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核心期刊遴选:评价标准如何定?

2015/11/27 来源:中国科学报/李瑜
分享: 
导读
近期,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2014版)(以下简称《总览》)正式发布。该刊物由北京大学图书馆及北京十几所高校图书馆众多期刊工作者参加编撰,主要为图书情报部门期刊采购、典藏、导读等提供参考。


近期,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2014版)(以下简称《总览》)正式发布。该刊物由北京大学图书馆及北京十几所高校图书馆众多期刊工作者参加编撰,主要为图书情报部门期刊采购、典藏、导读等提供参考。

然而,评选结果却让几家欢喜几家忧。

《现代图书情报技术》《现代教育技术》《经济数学》等在CNKI期刊引证报告中有较好排名的刊物均未进入“核心期刊”。为此,相关单位对评价方法提出了询问和质疑。

“任何一个期刊评价体系都不可能尽善尽美。”《总览》编辑部在回复《中国科学报》的邮件中说,《总览》有严格的评价方法和评价程序,个别意见不能改变最终结果。

学术期刊的评价方法与体系究竟应该遵循何种原则,怎样才算科学和合理的评价方法?这一问题,或许值得学术界深省。

落榜背后

“结果让我们深感诧异。”在对《总览》遴选方法进行分析后,《现代图书情报技术》(以下简称《情报技术》)主编、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原主任张晓林认为,其数据统计方面存在严重“瑕疵”。

张晓林发现,《总览》在计算一种期刊的被引量、他引量及学科影响因子时,采用的均是“本学科论文的引用次数”的计算方法,其他学科的期刊论文对该刊文章的引用没有被计算在内。

“这种方法大幅度压低了很多学术期刊的实际影响力,《情报技术》约有35%~47%的数据未被纳入计算。”张晓林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据《情报技术》编辑部透露,《总览》采用的12个评价指标中除了“被重要检索系统收录”等少数指标外,其他指标均限定为“本学科内”。

“该评价方法也使得《资源科学》《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等一批期刊的学科排名受到显著影响。”《情报技术》编辑部发现,《资源科学》在CNKI社会科学类和自然科学类期刊中均排名第2,而在《总览》该领域的22种期刊中,仅仅排名第17。

张晓林认为,这种不恰当的评价体系将对国内交叉学科的中文期刊造成非常不公平的结果,并产生不良导向。编辑部在得知评选结果后,已向《总览》编辑部提出质疑,但至今仍未得到任何正面回复。

依据何来

关于种种质疑,《总览》一方并不认同。

“《总览》2014年版是基于对2009~2011年数据统计和计算后得出的,结果反映前几年期刊的客观现实。”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总览》主编朱强在回复《中国科学报》的邮件中强调,《总览》不能赋予该结果促进交叉学科发展的责任,也不能指责它阻碍了交叉学科的发展。

《总览》编辑部人员、北京大学图书馆文献计量学研究室的蔡蓉华与何峻在联名回复记者时表示,《总览》的评价方法有其合理性。

“《总览》是根据‘布拉德福文献离散定律’来对期刊进行分学科评价的。”两位编辑认为,一种期刊所发论文及被引用量会涉及多个学科类目,因此,《总览》会将其所涉及的各个学科的指标数据分别进行统计,然后在涉及到的各学科中分别排序。如果其在某一学科中整体使用量最多,排序最靠前,进入了核心区,我们就认为其为该学科的核心期刊。

《总览》编辑部认为,基于学科论文分析的评价方法,并不是忽略某种期刊中其他学科论文的影响,而是更强调期刊的学科性和专业性,能更准确反映出期刊在学科中的学术影响力。

“不同的期刊评价项目都有自己的研究目的,并据此来选择相应的评价研究方法,因此研究结果也不尽相同。”两位编辑指出,任何一个期刊评价体系都不可能尽善尽美,评价成果只能作为参考工具使用,而不能作为标准。

尊重规范

《总览》所采用的评价方法是否是一种通用的标准呢?

据了解,SCI/SSCI和Scopus以及CNKI在计算各学科期刊排名时,使用的都是来自所有学科的引文,这也是计算期刊影响因子的国际惯例。

汤森路透科技与知识产权事业部中国区首席科学家岳卫平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在计算期刊影响因子时,汤森路透遵循的是“Cover—to—cover”的收录原则,“我们会将期刊论文获得的来自所有学科的引用都计算进来”。

“这种计算期刊影响因子的方法是国际上最为认同的,无论额外附加什么标准,都不能脱离这个基本概念。”岳卫平指出,在重视期刊影响因子的同时,也不能忽略同行评议,这两者一定是相辅相成的。

“学术期刊的评价方法必须适应学术研究本身的发展规律和趋势,不能削足适履。”张晓林说。 张晓林认为,“布拉德福文献离散定律”只是对论文使用分布的统计,不能作为影响力依据。否则,会造成那些被引量很大、分布范围广的期刊比被引量不多,而分布非常集中的期刊影响力更差的怪象。

岳卫平认为,所有“核心期刊目录”体系都应将其掌握的全部数据及计算方法、主观评价时的定性指标及其判断依据、“调整”遴选结果的依据统统公之于众。

“无论是什么样的评价,其数据和方法都应该是公开的。”岳卫平指出,这其实跟做科研一样,其他人要能够重复运用此方法进行验证。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