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中国将继续开放医疗健康市场

2014/09/04 来源:财新网
分享: 
导读
最近,国家卫计委和商务部近日发布了《关于开展设立外资独资医院试点工作的通知》,允许7省市试点设立外资独资医院,该信号意味着中国对外开放特别是服务业开放的进一步扩大。


国家卫计委和商务部近日发布了《关于开展设立外资独资医院试点工作的通知》,决定在北京、天津、上海、江苏、福建、广东、海南7省市开展设立外资独资医院试点工作,外资独资医院的设置审批权限下放到省级。

允许7省市试点设立外资独资医院是一个积极信号,意味着中国对外开放特别是服务业开放的进一步扩大。

经济学人智库曾发布一份报告称,中国已在2013年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医疗健康市场,到2018年,中国年度医疗健康支出可能将达到9000亿美元。尽管中国市场潜力很大,但挑战依然存在,比如地区间贫富差距、城镇化和污染,以及各地用于社会保险的资金和医疗卫生基础设施质量存在巨大差距。

经济学人智库中国研究副总监刘倩、医疗咨询业务大中华区主管丘琪铮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都表示,中国将会进一步开放医疗健康市场,放开管制。中国今后的医疗健康市场会在面向高端人群和普惠性覆盖中一起前行。

财新记者:中国已在2013年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医疗健康市场。根据经济学人智库的预测,到2018年,中国年度医疗健康支出可能将达到9000亿美元。目前中国的医疗健康市场情况如何?

刘倩:无论是站在消费者的角度,还是站在制造者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医疗行业都是中国乃至全球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

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中国目前已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的市场。我们预测会从2012年的4500亿美金的市场到达2018年的9000亿的市场。尽管到2018年可能依然无法赶超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市场,但是距离会缩短不少。

我们从制造者角度来看也是这样,中国依然有着廉价劳动力的优势。虽然医疗业是属于对技术要求更高的行业,相比以往,中国现在的工资水平和之前相比也已经有很大提升,但是还是有比较大的比较优势存在。

所以会有更多的医疗行业选择把他们的生产和研发转移到中国来。除了劳动力的原因外,要获得当地的消费者认同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财新记者:随着中国老龄化人口的不断增多和趋势的深入,他们对于医疗健康市场来说是一个机遇还是危机,各个年龄段对于医疗的需求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丘琪铮:我觉得从政府的角度来看,这是个危机,因为它覆盖越广,经济上的压力也越大。

但我们的客户大多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机遇。因为在中国,医疗的需求是老年人,尽管老年人经济能力和经济观念并不一定能承受。可是付费的不一定是老年人,通常是他们的子女。

医疗消费市场也存在“421法则”(在一定的地域范围内,当涉及某一消费领域时,在绝大部分消费者头脑中有几乎相同的品牌排序。在市场占有率上,第一被想到的品牌占40%左右,在其他名次上,有近似成倍递减的特点,也就是说第二位和第三位的分别占20%和10%左右),通常来说公司去推销保健品都是针对买的那个人,这个角色通常是妈妈,并不是祖父祖母或者外公外婆。她会决定整个家庭的医疗消费应该是怎样的。

另外,从老年人的需求来看,养老院在中国就有非常大的市场,现在很多机构在其中有了非常多的投入。一些服务类,比如体检也有非常快的成长。因为实际上很多疾病都是老龄造成的,所以说会带来更多的机遇。

财新记者:中国当下的医疗保险制度对于中国的医疗健康市场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丘琪铮:现在的公立的保险主要还是集中在“有病会帮你治病”的环节上,很少有预防性的干预。但是现在的好处就是有重病的话至少可以有基本的医治,因此很难笼统说他对医疗健康市场有特别的突出作用。

刘倩:从政府的角度,它更关注的是基本的保障,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不可能担公民所有的医疗需求,所以政府强调的是基本需求的覆盖,现在也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做的还不错,快达到百分之百。

总的来说,政府改革一直在做,包括我们今年看到一直有消息出来,政府想把私营的民营企的相关力量带进来,这样做是对的,政府把老百姓的最基本的做好。但是即便如此,这也是有缺陷,有大的鸿沟存在。就像你刚刚问的机遇和挑战,这样一个大的危机也是很好的机遇。

中国今后的医疗健康市场会同时在面向高端人群和普惠性覆盖中一起前行。

财新记者:不久之前,北京、天津、上海、江苏、福建、广东、海南7省市被允许设立外资独资医院。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包括GSK在内的多家药企受到了中国政府部门的调查。你们认为,中国的医疗健康市场是否还会保持继续开放的态势?

刘倩:我觉得这两件事要分开看,但什么时候政府改方向,我们是难以知晓的。但是我可以相对比较有信心的说,总体来看,中国政府仍在继续开放市场,放开管制,甚至默许大家可以先去做,然后再去获得审批。

GSK事件更多是一个腐败事件,这个跟放开医疗市场并非密切相关,这是政府抓的另外一条线。在抓这条线的时候有的人做的不规范,不符合法律而被抓进去了,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整体医疗市场加快竞争,放松管制这个方向是没有变的。

把市场放开,把市场盘活,这肯定对老百姓是好事,从政府的角度来说,政策肯定是为这些服务的,但是要做到这一点是很远期的事情,不是仅仅把外资引进来就够了的东西。

之前的盘子太大,总要一步一步的做。政府的角度来说,把这块做好还是会让老百姓得到更好的服务,因为大家的需求在这里,你的供给怎么更好的去迎合,去平衡这种供给关系。

丘琪铮:GSK事件与市场开放是没有冲突的。开放市场讲究的是降低成本,提高服务质量。把GSK这些不符合商业规范的事情去除,就是在降低成本。

同时,开放市场也带来了竞争,提高服务。政策是慢慢放开的,之前是说外资可以进来,现在则是在某些城市,外资可以独资,可以感觉到态势明显在往开放的方向走。

短期内可能还没办法改变这个市场,因为现在还是公立医院占主导,公立医院可能占门诊的绝大部分。把外资带进来,肯定还是想提高整体水平,提高竞争,但完全颠覆不大可能。

我认为政府允许外资独资设立医院,最大的考量是为老百姓的福利。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