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市场能容纳多少PD-1抑制剂?

2014/12/25 来源:美中药源
分享: 
导读
如果你凭着记忆希望耐信、可定的商业神话会在你的PD-1上重复那你是以新社会的板砖拍你那旧社会的脑门,碎的将不是板砖而是你的脑门。因为即使你脑门还雄风犹在,现在的板砖已经和你闯荡江湖时不可同日而语。
昨天施贵宝的PD-1抑制剂在美国上市,拉开这个领域的割据之战。PD-1抑制剂是抗癌药的突破性机理,已经在黑色素瘤、肾癌、肺癌、头颈癌、膀胱癌、乳腺癌等多个适应症显示疗效。其应答之广度、深度、和持久性均十分罕见,所以令全世界大小药厂蜂拥而至。默克和施贵宝处于明显领先位置,抗癌巨头罗氏和阿斯列康紧随其后,其它公司则至少落后几年。那么市场能容纳多少这样颠覆性药物呢?

今天的制药工业和很多人记忆中的20世纪有几点主要的区别,这些区别对市场的瓜分有着重要影响。一个是20世纪很多药物机理不清楚,所以优化过程相对独立,即使现在看来是同一机理的不同药物也各有特色。二是药物开支在整个医疗开支所占比例较小,所以支付部门对药价不是很敏感。三是仿制药没有现在竞争激烈。这几个因素使所谓的me-too模式成为一个可持续的模式。晚上市只代表晚挣钱,但挣的钱一点不比首创少。

但现在的情况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现在机理不清的项目少,大家几乎按同样的优化程序和标准寻找药物,所以区分很多只是理论上的,对病人来说几乎一样。新药的价格不断突破人们的想象极限,药品预算仅支付这些首创药物都捉襟见肘,无力承担me-too药物。仿制药厂家的上市速度也基本达到极限,而在资源紧张的新形势下即使是所谓me-better药物也很难与仿制药竞争。

PD-1抑制剂是生物药,生产成本很高。因为成本高所以即使生物仿制药也不能像小分子仿制药那样低价出售,所以PD-1的me-too药物定价空间有限,无法承受过低的销售价格。PD-1抑制剂针对的适应症很多,目前除了肺癌之外都是相对较小的适应症。虽然PD-1这个机理已经没有什么风险,但每个适应症的临床实验都得一个个做,这个成本也非常可观。随着Keytruda和Opdivo的上市,病人的征募会越来越困难,会加重成本负担。不排除主要市场要求太落后的产品和Keytruda、Opdivo头对头对比才能上市的可能性,这基本就断了后续产品的上市之路。现在生物仿制药企业已达相当规模,美国明年就可能开始批准生物仿制药。可以预见Keytruda专利过期第一天就会有其仿制药上市,那时还没收回成本的me-too产品也就没太大回旋余地了。

Keytruda、Opdivo、和一身份不明PD-1抑制剂

那么主要市场能容纳多少PD-1抑制剂呢? 2020年前如果能批准三个以上适应症或许还有盈利希望,就是说现在至少应该开始一期临床并且有强大的资本支持快速完成所有临床实验。按这个标准掐指一算美国市场顶多也就能容纳4-5个相对成功的PD-1抑制剂。这也是为什么其它巨头如辉瑞、礼来虽然都对抗癌药、尤其免疫疗法垂涎三尺但并没有自己的PD-1项目。如果你凭着记忆希望耐信、可定的商业神话会在你的PD-1上重复那你是以新社会的板砖拍你那旧社会的脑门,碎的将不是板砖而是你的脑门。因为即使你脑门还雄风犹在,现在的板砖已经和你闯荡江湖时不可同日而语。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