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百健或成辉瑞并购潜在对象,这次能押对吗?

2017/11/21 来源:E药经理人
分享: 
导读
今年初,当BMS被多名分析师列入潜在收购标的后,多家全球制药大佬传出是其潜在买家,一向花钱不手软的辉瑞也位列其中。然而,眼看着这一年就要过去了,宇宙大药厂仍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本文转载自“E药经理人”。

近日,有分析人士透露,相较于高风险的免疫肿瘤,辉瑞更感兴趣的实际上是神经科学,而百健也更有可能是其收购目标,后者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在研药物aducanumab正是辉瑞看重的重要因素。

对于辉瑞来说,今年还未在全球并购上有大的动作,而去年140亿美元收购Medivation也并不算成功。这一次,不差钱的辉瑞真的准备买定离手了吗?

1、收购金额有多大?

事实上,这并不是百健第一次传出将被收购。

去年8月,刚刚公布二季报并决定更换CEO之后不久,百健旋即收到了默沙东和艾尔建的非正式收购要约。据当时报道,百健可能作价830亿美元。而如若最终成功,这也将成为当年最大金额的收购案。

根据制药经理人最新全球处方药销售排名,百健排名第24位,2016年处方药销售金额为98.18亿美元,主营收入多来自于其多发性硬化症药品。尽管当家产品Tecfidera贡献了近40亿美元,但实际上自2015年开始,前者销售成绩低迷,这也直接导致了2015年百健11%的裁员,股价更是下跌了三分之一。也正是因此,业内开始涌现关于收购的猜想。

根据2017年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九个月内百健实现收入89.67亿美元,同比增长4.5%,净利润为28.36亿美元,同比下降7.1%。

去年传出收购时,有知情人士透露,之所以没有出现正式收购提议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百健对其在研神经系统的药物产品估值较高,会期待收购提议有较大溢价。当时由于收购消息刺激,百健股票大涨9.55%,报330.66美元,整体市值约700亿美元。根据11月17日最新数据,百健每股为313.98美元,市值约为664亿美元。这个数字与一年前相比有所下降,但辉瑞如果想要收购,整体价格预计不会便宜很多。

2016年收购Medivation并没有获得预期结果,再加上美国政府对税收导致交易的更加严格的管制和对高药价药物的声讨也对超级并购产生限制。因此,辉瑞也不得不将收购目光从全球更多地向美国本土转移。

2、这次能押对吗?

百健还是BMS,目前来看,这会是一道单选题。

尽管向来不差钱,但分析人士认为同时负担两笔收购对于辉瑞来说也并非易事。而对于在阿尔茨海默领域并不甘于人后的辉瑞来说,收购百健会更有意义。

2007年,百健从Neurimmune公司够得后者发现的单克隆抗体Aducanumab,并获得其开发和经营权,外界当时认为,百健的这一举动显示出对Aducanumab能够成功上市的信心。

阿尔茨海默向来被称为研发人员的“英雄冢”,包括礼来、默克、GSK等全球巨头均在此领域布下重兵,但却仍未有突破性研究进展。今年早些时候,因为阿尔茨海默症治疗药物solanezumab临床试验失败,礼来裁撤了485个岗位。

今年八月,在已经完成的临床1b期试验中,大脑扫描显示aducanumab能够显著降低轻度AD患者大脑中β沉积的程度。对患者认知能力的检测发现,aducanumab能够减缓轻度AD患者认知能力下降的速度,而且疗效与药物剂量有线性的剂量依赖关系。

两个月后,百健宣布与Neurimmune重新修订了关于aducanumab的研发和营销协议。根据协议,百健将一次性付给Neurimmune公司1.5亿美元。如果未来该药物获得FDA批准成功上市,百健付给Neurimmune公司的专利费率也将降低15%。不仅如此,百健还与卫材达成了进一步开发aducanumab方面的合作协议。卫材加入aducanumab的后期研发,以换取该药物上市后的利益分成。毫无疑问,两笔合作案都是对于aducanumab研发进展抱有信心。

截至目前,百健在阿尔兹海默症上投入已达数十亿美元,前任CEO Scangos对此十分执着,在职六年时间也是这一研发计划的最强力推手,甚至在早先裁员和终止早起免疫与纤维化研发项目,只为了节省了2.5亿美元为阿尔兹海默症的研发继续加注。不仅如此,百健还分拆了增长最快的血友病业务成立新公司,将研发优势集中在阿尔兹海默症药物上。

而对于辉瑞来说,一旦其止痛药Lyrica在美国市场失去独占权,在神经治疗领域,辉瑞将与其他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相比,出现“明显差距”。

3、辉瑞找好下任CEO?

众所周知,辉瑞CEO Ian Read是这家宇宙大药厂超级并购后的重要推手,尽管先后折戟阿斯利康和艾尔建的世纪并购,但他对于大型并购的决心并没有减少。

近日,辉瑞任命创新健康业务负责人Albert Bourla为公司新任COO,负责对产品生产、销售以及公司战略的日常监管,并于2018年1月1日正式上任。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职位为辉瑞新增职位,更引人关注的,则是有消息称Albert Bourla很有可能是Ian Read接班人,成为辉瑞下一任CEO,只要他能继续合适地推出产品。

分析人士认为,这样的职位设置可以从某种程度上“解放”Ian Read,让他更专注于长期战略,并在自己离职或者退休前完成多年梦寐以求的超级并购。

Ian Read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任命COO正值公司业务发展强劲之时,之后将继续推进战略计划,同时应对机会与挑战并存的外部环境。他同时表示,COO的加入使得自己有更多的时间聚焦于长期战略方向,确保持续的研发生产力,并与政策制定者和行业领导人就健康行业未来面临的关键问题进行沟通。

随着Albert Bourla上任COO,他之前创新健康业务负责人的职位将由现任基本仿制药和生物类似物业务负责人John Young接替,而后者的职位则将由辉瑞炎症和免疫学全球负责人Angela Hwang接任。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