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va超估裁员14000人,惊讶全球-观察-生物探索
贝康招聘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威斯腾促销

Teva超估裁员14000人,惊讶全球

2017/12/16 来源:药渡/克玉
分享: 
导读
近日国外多家媒体相继报道,Teva将裁员14000,压缩成本30亿美元,大规模的重组全球工厂,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全球仿制药大王是否能重整旗鼓,大家拭目以待。


本文转载自“药渡”。

Kåre Schultz公开了公司巨大的重组计划,将砍掉14000名员工,关闭众多研发生产中心,从根本上压缩30亿美元的开支,来度过公司仿制药低迷阶段。之前媒体预估Teva将裁员10K,而Teva此次变动,大大超乎了意料。继Teva以405亿美元现金外加股票形式收购Allergan的仿制药部门Actavis、公司股票下降50%之后,公司空降CEO Kåre Schultz,而Kåre Schultz到底能不能将公司于泥潭中拯救,已经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紧缩策略——苦了裁员乐了股东

Schultz和他为Teva正在组建的的团队将与Teva的过去做一个彻底的决裂,摆脱长期不愿意裁减以色列员工的想法,总共公司将减少大概25%的劳动力,大幅消减160亿美元的开支。

这对员工来说是就苦了,但是对他的投资者来说确是好事,这些投资者已经看着变化的股票数字高兴。自从重组消息出来后,公司股票涨了16%。

公司发言人说他们将要关闭或者出售大量的研发工厂,生产工厂也将一起出售。Schultz计划发起研发机构从上到下的重组,对其专利药和仿制药生产管线进行全面审查。当这些完成后,Teva将有一条强大的生产管线来生产新的仿制药。但是如何对待这些即将关闭工厂里被裁掉的员工,其还没有具体细则。

Teva在融合它的仿制药和专利药品的经营,整合品牌药和仿制药研究团队,寻求协同效应,此举措允许公司深入研发,而研发总监按照之前公布的也要离开公司。

Schultz说“我们唯一想保护的就是产品线。其他可能面临砍掉,这是全球性的。将集中于生产, Teva有80多个生产点,未来两年可能有两位数计的工厂要关闭。完全重新开始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未来十年,这就是公司采取下一步削减措施的方向。”

Teva将同时推出Austedo和偏头痛药物fremanezumab。Schultz表示中枢神经系统疾病是Teva重组研发之后生产新药的希望,同时公司也取消了2017年的股息红利来应对经济上的危机。

仿药形式严峻

药物研发投资周期长风险较高的独特性让很多新药扼杀在研发或者临床阶段。而仿制药的市场运营策略与原研药企业不同,是薄利多销拓展更广泛的市场,投资回报快。且仿制药品价格低,在医药市场上的比例不容忽视。

虽然2018年是仿制药的大年,曾经的重磅药物专利即将到期,可国家不断的鼓励推进药物创新,“临床试验评审调整”紧随“创改”而来。

第二届中国知识产权峰会上各专家表示,现在国家鼓励创新,加强对数据和专利的保护,以仿养创只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让白手起家进行“双创”的研究人员难以得到启动资金。

仿制药其实是游离于专利之外的一锅粥,专利期限的模糊地带往往暗藏着巨大的商机,Teva能坐到仿制药巨头这把椅子,离不开强大的专利团队,然而还是专利纠纷不断,曾经知名药企吉利德、辉瑞等都有起诉其侵权。随着“专利链接”“专利补偿”等的提起,相信这个模糊地带会越来越趋向于创新药的保护。

仿制药企业的拓展紧缩紧跟趋势,所以Teva的一步步紧缩政策也是必然发生的事情,只是14000员工何去何从,以及工人背后的家庭该如何生存,而Teva对此还没有具体细则,我想这将掀起另外一波金融危机,希望Teva尽快给出处理的方案。

附CEO SaysSchultz发言原文:

Today we are launching a comprehensive restructuring plan, crucial to restoring our financial security and stabilizing our business. We are taking immediate and decisive actions to reduce our cost base across our global business and becomea more efficient and profitable company.

Rumblings about these cuts have already inspired a string of protest plans on the part of Israeli unions, which hold a powerful position at Teva. Over the pastyear, though, Teva has been in a financial tailspin. Its deal to buy Allergan’sgeneric business just ahead of the price erosion in the field has afflicted all players.

“I am aware that we will be parting with people who have dedicated years and contributed a great deal to this company,” Schultz says in a note to staffers,“and I deeply appreciate their commitment. We are also aware that these change simpact not only our workforce, but vendors, suppliers and communities where we have played a key role for years. However, there is no alternative to these drastic steps in the current situation.”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