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终止PD-1和哮喘药物开发,阿斯利康的凛冬将至?

2018/02/06 来源:药渡
分享: 
导读
2月3日,阿斯利康(AstraZeneca)在其官网公布了2017年公司的整体业绩,随后宣布将终止开发在临床三期失败的哮喘药物Tralokinumab,以及其它的几个早期研究项目,来应对越来越多的针对其收入下滑的批评。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转载自“药渡”。

Tralokinumab是一款抗白细胞介素-13(IL-13)与其受体结合及传导信号的人源单克隆抗体药物,主要治疗严重不可控型哮喘。2017年11月,在两项名为STRATOS 2和TROPOS的三期试验中均未达到主要终点,宣告了Tralokinumab的失败。

对于这款由阿斯利康旗下子公司Medimmune开发的药物的临床失败,其实早有端倪。在更早些时候的IIb期研究中,该药物就表现不佳。然而投资者被当时在一小部分患者中所表现的药效所迷惑,为了追逐小众市场而强推药物,最终导致了今天的局面。2016年,Roche也曾有一款IL-13机理的抗哮喘药物lebrikizumab,在三期研究中未达到预期而终止开发。在终止Tralokinumab抗哮喘研发管线后,阿斯利康保留了另一款从瑞典公司Orexo获得授权的哮喘药物AZD9898的继续开发。

另外,阿斯利康还终止了一款免疫检查点PD-1药物MEDI-0680。2013年阿斯利康斥资5亿美元收购了Amplimmune公司以增强自身在抗肿瘤领域的研发管线,将其PD-1药物MEDI-0680和另一款DPP-4药物Kombiglyze收入囊中,而后者早在CEO Pascal Soriot先生上任不久即终止开发。MEDI-0680曾开展针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临床试验,如今也是流水落花春去也,落得关停的下场。

在终止开发的名单中还包括抗乳腺癌的IGF-I和IGF-II抑制剂MEDI-573。这些关停和抛售标志了阿斯利康2017年的黯然收场。虽然在今天早些时候公布的财报中显示公司在去年下半年有“回暖”的迹象,但行业分析师还是敏锐地意识到这些只是依靠合作或出售资产来苦苦支撑的外强中干。这类交易在阿斯利康2017年225亿美元的收入中约占10%,今天上午其股价也出现了下跌,表明投资者对其2018年的盈利前景信心不足。

Soriot先生三年前就任CEO时曾承诺将在2017年扭亏为盈,并设定了450亿美元的盈利目标,但这一数字两倍于去年的真实收入,显然相差甚远。一些失望的投资者甚至表示,这一切在当初阿斯利康拒绝辉瑞的收购时就已注定。

阿斯利康目前的现金状况确实限制了它更多的选择,只能挥泪斩马谡,关停一些前景不明朗的项目。但并不是没有扭转的希望,雄厚的抗肿瘤药物、广泛的产品线和内部研发的高效性都是它的优势。其抗肿瘤的组合疗法MYSTIC虽然去年临床表现不佳,但还有机会取的更好的成绩,2018年,阿斯利康能否重整旗鼓,让我们试目以待。

参考资料:

AstraZeneca sweeps out a PhIII asthma flop, a PD-1 drug and someother rejects as Q4 tally disappoints, Endpoints.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