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优达携手中科院遗传所共同举办基因组学研讨会,想不想免费参加?
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浸染投资圈15年的吉冬梅:抓住黎明前的黑暗,比别人早走半步

2016/01/01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分享: 
导读
金浦医疗健康基金创始合伙人兼总裁吉冬梅投资的金风科技和海利得,均在2年后成功IPO,首日投资浮盈分别超过123倍和5倍。


感恩节前夕的上海依旧冬风凌冽,金浦医疗健康基金创始合伙人兼总裁吉冬梅早早结束工作,穿过车水马龙的汉口路,来到位于上海公共租界申报馆旧址的咖啡馆。

今天她要在这里举办一场分享会,到场者是她曾经负责投资并伴随其成长的企业家以及自己的有限合伙人,更为微妙的是很多合伙人正是她曾投过的企业家。

一如她为这场分享会命名的主题,感谢有你,让我超越自己。毕业之后放弃药企或实验室搞科研,懵懵懂懂闯入投资圈,一做就是十五年。投资的金风科技和海利得,均在2年后成功IPO,首日投资浮盈分别超过123倍和5倍。

而后投资的双箭股份、未名医药也相继上市获得逾10倍的回报。今年5月,吉冬梅创办成立了专注医疗健康的金浦医疗健康基金,半年时间就投资了9家公司。

“运气太好了,仿佛冥冥之中有安排。”眼前的吉冬梅并没有职场女强人的压迫感,她温婉尔雅,长发自然挽向一侧,讲起话来柔声细语,不疾不徐。

从海通证券投资银行总部项目经理、国际业务部高级经理到海富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等,她拥有15年的投资银行和股权投资相关经验,是一位温柔却充满韧性的投资老兵。

缘何进入投资圈,时光倒回至大学的实验室。在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吉冬梅度过了自己的大学及研究生生活,本科学习微生物和生物工程,研究生学习遗传和遗传工程。在她的记忆里,无数个埋在实验室,通宵做实验的经历让她刻骨铭心。

“做科研真的很苦,实验不能暂停,不能重复,很多时候假定思路正确,仅仅因为换了一个试剂的品牌就导致实验失败,你会怀疑实验设计出了问题,太多盲点。”从技术转化为产品漫长且艰难的过程,吉冬梅有过切身的感受。

吉冬梅的导师是谈家桢的第一代弟子,有个性且不喜欢屈服,他经常带领学生接触市场化的项目,参与谈判。吉冬梅清楚的记得导师的冰箱里有各种各样的宝贝,结果因为价格没谈妥,很多产品失去价值。

“一方面搞科研的非常辛苦,另一方面市场又在到处搜寻科研成果,信息非常不对称,好不容易碰到一起,又因为认知理念不同,不能嫁接起来。”

虽然当时的思路并不清晰,但将技术进行商业化转化的想法就此埋在吉冬梅的心里。毕业之后,吉冬梅加入一家上市公司负责生物医药投资,进入投资圈。

金风科技被吉冬梅称之为“改变职业生涯”的投资项目。它是国内最早的风电技术设备研发和制造企业,2004年初吉冬梅接触到这家公司。在风能认知并未普及的当时,一家位于新疆的小企业,在市场没有全流通的前提下,按照市盈率谈投资,高昂的价格让很多人难以理解。

吉冬梅敏锐地嗅到市场机遇,这样的敏感性正源于此前她曾接触过无锡尚德。这是一家太阳能电力公司,2002年,当时太阳能的成本是火电的十多倍,没有政府补贴,第一条试生产线刚刚运行,如何赚钱,吉冬梅百思不得其解。

为此吉冬梅做了大量市场调研,了解可再生资源产业链。当接触到金风科技,尚德恰好在一级市场被认可,吉冬梅敏感地嗅到市场的趋势和拐点。

回归当时的市场环境,风电成本是太阳能成本的六分之一,全国只有两家风电企业,没有政府补贴,整个行业存在巨大市场潜能。做桌面研究、了解市场环境、采访专家、调研竞争对手、接触团队,吉冬梅频频飞往新疆将自己完全沉浸其中。

“运气好到乘飞机,我在翻风电相关资料,坐在我旁边的人就是上海交通大学研究风电的专家。”吉冬梅兴奋地说道。她笑谈为了这个项目自己还掉了一颗牙,因为发炎来不及治疗,最后不得不拔掉。

也许唯有足够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幸运也总是垂青于有准备的人。伴随产业调整及政策红利,金风科技两年后上市,4000万投资账面浮盈最高时60亿。

复盘投资历程,吉冬梅认为成功的关键点在于抓住了黎明前的黑暗,比别人早走了半步。

同时期接触该公司的投资机构,仅晚了两个月,价格已是她们的三倍,一年后价格更翻至20倍。“早有准备,早思考,才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机会。”吉冬梅说。

投资海利得则为吉冬梅的投资生涯上了另外一课。2005年,吉冬梅将福布斯潜力企业榜单中的所有企业全部了解了一遍,亲自敲门接触到这家公司。

投资的过程充满争论,当时行业普遍认为涤纶工业长丝已经产业过剩,甚至有股东将红头文件放在吉冬梅的办公桌上,建议她要谨慎考虑。

面对详实的调研数据,吉冬梅坦言当时的自己面临极大的压力,她选择沉下心来继续亲自调研。走访了竞争企业、行业协会专家之后她发现,事实上行业并未过剩,只是八家较大的竞争对手形成战略联盟,垄断行业信息,不希望竞争对手进入。

“人很容易人云亦云,尤其是投资,热点起来,甚至还没弄清楚就容易跟,投资必须保持独立判断,要有自己的认知。”吉冬梅说。

“金风科技和海利得是我刚开始做的两个项目,一下子让我看到了投资真谛。”丰厚的投资回报之外,吉冬梅清楚明白了优秀的企业应该具备哪些因素,投资时机如何把控,趋势之下团队的作用以及独立思考的重要性。

“投资需要专注,才能发挥协同作用。”在投资圈浸染十多年,这是吉冬梅一直思考的问题。

今年五月,吉冬梅回归医疗健康,创办了金浦医疗健康基金,成为金浦投资旗下专注于医疗健康行业股权投资的专业型基金管理公司,首期封闭6.8亿人民币。

在吉冬梅看来,医疗健康行业毋庸置疑是典型的“大、长、新”的行业,即行业发展前景空间足够大,足够抗周期,同时又在拐点上拥有足够快的发展速度。

其次与其他行业不同,医疗健康产业具备很强的专业门槛,自身的生命科学专业背景恰好可以发挥出来。

吉冬梅将投资锁定四个细分领域,生物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移动医疗等。伴随投资项目进展,吉冬梅发现大医疗健康产业之下,生物技术、制药以及医疗机械机会颇多。

首先,纵观海内外生物药销售占比,2013年全球生物药销售额达14333亿元,占整个药品销售额的31.8%,同期国内生物药销售额达2381亿元,仅占整个药品销售额的11%。

同时,2014年全球10支销售量最高的药品共创造了830亿美元的市场价值,其中7只生物药,市值共计600亿美元。生物药销售上升空间和发展潜力一目了然。其次从投资角度而言,考虑到退出和收益,生物制药的并购议价也比较高。

吉冬梅更观察到两个微环境的变化。

第一,越来越多的海归选择回国在生物医疗领域创业。“生物医药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专业性太强,中国的生物制药技术比国外落下很多年。

之前不具备这些条件,伴随政府鼓励,80年代底留学潮出国的海归已经在海外20多年,具备一定的技术和经验,海归潮带动国内生物医药春天的到来,可以找到很多宝贝和金子。”

其次,从美国礼来制药与信达生物制药合作来看,跨国之间的技术合作已经形成可能。“天时地利人和,适逢其时,又到了投资的最佳阶段。”吉冬梅说。

目前金浦医疗健康基金已经投了9个公司,有8个是医疗健康领域。其中3个药物项目分别是溶瘤病毒药物、吸入制剂、基因治疗成药相关产品。5个医疗器械项目涉及脑震荡和老年痴呆检测、取栓器、彩超、CT 、胶囊机器人等领域。

复诺健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溶瘤病毒疫苗研发的公司,所谓溶瘤病毒药物简单而言是指,借溶瘤病毒在肿瘤细胞内只感染肿瘤细胞,而不感染其他细胞的特质,从而裂解肿瘤细胞,并诱导肿瘤内强烈的免疫反应,激活免疫细胞杀伤肿瘤细胞。

虽然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但目前获批上市的溶瘤病毒产品少之又少,且临床实验需要较长时间,失败几率很高。

作为投资人,吉冬梅坦言自己也害怕做先烈。

“很怕会像当年自己在实验室一直在黑暗中摸索,基金存续期只有那么几年,LP和自己都会失去信心。”

在复诺健筹建注册阶段,投资团队就接触到这家公司。经过与专家的访谈论证,吉冬梅认定肿瘤免疫和基因治疗已经成为目前新药研发的新热点。

创始人贾卫国曾在加拿大UBC大学担任分子神经病毒学和基因治疗实验室主任,深耕该领域多年,公司成员也大多为贾卫国在UBC大学的同事,团队的研发理念和能力成为另一重保障。很快金浦健康基金参与到复诺健的天使投资。

今年10月,FDA批准美国首个溶瘤病毒疗法。

近日,医疗卫生保健品巨头美国强生宣布与复诺健合作,出资成立联合委员会参与复诺健溶瘤病毒疫苗产品研发,并获得未来产品优先权。这无疑都是对金浦健康基金投资方向的一个认可。

“我很希望专注于这个领域做前瞻的事情,不是做追随者而是发现者,看到别人没看到的,是点石成金者。”在金浦健康基金,吉冬梅更希望能够发挥自己的专注优势,早期介入潜力项目,全程跟踪,帮助公司嫁接资源,提升被投公司价值,从而获得更高的收益。“不仅仅是陪伴,更是创造。”吉冬梅补充道。

在投资的八家医疗健康项目中,有三个为海外项目。“要做行业最好的,必须走出去,打开视野,弥补我没有的东西。”吉冬梅说。

在参股这些海外项目的同时,金浦健康基金还会在其中国合资公司中占大股,在国内寻找医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机构、销售等,加速研发结果的市场化。

“做行业专注的好处就在于集聚的人脉、资源都可以调动起来,四两拨千斤,发挥系统效益。”

谈及投资策略,吉冬梅说她会看重三点,团队!团队!团队!“大家都在讲风口,行业是乘数因子,使本来赚5倍的项目赚10倍,但团队永远是第一位的。”

从金风科技、海利得,到后续一系列项目的投资,女性特有的细腻、韧性、谨慎、协调性、亲和力都使得吉冬梅在对团队的把握上更为敏感和精准。

她欣赏讲诚信的企业家,一如当年金风科技遇到波谷,行业恶意竞争,有的企业为了拿标,牺牲产品质量降低成本或采取不正当手段,金风科技创始人武钢却坚持价格之外,企业可以通过服务、质量等增值内容拿到标的。

她欣赏有凝聚力的企业家,一如海利得董事长高利民,小学文化,做砖瓦厂、皮塑制品出身,却能将上海中石化等技术骨干凝聚在身边,让员工十几年跟随他。

她欣赏极具学习能力,有情怀且具备大格局的企业家。

“企业生存非常残酷,优秀的企业家能够抵挡住诱惑,并且非常愿意学习,并非上个EMBA学到互联网就立刻照搬,而是会思考、会拥抱,消化沉淀。”

团队选择偏好也许往往与投资人的个人风格一脉相承,投资的功夫更在投资之外。

金浦健康基金投资副总裁付鑫跟随吉冬梅两年半,一起参与过多个项目的考察投资。

在他的印象里,吉冬梅是一个执着且极具商业敏感性的投资人,时常一开始他自己并不理解的判断到后来都得到验证。

对于团队管理吉冬梅也少见强势作风,“她常对我们说要做服务型的领导,了解我们有什么需求。不管是对被投项目还是投资团队,她总能将女性善解人意、敏感性等特性发挥的恰到好处。”付鑫说。

硬币的另一面是,对于业务吉冬梅要求非常严格,“我们上交的材料不能有太多错别字,在她看来这是态度问题。”付鑫补充道。

谈及一个好的基金管理人应该具备哪些品质,海利得独立董事黄卫书风趣地回答,“漂亮与智慧、专业与专注,信念与情怀。”温柔与平静之下,吉冬梅总给人一股执着的力量,力量的来源也许从她朋友圈的一条状态可以得到答案:“投身在你真正在乎的事,做到最好,因为自己创造的卓越与美好,内心得到珍贵的平静。”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