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生物制药业成为2015年全球股市大赢家,礼来、BMS领衔

2016/01/12 来源:新康界
分享: 
导读
在一个原本对上市投资嗤之以鼻的平淡年份,2015年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增长了两位数。2015年对于那些在2至3年前买入生物技术股票的投资者来说是一个最佳的时机,他们获得的收益将创造自2013年至2014年的新高。


人类已经无法阻止生物技术股票牛市的脚步,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生物技术股票继续保持住这种牛势。但2015年第二季度出现了一场血淋淋的教训,大大小小的生物技术公司的股票在低位运行并且持续不断地剧烈震荡,直到年末才略微翻红。

与前年不同,在2015年年中的生物技术股票的一轮疯狂牛市后,投资者们的热情被用尽,生物技术股票开始走低,斩去了今年以来的所有盈利,2015年的信任危机意味着美国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仅能维持在6月的峰值,这其中当然包括了一批大赢家和输家,但是,考虑到其他许多大盘指数下跌,生物技术股票仍然是一种体面的投资。

当然,2015年对于那些在2至3年前买入生物技术股票的投资者来说是一个最佳的时机,他们获得的收益将创造自2013年至2014年的新高。其中,3年前买入美国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股票型基金的投资者,如果在7月份出手的话,将获得3倍的收益。

实际上,2015年全年美国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仅11%的涨幅被投资时间不到5年的投资者们认为是一种失败。而对于那些经历过上一轮牛市的投资者来说,可能会更加乐观一点,毕竟2001年末至2011年末,美国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仅累计上涨了7%。


大型制药公司中的赢家

对于代表美国道琼斯制药指数的大型制药公司来说,2015年这一指数仅上涨了4%,但相比于2015年全年下跌2.3%的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这一年还是温和的。对于传统的大型制药公司来说,赢家和输家虽然数量相当,但是赢家的体量超过了输家。

其中,最近刚发布2016年公司指引的礼来是最大的赢家,2015年股票价格上涨了22%,考虑到该公司主要的内外部研发项目并不能总是击中目标的情况,这给了人们一种意料之外的惊喜。5月至6月,当投资者们期待抗淀粉样β蛋白单抗solanezumab用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Expedition-EXT临床试验鼓舞人心数据即将公布的时候,礼来的股票大涨。

百时美施贵宝拥有增长最快的PD-1肿瘤免疫治疗药物Opdivo(nivolumab)和其一系列扩大适应症的复方制剂的临床试验,因为该公司凭借17%的涨幅,当之无愧地占据第二名。

2015年大型制药公司股价的赢家和输家


2015年,尽管赛诺菲的糖尿病治疗业务面临重压,但该公司还是重新赢得了投资者们的青睐。但是在新任CEO Olivier Brandicourt的带领下,开展了一些授权和更多并购的意图让股东们重新拾获信心,及该公司在面临后来得时(Lantus、甘精胰岛素)时代的挑战时能完成华丽的转身。

从输家的角度来看,即使按照1股换2股来计算,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仍然是最大的输家,2015年该公司股价暴跌了52%。考虑到艾伯维在丙肝市场的表现不错,并已经通过并购Pharmacyclics获得用于治疗套细胞淋巴瘤的抗肿瘤新药依鲁替尼(Imbruvica、Ibrutinib),该公司股价下跌9%实在是在人们的意料之外,看起来还是修美乐 (Humira、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入市所导致的不确定性看起来给艾伯维的股票造成了重创。

诺华股价下跌7%同样令人费解,尤其是该公司已经成功登上了全球制药业销售冠军的宝座,且2015年还上市了备受瞩目的慢性心衰药物Entresto(沙库必曲、缬沙坦复方制剂)。诺华在呼吸系统治疗药物市场面临的价格压力可能是一个诱因,其中慢性阻塞性肺病治疗药物茚达特罗、格隆溴铵复方制剂(Ultibro)、格隆溴铵 (Seebri) 和茚达特罗(Arcapta) 2020年的销售预测在过去的18个月内已经被削减至8.36亿美元。

其他大鱼

在其他大型传统生物制药公司中,诺和诺德表现非常抢眼,股份飙升了54%,市值增加了30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盈利来自于年初,诺和诺德宣布已经全部收集齐了向FDA递交长效胰岛素德谷胰岛素(Tresiba)所必须的心血管方面安全性临床试验数据,于2015年3月27日向FDA提交了上市申请,并最终于2015年9月30日获得FDA的批准。

2015年其他大型制药公司股价的赢家和输家


再生元凭借32%的涨幅位居第二,这主要是得益于与赛诺菲合作研发的前蛋白转化酶枯草杆菌蛋白酶Kexin-9型(PCSK9)抑制剂Praluent(alirocumab) 在2015年6月25日成功上市,与此同时,该公司与赛诺菲合作的其他项目在商业和临床研究上表现也比较出色。

与在大型制药公司排名中的输家阿斯利康一样,百特国际股价暴跌48%是受外部因素影响,主要是由于其旗下的生物制药业务Baxalta被剥离出来成立一个单独的公司。与此同时,瓦兰特的股价深受其定价行为被披露所带来的冲击,跌幅也达到了29%。夏尔求购Baxalta,却不合时宜的遇上夏季股市的动荡,并且也没有获得该公司所期望的股东支持,因此成为输家第三名。

总体说来,在一个原本对上市投资嗤之以鼻的平淡年份,2015年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增长了两位数,还是增加了收益。2016年生物制药业能否保持增长目前尚不明朗,毕竟2015年的最后6个星期对2016年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迹象。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