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之殇”or“全民的希望”?Science关注:押注12亿美元,美国将于10月交付首批新冠疫苗
2020/05/26
再一次“疫苗之殇”还是“全民的希望”?

随着新冠疫情影响的加剧,世界各国都在为遏制新冠肺炎(COVID-19)而努力。据外媒报道,4月末特朗普政府启动了一项名为“曲率极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的项目,以大幅度减少开发冠状病毒疫苗所需的时间。

上周四,该计划有了新动向。美国政府认捐12亿美元,获得英国疫苗公司阿斯利康3亿剂新冠疫苗的购买权,首批疫苗预计最早在10月送达美国。不过关于这批疫苗却存在着一些争议,近日,《Science》对此进行了报道,剖析了各方对这款疫苗及美国此举的态度。


doi:10.1126/science.abc9603

这款重组腺病毒疫苗,由牛津大学研发、阿斯利康获得生产授权。今年4月,牛津团队开展了I / II期临床试验,测试该疫苗在1100位英国人身上的效果。三周后,该团队合作的美国研究人员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发表了一项研究报告,揭示了在受感染的恒河猴身上验证的疫苗效果,显示该疫苗可以减少受感染的恒河猴肺部的病毒量。

尽管12亿美元的投资似乎展示了美国对该疫苗的信心,但是关于疫苗投入使用的时间线及其本身的安全性却引发了一些学者的质疑。

10月份交付首批疫苗能实现吗?

前哈佛大学HIV/AIDS研究员William Haseltine认为,如此短促的时间线“不切实际”,并且牛津大学研发的这款疫苗与其他疫苗相比是否更具优势目前尚未可知。

不过,参与这个疫苗项目的牛津大学詹纳研究所负责人Adrian Hill却认为,美国的资助是“一次真正的信任投票”,相信这些“英国的疯子”可能能够打破白宫冠状病毒工作组首席研究科学家Anthony Fauci关于疫苗研制18个月的时间线,这也将推动其他疫苗生产方加速研发与生产。

据悉,美国政府投资的这12亿美元将使得疫苗的III临床试验今年夏天在美国进行,届时将有3万人参与

再一次“疫苗之殇”?

费城儿童医院的疫苗研究员、儿科医生Paul Offit非常怀疑美国是否能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3万人的试验。他说:“我无法想象如何在6个月内做到这一点。”此前,他曾参与开发了一项冠状病毒疫苗,该疫苗在一项为期4年的有效性试验中进行了测试。

1955年,美国出现了迄今为止最严重的疫苗安全事故。由于在制造脊髓灰质炎疫苗的时候对病毒的灭活不够彻底,造成了接种疫苗的12万名儿童中,4万人染病,113人终生瘫痪,56人患上了麻痹型脊髓灰质炎,5名儿童最终死亡。

65年后的今天,Offit担心一些政治因素对新冠疫苗的助推可能会再一次造成严重的疫苗安全事故。“我想现任政府可能会说,'这是我们十月份的惊喜,这是我给这个国家的礼物,看看我们做了什么。'”

疫苗的效果遭质疑

实际上,一些学者对于牛津大学研发的这款疫苗的效果仍然存疑。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William A. Haseltine在《福布斯》杂志上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指出,接种疫苗的恒河猴鼻子里仍然有病毒的活拷贝,这意味着它们可以继续传播病毒,而有效的新冠疫苗必须自身预防感染,由中国企业所研制的一些疫苗似乎就能够做到这一点。

对于这类质疑,Hill认为,这种比对是不公平的,因为二者使用的病毒剂量是不同的,同时牛津大学的这项研究还通过更多的感染途径给予了疫苗。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猴子研究员Vincent Munster说,他们的实验“对于设计用于预防疾病的疫苗是非常好的结果。” 对于Haseltine 的质疑,他表示,“如果对数据进行严格审查,那真的很好。但是真正的证据将在临床试验数据中,而数据是人们应该关注的重点。”

参考资料:

1.Doubts greet $1.2 billion bet by United States on a coronavirus vaccine by October.

2.Did The Oxford Covid Vaccine Work In Monkeys? Not Really.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