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谁在追捧医疗健康投资?

2014/09/29 来源:经济参考报
分享: 
导读
医疗健康投资十分火热,9月24日,上海莱士拟出资47.58亿元收购同路生物制药有限公司89.77%股权,同一天,黑石旗下基金数亿美元投资苏州欣荣博尔特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而一周前,天津九安医疗发布公告称,小米将出资2500万美元收购其20%的股份,业内人士宣称创投圈泡沫严重。


尽管经纬投资合伙人张颖近日宣称创投圈泡沫严重,但国内外资本正频频挥着支票大举收购,而中国医疗健康企业成为资本最为青睐的目标之一。

9月24日晚间,上海莱士发布公告,公司拟出资47.58亿元收购同路生物制药有限公司89.77%股权;同一天,黑石旗下基金数亿美元投资苏州欣荣博尔特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一周前的9月18日晚间,天津九安医疗发布公告称,小米将出资2500万美元收购其20%的股份。“医疗服务领域改革已上升为医改的首要任务,医保覆盖面急需扩大的情况下,医疗健康行业正成为继互联网行业后的又一投资热点。”普华永道中国医疗行业团队合伙人邢立萍向经济观察报说。

投资逻辑

2013年10月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发展的若干意见》40号文,明确提出“非禁即入”,成为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健康等相关领域的纲领性文件。随后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关于做好清理取消不合理规定加快落实对非公立医疗机构同等对待相关政策工作的通知》等一系列文件扶持社会资本办医。

当前中国的医疗行业与人民群众的需求存在差距,但医疗行业的重组与提升需要资金,这部分资金若只由国家或医院自身提供需要很长时间。随着中国医疗改革,鼓励社会资本的政策不断推出,社会资本进入为医疗产业的投资热点。“医疗体系大变动会带来三类投资机会。”普华永道中国北方区医疗行业主管合伙人钱立强向经济观察报表示,第一是通过托管综合性医院收取服务费和获得药品供应链服务的权利;第二是帮助医院提高产业链中的低效率环节,如药房管理、诊断服务、科室建设、医疗信息化等环节服务中获得收益;第三类是特色专科医院或者与医院成立特色科室与治疗中心等。通过直接收购大型公立医院或者新建医院的方式介入医疗产业,这一类进入难度很大,要与地方政府、地方卫生管理部门和医院都很深的关系,即使进入如果不能平衡医生的利益也很难实现盈利,但在医疗产业链中,信息服务、药房管理、诊断、科室建设、康复医疗、家庭护理等都是投资热点。

清科数据显示,从披露的行业数量来看,2014年8月完成的投资案例主要分布在互联网、电信及增值业务、IT、金融、娱乐传媒、生物技术/医疗健康、电子及光电设备、化工原料及加工和物流等20个一级行业。从投资案例数量上看,互联网行业排名稳居榜首,共完成45起投资案例,占投资案例总数的38.5%;电信及增值业务行业排名第二,共完成17起投资案例,占投资案例总数的14.5%;IT行业位居第三,共完成9起投资案例,占案例总数的7.7%。生物技术/医疗健康共完成5起投资案例,投资金额高达1.49亿美元,占总投资额6.4%。

医疗健康行业正迎来投资热点。虽然9月份尚未结束,但从已披露的医疗行业投资案例来看,投资金额已超过8月。股权众筹平台原始会CEO陶烨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医疗健康行业通常受经济周期波动的影响较小,是传统金融投资重点关注的行业领域。目前该平台推出多个数字医疗众筹项目,正受到投资者的追捧。

移动互联网和医疗健康是当前投资界最为关注的两大行业,而两大热门行业的交叉领域即是移动医疗,而这一领域正是BAT的投资重点。业内预计,移动医疗将成为未来3-5年最热门的投资领域之一。

9月2日,腾讯宣布战略投资医疗健康互联网公司丁香园,投资规模为7000万美元。腾讯将和丁香园各个平台展开一系列合作,其中包括对微信系统的探索和对接。7月,百度宣布推出“北京健康云”,该项目将在大数据分析的基础上,为用户提供专业健康服务。5月阿里巴巴推出“未来医院”项目,通过支付宝对医疗机构开放自己的平台能力,帮助医院提高运转效率,优化医疗资源配置,目前阿里巴巴已和全国主要城市的近50家三甲医院达成合作意向。

遭遇问题

虽然投资案例不断增多,投资金额越来越大,但至今仍鲜见成功退出案例。

作为中国PE行业最早涉足医疗产业投资、并对医院投资的机构,鼎晖已投资诸如新世纪儿童医院、安琪儿医院、绿叶制药、康弘制药等多家医疗健康机构,但在医院方面尚未有一例完全退出的案例。“进入医疗健康行业的原则上不追求短期获利,除非是追求投资上市、很快实现投资回报并退出。医疗行业寻求的是战略合作伙伴,财务投资者较少。”邢立萍表示,医疗行业进入壁垒高,重视资产、技术,但好处在于长期、稳定的现金流回报。在这种情况下,吸引的投资者是不同的。有的投资者关注的是产业链的结合,如从药房到医疗的结合,基于自身优势最大化效果。另外的投资人如全球性投资人,本身在全球各地就有医疗集团在投资产业中,投资就不只是资本的进入,更多的是资本带来的管理理念、技术合作、国内外先进科研成果以及实际应用等。现在可以看到,很多国内顶尖医疗集团都在基于自身核心业务扩大版图。

除了退出难之外,邢立萍认为,目前医疗健康行业投资过程中,投资并购的前中后阶段,都有其特有的风险,而政策风险尤甚。

目前是医改的关键时期,每项政策都会引发行业的重大变化,比如社会资本的“非禁即入”金融政策变动。投资并购所需资金很多时候依赖于金融市场,当金融政策变化时,直接影响企业是否还有足够的资金进行此类活动。资本市场政策变动。上市公司管理规范、公司法、证券法、国有资产管理办法等法律和政策的出台,都使得原先的并购操作或多或少受到影响。

利润分配和退出风险亦不可忽视。根据当前规定,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所得收入除规定的合理支出外,只能用于医疗机构的继续发展。目前社会资本投资的利润分配模式来看,利润主要从药品集中采购取得差价、收取医院管理费来实现,退出途径目前尚没有成熟的模式可供借鉴。

虽然风险犹存,但资金正前赴后继地流入医疗健康领域,必然会促进医疗产业发展,现在很多投资者都在通过各种方式渗入到医疗产业中,这正是当前的一个大趋势。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