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试管婴儿第一股”现身新三板!4800亿“造人”市场莆田系扎堆中低端

2016/03/21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分享: 
导读
随着我国育龄男女不孕不育率的持续走高,试管婴儿市场将是一座巨大的金矿。根据统计局数据估算,我国不孕不育医疗服务行业规模可达到4800亿元。新三板即将迎来一家专业“造人”的公司——长沙高新医院股份有限公司,其专攻不孕不育和辅助生殖,将是中国资本市场上最正宗的“试管婴儿第一股”。


新三板即将迎来一家专业“造人”的公司——长沙高新医院股份有限公司,其专攻不孕不育和辅助生殖,将是中国资本市场上最正宗的“试管婴儿第一股”。

随着我国育龄男女不孕不育率的持续走高,试管婴儿市场将是一座巨大的金矿,长沙高新医院在新三板转让说明书中称,根据统计局数据估算,我国不孕不育医疗服务行业规模可达到4800亿元。

记者深入调查发现,巨大的利润也带来行业的乱象,比如一些小医院依靠广告的“轰炸效应”吸引客流,而没有获得资质的医院要么挂羊头卖狗肉,要么扮演中介角色游走在灰色地带……

中国企业拥抱资本的热情正在与日俱增,如果不出意外,新三板(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即将迎来首家专业“造人”的公司。

3月4日,主攻不孕不育和辅助生殖的长沙高新医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沙高新医院)在新三板披露公开转让说明书。其挂牌成功后,将成为国内资本市场最正宗的“试管婴儿第一股”。

记者发现,在规模达到4800亿元的不孕不育医疗服务市场中,获得国家卫计委批准开展辅助生殖技术的“正规军”寥寥可数。尽管上千规模的莆田系民营医院在不孕不育服务上扎堆多年,但真正能染指试管婴儿这一领域的却屈指可数。

利润比肩整形美容

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长沙高新医院成立于2012年底,截至目前已累计完成试管婴儿超过2000例,临床受孕率高于50%。长沙高新医院还提供不孕不育专业检测和诊断、中西医结合治疗、人工授精等医疗服务,自主研发三种专治不孕不育的中药制剂。

尽管长沙高新医院是湖南民营医院中为数不多获得试管婴儿牌照的“正规军”,但每年的接诊数量并不算多。湖南当地某知名医疗机构一位不愿具名的副主任医师向记者介绍,同样位于长沙的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以下简称中信湘雅)是全国规模最大、完成试管婴儿周期最多的医院,去年已经超过3万周期,另外一些实力较强的大型医院可以做1万到1.5万周期。

实际上,开展试管婴儿是一个完整、复杂的系统工程,几乎是目前治疗不孕症的最高医疗技术。“长沙高新医院做试管婴儿的时间比较短,2012年才开始,一年做的周期数不算多。总体来说,民营医院的医疗技术、团队经验和综合实力还是与公立医院有些差距。”上述不愿具名的副主任医师表示,大部分医院完成试管婴儿的平均成功率在40%~50%之间,只有少数顶尖水平的能达到60%以上。而一些民营医院为了招揽病人,会把成功率报高。

辅助生殖服务有着相当可观的毛利。股权转让说明书显示,2014年和2015年,长沙高新医院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3.74%和53.24%,其中2015年医疗服务收入毛利率高达63.08%。相比之下,口腔医疗毛利大约30%~40%,商业体检医院毛利40%~ 50%。而“整形第一股”华韩整形(430335)去年毛利是62.28%,丽都整形(834480)毛利是63.59%。

行业规模可达4800亿

诱人利润之外是更加广阔的市场前景。业内人士王先生对记者谈到,目前国内做一次试管婴儿单价在3万元~4万元,考虑到30%到50%不等的成功率,大部分夫妻要尝试多次后才有可能完成。

长沙高新医院也在转让说明书中将试管婴儿业务的前景描述为一座巨大的金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估算,假设我国不孕不育患者有4000万人左右,其中20%接受治疗,按照1/3的成功率,国内不孕不育患者理论空间可达到2400万例。假设每例患者治疗不孕不育平均花费约2万元,则不孕不育医疗服务行业规模可达到4800亿元。

“现在不孕不育概率非常高,市场还会进一步扩大。”试管婴儿APP“趣孕”联合创始人余攀告诉记者,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不孕不育将成为仅次于肿瘤和心脑血管的第三大疾病,在美国试管婴儿的整体出生率约占出生人口的1.5%,上海也已接近1%。

今年1月,重庆市人口和计划生育科学技术研究院工作人员也曾对外表示,一线城市试管婴儿手术平均需排队半年以上,处于严重供不应求状态。

中信湘雅一位有着二十多年临床经验的专家也表示,医院一天要接待上千名患者,普通医生一上午就得看50~60个号,连上厕所的机会都没有。随着国家放开二孩政策,前来治疗的夫妻应该会越来越多。

莆田系尚未占领高端市场

在求子若渴的市场背后,是遍地开花的不孕不育医院。但记者调查发现,占据国内民营医院市场半壁江山的“莆田系”却并未占领试管婴儿这块高端市场。

如果在网上搜索“不孕不育”,排名靠前的医院基本为莆田系名录下的民营医院,但如果以“试管婴儿”为关键词,情况则不然。广州一家莆田系民营医院的市场部人士私下对记者透露,由于门槛限制,很多医院不具备开展试管婴儿业务的资质,只有一些医院通过与泰国合作的方式,为有需求的患者提供中介服务,但收费相对国内医疗机构要高很多。

国家卫计委官网显示,截至2012年12月31日,全国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机构共356家。近三年来,大多地方政府均未新增审批辅助生殖机构。记者根据名单粗略统计,民营医疗机构不到15家,几乎不见莆田系身影。

前述副主任医师称,由于国家卫计委明确规定只有拥有资质的机构才能进行试管婴儿手术,莆田系民营医院偏低端,基本只能从事普通的不孕不育咨询和治疗。

前述中信湘雅专家直言,尽管近年来国家一直大力鼓励社会资本办医,但民营医院仍存在准入、土地、财政、医保、人才等方面的问题。从三甲医院的情况来看,绝大多数医生的学历都是研究生,大部分人也不愿意去民营医院,后者只能招到退休后的老医生或刚毕业没有经验的医生。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