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投过华大、步长、美年健康的黄反之:为何未来首富定会来自医疗健康行业?

2016/08/31 来源:价值投资之道
分享: 
导读
2016年8月16日,在由投中信息、《投资中国网》举办的“2016年中国投资年会.深圳”上,分享投资管理合伙人黄反之发表了主题为《精准医疗时代的投资机遇》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未来首富一定会在医疗健康行业?

马云说,未来的首富一定会在医疗大健康行业,为什么他会这么说?在2015年,中国的医疗健康市场规模已经超过4万亿。而大家预计在未来5年,也就是到2020年,这个规模会达到8万亿-10万亿。如此巨大的市场、如此高速的成长,当然应该是资本的追逐点。

美国过去三十年的资本市场各个行业的指数中,医疗健康指数在过去三十年的长周期里,是超过其他所有行业的,只是在九十年代末,互联网泡沫时,互联网的行业指数曾经超过它,当然很快就回落了。

日本GDP的增长,逐年下滑,甚至出现了负增长。而日本人口老龄化逐渐加剧。医疗支出占GDP的比重也是逐年攀升。中国情况恰恰是跟日本相似的,我们的经济增长乏力,人口老龄化加剧,人口红利消失,医疗支出在逐年攀升。

中国现在已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中国的人均医疗支出占GDP的比重,按照官方统计,是排在全球第十二。但是可能大家不会相信,我们估计起码在三四十名开外。但这更说明,中国的人均医疗水平和我们的经济地位是不相称的,这恰恰说明中国的医疗支出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这个也恰恰是我们投资医疗的机会。

我们再从天时地利人和,去看看现在医疗健康产业是不是正恰逢其时。

首先从国家的政策,这些年国家提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特别是针对新药研发、器械创新、生物技术,国家出台了大量的支持政策,各地新建了大量的园区,国家提供了很多绿色通道,对医疗健康产业的发展都是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再看看现在国家的创业环境,产业链是不是完善?产业的集群效应是不是突出?我们不能说现在全中国都是医疗健康创业,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在北上广深加苏州已经形成了群集的效应。

比如,在深圳我们已经形成了以华大为龙头的生物技术的集群,以迈瑞为首的医疗器械的集群;在苏州形成了以高新区、苏州工业园为首的主要是涵盖生物技术和PUCT检测的集群;在上海形成了新药和器械为主的集群;在北京形成了以生物技术、新药研发、器械综合性的产业集群。这些产业集群的成熟,其实也意味着产业链的完善,意味着人才供给的保证。

创业也好、投资也好,其实关键的核心还是人。在人这个方面,我们也看到可喜的变化。如果在五年前谈新药,其实在中国根本无从谈起,因为那个时候中国没有一个真正的新药。

但是这些年,随着大批海归的回归,特别是千人计划的提出,我们在新药研发、生物器械方面出现了非常可喜的变化。过去这两年,我们出现了信达这样的新药企业,真正获得了国际上的认可,中国人在新药研发上真正开始了一席之地,而且这种趋势还在加速。

我们也不能不提,中国的资本市场的支持。大家都知道,过去的A股市场首先要求的是财务指标,而对于创新类的企业,特别是新药研发、生物技术,他可能要面临长期的没有现金流的阶段。而我们认为新三板的推出,实际上对这类创新企业是非常大的鼓励和支持。

很多人认为新三板没有价值,我们不这么看,举个例子,张江医学园区有一个公司在2014年8月份挂牌,到2015年的2月份六个月里融40次,每次都1个亿,估值40多亿,大家想想如果没有新三板,这样的企业到哪里融资,中国的资本市场对他们根本不开放。这样就像美国的纳斯达克,它已经在资本的梯次上形成了一个机制,形成了对创新、高风险科技投入的支持。

美国的纳斯达克在临床二期的新药最高估值可以到17亿美金,临床三期的新药最高估值可以到70多亿美金。我们有望在中国将来也看到这样的局面出现。

在精准医疗时代到底要投什么?

从细分领域来说一说,首先还是生物技术。因为精准医疗时代的到来,主要就是得益于生物技术的发展,得益于基因组学、代谢组学等各种生物组学的发展,使得我们能够对很多疾病的致病因子精确掌握。可以使得,我们采用个性化、精准的治疗方法,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

而未来,我们认为生物技术一定还是沿着基因、蛋白两大主线发展,所以我们更看好那些可以利用基因蛋白检测去做到疾病的早期诊疗,做到疾病的药物治疗这样一些技术。

实际上,精准医疗的瓶颈在大技术。未来海量的数据,带来的就是能不能把海量数据变成医生、患者、药厂等等可以应用的可视化的产品,其实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看到有美国主流国家数据库等等从事生物医疗大数据的公司,他们的估值都是在10亿美金以上,而他们都是在2014年以后创立的。所以,未来也给这些从事生物医疗大数据的公司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第二类,就是关于创新器械。器械有成千上万,我们不可能什么都投,我们要投什么?从我们的观点来看,我们认为微创一定是持续看好的一个细分领域。大家想一想,如果能微创的手术,干嘛要开刀,包括心脑血管的微创,包括骨科等等的微创,在未来都会有非常好的空间。

第三类就是再生医学。我们前面说的,细胞治疗、免疫细胞、干细胞、生物材料、生物3D打印等,对于未来人类寿命的增长,对于疾病的治疗防治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第四类,是机器人。机器人对我们来说可能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东西,但是真正的机器人包括手术机器人、康复机器人,我们都还没有看到大规模的临床应用,为什么?是因为几个原因,一是成本过高;二是材料的千变性有待解决;三是电池的续航能力;四是生物传感;五是机器人和人之间的穿透性。但是,这恰恰意味着机器人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也是很好的创业投资机会。

第五类,是神经调控。像帕金森、老年痴呆,这些病迄今为止,也没有特别有效的治疗方法,如果有谁能够在这个领域做成很好的产品当然会成为投资追捧的对象。

此外,还有IVD(体外诊断产品)和POCT(即时检验)。我们看到,IVD和POCT已经离传统的器械越来越远了,它反而是离生物技术越来越近,过去认为,做体外诊断因为要设备就归为设备类。但是未来它们更重要的是它的试剂。

我们看到,IVD和POCT也是得益于生物技术的发展,使得我们能够确定更多的标志物、检测方法和捕获技术,所以它越来越偏向于生物技术。在这一类也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全球大概将近10%,中国将近复合增长20%多,所以这里面的创业的项目非常多。

关于新药研发,五年前我们无从谈起新药,但是现在这些年这个情况在改观。所以我们还是非常看好未来中国新药的发展,特别是一些靶向、中流,一些针对心脏病和肝癌这样的治疗的药物,我们都很看好的。

以前,我们是不看好中国的仿制药,但是现在我们也看好仿制药,主要是因为过去中国的仿制药审批很容易,非常混乱,达不到原药的效果。去年药监局开始进行加强一致性的评价,所以它对仿制药会重新管理,这也意味着未来真正的首仿药是有价值的。

我们不太看好综合医院,因为综合医院投资巨大,需要你这个团队有很强的营运管理能力,投资回报周期非常长,受政策的限制非常多。我们是看好那些专科的连锁的容易复制的比如齿科、眼科、耳科、妇科、骨科这类的。我们也看好社区医疗、康复中心、体检中心这类的。

最后说说移动医疗,这是非常这两年非常热的话题。过去我参加很多的医疗论坛,大家必谈的话题。但是,我从今年感觉到,这个热度大幅下降,好像很多的医疗论坛就避谈移动医疗,在过去热钱的追捧下,也催生了很多公司,但是我们现在来看看这些知名的移动医疗公司有几个活得好的?大多数都在濒临死亡的边缘。

我们投资移动医疗的逻辑,恰恰不同。我们认为,真正值得投资的移动医疗要具备这四个特性:首先你要选择细分的大病领域;第二要重度垂直介入;第三要抓住医疗资源的核心。 [size=1em]当下中国医疗资源的核心一定还是好医生、好医院。第四要能够解决用户的刚需,产生黏性,让用户或者医院愿意去付费,能够产生现金流。

所以,具备这四个特性的移动医疗,我们才认为是好的移动医疗。大家去对照现在市面上热点的移动医疗,你就会发现他们都不具备这些特性,所以是他们难以为继的原因。

分享投资在医疗健康领域投了什么?

结合我们投的案例,像生物技术领域,华大基金就不用说了。像泛生子也是我们投的明星企业,我们一年前投的,它也是利用基因检测做癌症的检测。未来像抗体药物、生物芯片方向延伸有很大的潜在价值。生物大数据,碳云科技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他都是一流的。

在再生医学领域,我们投了免疫细胞治疗、干细胞治疗,还有医用3D打印,像迈普生物医学也被评为年度最佳投资案例。其实我们投的杭州的捷诺飞也是非常好的生物医药3D打印的项目,他打印人体的肝脏、肾脏器官组织。这两项不光是在国内领先,在全球都是领先的。

还有其他的器械我们也投了很多,像江丰生物、韦睿对我们国家渗透服务的格局和商业模式发生根本性的颠覆。像江丰生物对我们国家病理服务的市场和模式也会发生很大的改变。

我们现在投了七个诊断,在今年下半年我们可能还会再投4-5家诊断。之所以在诊断领域广泛布局,因为它是全球医疗细分市场增长最快的细分领域。但是我们不去投一些常规的成熟的检测,我们是侧重在免疫诊断、分子诊断这些比较高端的,还有POCT。未来的一定是向POCT发展,也就是更加小型化、家用化、远程化、互联网化。

在药物来说,我们过去投的相对少,其实几年前你就找不到真正的新药,但是这两年我们看到可喜的变化,步长药业已经过会了,我们估计会在1500亿-2000亿之间。长森药业有四个新药在研发,也有十来个首仿药在研发。

关于医疗服务,我们看好那些有平台价值的,或者说对医疗服务模式有根本改变的,能够对现有效率提高的这几类,像美年大健康,毫无疑问现在是体检中心的老大。我们投的张强医生集团一定是医生集团跑在最前面的。还有我们投的贝壳社,它是一个新型的医疗健康创新创业的平台,可以理解为创业工厂,但是它比创业工厂的发展速度快多了,因为它是互联网化的。

关于移动医疗投资,我们有四个标准,重度垂直、细分领域切入、抓住医疗资源核心、可以产生现金流,我们都是投的这种的。打个比方,我们投的扁鹊急救,医院愿意付费、患者愿意付费,不像一些移动互联网公司天天烧钱,几千万的用户产生不了变现。像华夏病理,抓住了医生这个稀缺资源,我们国家的病理医生如果按照美国的人口配比应该有10万以上的,但我们国家只有不到1万人,有90%在华夏病理,这种稀缺资源如果被你抓住了,他变现还找不到出路吗,他可以改变现有病理服务的市场和业态。

最后,我介绍一下分享投资,我们是一家国内的VC机构,2007年成立,目前专注于医疗健康和互联网两个领域的早期投资。我们是标准的VC。目前管理资金规模40多亿,投了100多个项目,其中有40多个是生物医疗项目。我们从2014年发起第一期已经投完了,目前第二期基金正在投资进行中。我们的医疗投资案例,IRR还是比较高的。

分享投资的理念是,希望能够和大家更多合作。今天我讲的,可能是一家之言,未必正确,如果有什么疑问的也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