏有点懒政,否则,他们在低价药政策出台之前,如果真的一年一招的话,5年后这个产品就从市场上绝迹了。现在好了,低价药政策出台以后,青霉素综于可以“重新做药”了。可是不知道在上一轮基药招标当中杀的血红雪白的那些没有列入低价药的产品怎么办?只能寄望于不列入80%的招标竞价采购目录了。所以说招标的药价形成机制是一口井,你要想打出水来,只能向下,不同向上,直到水把你淹死。

第二个问题,药品定价权应该归谁。过去是发改委,现在换成了企业自身,可以说有点拨乱反正的意思。但是真正放开了吗?还是那句话!懂招标都知道,没有根本放开,上面有历史限价管着你了吧,下面还有竞价分组绑着你哩!有人说,分组也是竞价,也有利于压低价格,又何妨呢!其实不是这样的,每一个分组都是非常巧妙的!按理说一个好的招标,分组的目的应该是促进竞争,招标方和投标方应该形成一定的敌对关系。

可是过去的15年,我看过的所有招标方案,每一个竞价分组方式的产生,都暗含了招标方和某些贵族药品,不光没有敌对,反而有点暗送秋波,心照不宣的意思,当然有没有暗通款曲就不得而知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近15年来,凡是一个通用名下的药品,只要有多个质量层次存在。就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高质量层次的产品,像个高操(暗表一下,我输入高操两字时,输入法弹出狗操两个字,真是好笑)的体操运动员,那个中标价是一字平衡,15年没动。

招标是谁的错?

而那些普通GMP呢!顺着一口井一直向下爬,眼睁睁向上看着体操运动员,饮恨而死!可能有人会说,这是鼓励优质优价,难道也拉到车了吗?我说鼓励优质优价没有错,错的是方法。

按照我的理解,优质优价的产品应该鼓励,不仅在价格上,而且在招标准入上都该鼓励!具体操作上很简单,招标的时候只针对普通gmp层次进行招标,然后取出平均中标价,在平均中标假的基础上上浮30%,作为优质优价产品的中标价,所有优质优价的全部算中标!这还不算鼓励优质价吗?你可能会哭,30%不够,50%行不行?100%行不行?反正你那种模式不给你400%,你就会死,就给你100%。如果超出人家供应价格100%,你还造不出个好药来!你还好意吗说自己是优质优价吗?

我猜想,说第三个问题之前,一定会有人问我。你不是举了普通手包和香奈儿的例子吗?看样子你是赞同不同产品有不同的定价策略呀!那怎么又对优质优价超出百分之百那么反感呢?这就回到了自由消费的问题上,由于药品使用信息,医患双方对它的掌握程度严重的不对称。

所以政府要对药品招标,这我是赞同的,就象我不懂法律,但打官司时我得找个律师呀!招标就等于说我们政府在药价这事上替我们老百姓打官司,是个好事!这是过去的做法,目的是防止老百姓受骗,尽管没防住,有时候还帮了倒忙,但目的是好的。也说明仅靠目前的招标不是根本的解决方法。

根本解决方法在哪呢?其实很简单,普通gmp的药品pk一下,选出2-3家作为中标产品,平均中标价作为医保支付基准价,医院节约归己,超出自负。所有优质优价的产品,不用招标,在普通gmp平均中标价的基础上上浮30%,作为优质优价的支付基准价。如果医保的支付能力强,再提高一点,这做法又省时又省力,还突显了买卖双方的自由贸易。再有那些独家的,价格奇高的救命药,引入国家谈判,作为特殊报销目录。谈不下来的,挂网销售,爱挂多高挂多高,有人愿意买就成,这就变成香奈尔!

当然作为草民,我们有时候能清楚的看到怎么做是对的,但是我们没有条件影响他怎么做?虽然今天说了很多价格的不是。但我还要强调一下,7号文和70号文,所有对于价格的管控方法都是进步了的,现在只希望各省推进过程当中,不要和这两个文件躲猫猫,照着做就行了。如果再出现一个好的医保支付标准,药价的问题,大体也就可以解决了,我们翘首以待!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