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抗体偶联药物:连打两场翻身仗

2014/12/22 来源:咸达数据
分享: 
导读
抗体偶联药物(ADC)是将抗体和细胞毒性药物通过偶联子连接起来,抗体的靶向作用将细胞毒药物靶向肿瘤,从而降低化疗中常见的药物非特异性的全身毒性。Adcetris和Kadcyla这两个药物的连续研发成功,令ADC药物再次以火热的状态进入人们的研究视野。


抗体偶联药物(antibody-drug conjugate, ADC)是将抗体和细胞毒性药物通过偶联子连接起来,抗体的靶向作用将细胞毒药物靶向肿瘤,从而降低化疗中常见的药物非特异性的全身毒性。

2000年,首个抗体偶联药物gemtuzumab ozogamicin(商品名Mylotarg,Pfizer研发)被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用于治疗急性粒细胞白血病,但由于偶联技术、靶向性、有效性等受限,完整的抗体偶联药物在血液不稳定,导致致死性毒性的产生,于2010年撤市。这使得本就不明朗的ADC药物研究,更蒙上了一层阴影。

然而,但是随着Takeda/Seattle Genetics通过对原有技术的改进,利用自己的抗体偶联技术开发了新型ADC,brentuximab vedotin(商品名Adcetris),并与2011年被FDA批准用于治疗霍奇金淋巴瘤和系统性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

2013年抗体偶联药物再次取得突破,基因泰克/ImmunoGen联合开发的trastuzumab emtansine(商品名Kadcyla)被FDA批准用于HER2(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阳性乳腺癌,这是首个针对实体瘤的抗体偶联药物。随着这两个药物的研发成功,ADC药物再次以火热的状态进入人们的研究视野。

以下具体介绍目前在美国处于Ⅱ期和Ⅲ期临床阶段的ADC药物。

1.SC16LD6.5:该药由StemCentRx公司研制,由一种名为SC16的抗体和一种名为D6.5的DNA损伤制剂组成。SC16靶向的蛋白能在大部分非小细胞肺癌的肿瘤细胞表面表达,而D6.6是一种药效很强的化疗药物,强烈损伤DNA结构。目前,该药正在美国进行Ⅱ期临床试验,招募非小细胞肺癌的患者。

2.SAR-408701:该药由ImmunoGen公司和赛诺菲公司共同研制,其包含的抗体和药物分别是癌胚抗原相关细胞粘附分子5(CEACAM5,也称CD66e)和美登素的衍生物。目前,其在美国正在开展晚期实体肿瘤的Ⅱ期临床试验。

3.Resimmune:该药又名A-dmDT390-bisFv(UCHT1),最初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两位博士研制,后授权给Angimmune公司,用于治疗淋巴瘤或T细胞驱动的免疫系统疾病。该药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一个抗体-类毒素偶联物,即把白喉类毒素黏附到一个抗体上,靶向CD3e阳性的恶性T细胞。目前,该药在美国已进行到Ⅱ期临床试验阶段,适应证为皮肤T细胞淋巴瘤(CTCL)和第4期黑色素瘤。

4.PSMA ADC:该药是Progenics发展公司利用西雅图遗传公司抗体药物偶联物技术制备的ADC药物,把靶向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PSMA)的单克隆抗体和MMAE(一种微管抑制剂)连接起来。Progenics公司在2012年9月开始一个开放标签、多中心的Ⅱ期临床试验,预计招募转移性去势难治性前列腺癌患者。

5.Polatuzumab vedotin和Pinatuzumab vedotin:这两个药的原研厂家均是基因泰克(现罗氏公司)。Polatuzumab vedotin由一种靶向CD79b的单克隆抗体链接一种小分子细胞毒性的微管抑制剂(MMAE)组成;Pinatuzumab vedotin则由一种靶向CD22的单克隆抗体链接MMAE组成。目前,这两种药物均在进行Ⅱ期临床试验,旨在评价这两种药物分别与利妥昔单抗(美罗华)合用治疗难治复发性滤泡型非霍奇金淋巴瘤或难治复发性弥漫型B大细胞淋巴瘤的安全有效性。

6.Lifastuzumab vedotin:该药也是由基因泰克(现罗氏公司)研制,同样使用西雅图遗传公司的ADC技术,由抗-依赖性钠磷酸盐转运蛋白(NaPi)2b单抗和vedotin组成,NaPi2b能在某些特定的肿瘤细胞上过表达。目前,该药正在招募卵巢癌患者进行Ⅱ期临床试验。

7.MLN-0264:该药是Millenium(现武田公司)根据西雅图遗传公司专有的ADC技术制备的抗体偶联药物,由靶向鸟苷酸环化酶(GCC)的单克隆抗体和一种MMAE通过连接体连接而成。目前处于Ⅱ期临床试验阶段,正在招募两种疾病的受试者:胃或胃食道结合处的肿瘤患者和胰腺癌的患者。

8. Milatuzumab-doxorubicin(IMMU-110):该药由Immunomedics公司研制,是由阿霉素和抗-CD47人源化的抗体Milatuzumab构成的抗体偶联药物。CD74是一种HLA-DR相关的迅速吸收的分子,能够被几种肿瘤细胞高表达。该药拟用于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多发骨髓瘤、非霍奇金淋巴瘤等,目前已完成一项治疗多发骨髓瘤的Ⅰ/Ⅱ期临床试验阶段。

9.Labetuzumab-SN-38:该药是Immunomedics研制的由人源化单克隆抗体Labetuzumab和伊立替康活性代谢物SN-38组成的抗体偶联药物,用于治疗肺癌、乳腺癌和结肠癌。其能选择性地把SN-38传递到肿瘤组织,使对其他组织的毒性最小化。目前,该药正在进行转移性结肠癌的Ⅱ期临床试验。

10.L-DOS-47:该药由Helix生物制药研制,药物中的抗体单域AFAIKL2片段由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的生物科学研究所(NRC-IBS)开发,连接的药物为尿素酶(巨豆)。该药专门用于肺腺细胞癌,最小化与其他组织的交叉反应性。AFAIKL2通过与癌胚抗原相关细胞黏附分子6(CEACAM6)结合,把L-DOS-47定位到肿瘤细胞,使尿素酶发挥酶的作用,在肿瘤细胞位点创造出一个细胞毒性的微环境,从而杀死肿瘤细胞。

11.Isactuzumab govitecan(IMMU-132):该药由Immunomedics公司研制,通过DOCK-AND-LOCK蛋白链接技术将人源化的单克隆抗体hRS7和SN-38连接在一起,拟用于治疗肺癌、结肠癌和胰腺癌等。hRS7靶向滋养层细胞表面抗原(TROP-2),也是我们常说的上皮糖蛋白1-抗原,这种抗原在多种人类肿瘤细胞上高表达。其对于胰腺癌的适应证已于2014年10月在欧盟获得孤儿药资格,而在此之前胰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的适应证也已获得FDA的孤儿药认证。目前,该药在美国处于Ⅰ/Ⅱ期临床试验阶段,用于治疗各种上皮细胞癌。

12.Indatuximab ravtansine(BT-062):本品由Biotest公司研制,由靶向CD138的单克隆抗体和美登素的衍生物(DM1和DM4)组成,主要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目前,该药在美国处于Ⅰ/Ⅱ期临床试验阶段。

13.glembatumumab vedotin:该药由CuraGen公司(现Celldex Therapeutics)研制,用于治疗乳腺癌和转移性黑色素瘤。该药由全人源化的IgG2单克隆抗体(靶向糖蛋白NMB)偶联一种MMAE构成,目前在美国正在进行三阴性乳腺癌的Ⅱ期临床研究。

14.Coltuximab ravtansine:该药由Sanofi和ImmunoGen公司共同研制,由一个人源化抗-CD19单克隆抗体和美登素衍生物(DM4)组成,用于治疗包括非霍奇金淋巴瘤的B-细胞恶性肿瘤。目前,该药在美国治疗弥漫型B大细胞淋巴瘤的临床试验正在开展。

15.Moxetumomab pasudotox (CAT-8015,formerly GCR-8015):该药由Genencor公司原研,2005年被剑桥抗体技术公司(CAT,属于阿斯利康公司)购买,同时购买的还有该药的第一代产品CAT-3888。CAT-8015为CD22单克隆抗体与假单孢菌外毒素(PE38)的偶联物,体外研究显示,其对儿童B-ALL样本具有治疗活性。目前已在无响应或复发性多毛细胞白血病患者中开展Ⅲ期临床试验。

16.伊珠单抗-奥佐米星(Inotuzumab ozogamicin):该药由辉瑞公司原研,是由靶向于CD22的一种单克隆抗体和一种细胞毒性制剂奥佐米星组成。CD22是一种细胞表面抗原,表达于约90%的B细胞恶性肿瘤上。当Inotuzumab ozogamicin结合至恶性B细胞表面的CD22抗原后,被内化进入细胞,奥佐米星被释放出来进而摧毁细胞。2013年,辉瑞宣布终止其治疗复发性或难治性CD22+侵袭性非霍奇金淋巴瘤的Ⅲ期临床研究,然而,仍将继续在成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中开展Ⅲ期临床试验。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