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a 新冠疫苗专家会意见,20-0 支持紧急使用授权
2020/12/20
外部专家近乎全票通过,支持Moderna 的 COVID-19 疫苗紧急的使用授权。

本文转载自“识林”微信公众号。


北京时间 12 月 18 日早 6 点 10 分,美国 FDA 就 Moderna 新冠(COVID-19)疫苗 mRNA-1273 的紧急使用授权(EUA)召开的专家会刚刚结束。在结束了一整天 8 个多小时对 Moderna 新冠疫苗的广泛讨论后,外部专家以 20 赞成,0 反对,1 弃权,认为基于可用全部科学证据,Moderna 的 COVID-19 疫苗在 18 岁及以上个人中使用的获益超过其风险。

FDA 在此次会前发布了对 Moderna 疫苗有利的审评信息,几乎保证了专家会对于疫苗 EUA 的支持。虽然 FDA 不必遵循专家会的建议,但基于上周辉瑞/BioNTech 疫苗的经验,人们普遍预期 FDA 将于接下来的一天之内发布 EUA。

Moderna 的疫苗与辉瑞/BioNTech 的疫苗均为 mRNA 疫苗,作用机理一致。临床试验表明,两种疫苗都非常有效,保护效力约为 94% 和 95%,但两种疫苗都会在一部分接种者中引发副作用。

从投票结果上看,专家组似乎对 Moderna 疫苗的投票比上周对辉瑞疫苗的投票(17-4)更积极。但这似乎更多地与程序有关,Moderna 的 COVID-19 疫苗 mRNA-1273 的 EUA 申请仅要求在 18 岁及以上人群中使用该疫苗,而辉瑞/BioNTech 疫苗的 EUA 则是针对在 16 岁及以上人群中使用其疫苗。辉瑞的疫苗仅包括来自 153 名 16 和 17 岁人群的数据,这也是上周专家会上一些专家小组提出质疑的点,基于这一事实,上周有几位专家对辉瑞疫苗的 EUA 建议投了反对票。相比之下,Moderna 的疫苗仅覆盖 18 岁以上的人,因此专家对于青少年疫苗接种没有异议。

疫苗获得 EUA 后维持安慰剂对照的问题

Moderna 公布了一项计划,向在其临床试验中接受安慰剂的志愿者提供疫苗,这项计划似乎比上周辉瑞/BioNTech 为其 COVID-19 疫苗所制定的计划更快地转换志愿者。虽然 FDA 和专家小组继续反对过早为志愿者提供疫苗,但公司表示,他们认为向安慰剂接受者提供疫苗具有道德义务。FDA 和专家组就是否存在这项义务进行了辩论,相反,他们认为向接受安慰剂的志愿者提供疫苗会限制有关疫苗的长期有效性和副作用的数据质量。

辉瑞和 BioNTech 计划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和地方当局建议的接种人群次序向安慰剂组的志愿者提供疫苗。而 Moderna 计划向任何要求接种疫苗的试验参与者提供疫苗。虽然大多数专家倾向于保持遮盲和安慰剂对照,但是对于揭盲和给安慰剂组的接种方案,比起 Moderna 的方案来说,更认可辉瑞的方案一些。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临床与转化研究副系主任 Steven Goodman 对上周专家会上提出的有关疫苗授权后保持安慰剂对照设计的折衷建议进行了更深入的论述。他提出的替代临床试验设计方案简单来说就是邀请 Moderna 临床试验的所有志愿者再注射两次,安慰剂接受者将接种疫苗,疫苗接受者将接受安慰剂。这将允许收集更多数据,尤其是有关疫苗获益的持久性数据。但是,上周辉瑞的代表表示这种替代方法是不切实际的,“必须再让 44,000 名受试者就诊两次。”

在发给试验参与者的信中,Moderna 写道,“如果您发现自己接受了安慰剂,我们计划为您提供机会接受 mRNA-1273 疫苗,继续进行研究。我们预计在 mRNA-1273 疫苗获得 EUA 后约 1-2 周内开始提供疫苗。”Tal Zaks 表示,接受安慰剂的志愿者在接种疫苗时不会“插队”,因为这些志愿者将接受指定用于临床试验而非商业用途的疫苗。

Moderna 的研究人员认为应尽快为更多安慰剂患者提供疫苗。布莱根妇女医院研究员、Moderna 疫苗研究的主要研究者之一 Lindsey Baden 介绍了 Moderna 为安慰剂患者提供疫苗的计划。他的评论暗示 FDA 的许多想保持安慰剂对照的愿望都不合理。他指出,“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认真考虑志愿者的观点。没有他们,临床研究将无法运作。”志愿者中包括很多可能有资格使用辉瑞/BioNTech 疫苗的医护人员,他们已经开始用脚投票并退出研究。他指出,招募这些志愿者参加 Moderna 研究的原因恰恰是因为他们极易患 COVID-19 疾病及并发症。

Baden 表示,他是专家会早些时候由斯坦福大学的 Steven Goodman 提出的双盲交叉研究的论文合著者,但是将这种设计付诸实施为时已晚。Baden 表示,我认为问题在于目前不切实际,如果我们失去志愿者,那么进一步了解任何信息的能力就会被大大削弱。

过敏反应问题

FDA 疫苗及相关产品申请部门副主任 Doran Fink 提到周三在阿拉斯加的医务人员中出现一例过敏反应。他们还跟踪了上周在英国发生的两例过敏反应报告。所有这些病例都是在接种辉瑞疫苗之后。Fink 表示,FDA 预计会有更多有关疫苗过敏反应的报告,一旦发生就将进行调查。他对专家小组表示,“虽然此时的数据总量继续支持辉瑞 EUA 疫苗的接种,不需要添加新的限制,但这些病例凸显了在疫苗接种初期必须保持警惕。”

FDA 正在与辉瑞合作,更新事实说明书以及疫苗的处方信息页,以突出显示关于疫苗接种后监测和过敏反应管理的指导,并强调如果发生过敏反应,必须能够迅速进行治疗。Fink 表示,如果 Moderna 的疫苗得以在 EUA 下使用,对其疫苗也将采取同样的措施。

Moderna 的高管告诉专家小组,公司多年来已经针对其它 8 种病原体进行了 12 种 mRNA 疫苗的 1 期和 2 期试验;这些试验总共招募了约 17,000 名参与者。这些实验疫苗使用与 Moderna COVID-19 疫苗相同的疫苗平台和相似的成分。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临床儿科教授 Mark Sawyer 询问,Moderna 是否已经回顾了这些早期试验数据,以查看参与者中是否有过敏反应的报告。

Moderna 传染病部门负责人 Jacqueline Miller 对专家小组表示,Moderna 对这些数据进行了快速审查。有一份关于一名有大豆过敏史的女性的过敏反应报告。她在接种后两个月后出现过敏反应,疫苗接种引起的过敏反应发病迅速,因此这种情况很可能与疫苗接种无关。

Moderna 首席医学官 Tal Zaks 指出,Moderna 疫苗中使用的脂质纳米颗粒与辉瑞疫苗中的脂质纳米颗粒并不相同,他不认为它们具有相同的引起过敏反应或其它副作用的可能性。疫苗中使用脂质纳米颗粒包裹 mRNA,保护其在进入细胞并触发免疫反应之前不被降解。

疫苗接种后面部肿胀可能由先前注射的美容针引起?

FDA 医学官 Rachel Zhang 在向专家小组介绍 FDA 对 Moderna 数据的分析时提到,报告显示有两人在接种疫苗后出现面部肿胀,这二人都有在脸颊上进行真皮填充剂美容注射的历史。一人在接种疫苗前两周接受了面部真皮填充注射,另一人在接种疫苗前六个月左右接受了面部注射。Moderna 试验疫苗组中的第三人在疫苗接种后约两天出现唇部血管肿胀。Zhang 表示,此人之前曾在嘴唇注射了真皮填充剂。她表示,“该受试者在先前流感疫苗接种后报告了类似的反应。”

所有三种情况下,使用抗组胺药或类固醇治疗后,肿胀均得到限制并自行消退。Zhang 表示,FDA 团队进行了文献审查,发现了较早的报告,注射真皮填充剂的人会因接种疫苗而暂时性肿胀。“我们计划在处方信息中对此加以说明。”

Moderna 的疫苗除了有症状疾病外,能预防病毒传播吗?在接种了疫苗后仍然患上 COVID-19 疾病的 11 名受试者发生了什么?

答案非常简单:目前尚没有人知道。Moderna 的 Miller 表示,公司仍在收集和分析关键数据,这些数据可能要等到下个月才能准备就绪。

对于专家组成员、费城儿童医院病毒学家 Paul Offit 来说,这 11 例所谓的突破性 COVID-19 病例尤为关键。如果事实证明这些患者的中和抗体水平明显低于接种疫苗但未染病受试者的水平,则可以帮助建立预防感染所需的基线免疫应答。就目前而言,没有人能够确定需要哪种抗体水平才能预防 COVID-19。

类似的,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病毒学家 Patrick Moore 指出,这 11 名志愿者可能有助于理解 SARS-CoV-2 可能如何发生突变。如果在研究中发现他们感染的病毒与其它病毒在基因上不同,则可能表明 SARS-CoV-2 可以进化避开疫苗接种,这将令人震惊。目前病毒有五个值得关注的变异。但 Miller 表示 , 他们需要等待这些问题的答案,因为 Moderna 尚未进行必要的拭子、血清学检查和测序来回答这些重要问题。

更多病例数据

对于所有疫苗临床试验,在正式完成研究后 , 都会收集更多数据,而对于 Moderna 的研究而言 , 仍在收集的数据似乎尤其多。目前 Moderna 研究的主要分析包括 196 例有症状 COVID-19 病例。Moderna 的 Miller 在回答专家组的提问时提到还有 450 多个病例正在通过判定程序,这意味着研究人员在分析数据之前正在复核所有记录是否正确。这将使研究中的病例数增加三倍。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