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毒品到药品:大麻二酚有望上市
英国制药公司GW Pharmaceuticals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其大麻二酚(CBD)液体制剂Epidiolex在治疗一种叫做Dravet综合症的罕见癫痫三期临床结果。

本文转载自“美中药源”。

【新闻事件】:日前英国制药公司GW Pharmaceuticals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其大麻二酚(CBD)液体制剂Epidiolex在治疗一种叫做Dravet综合症的罕见癫痫三期临床结果。患者观察4周后使用14周CBD或安慰剂,结果CBD组患者每月发病次数从12.4次降到5.9次,而安慰剂组从每月14.9次降到14.1次。43%的CBD组患者发病次数减半,而只有17%安慰剂组患者发病次数减半。另有5%患者使用CBD后癫痫消失,而安慰剂组没有彻底控制的病例。GW还有另一个叫做Lennox-Gastaut症(LGS)的罕见癫痫三期临床试验即将结束。GW宣布将根据这些结果申请这两个适应症在美国的上市。


【药源解析】:去年GW已经公布了这两个三期临床的部分结果,但今天发表的是全部正式数据。CBD是大麻上百种活性成分中的一个主要成分,但并没有另一个主要成分四氢大麻二酚(THC)的愉悦、至幻作用。CBD和CB1、CB2受体结合程度都远低于THC,所以滥用风险较低。但即使如此,在美国目前处方药滥用极度失控形势下专家估计Epidiolex还会是一级管制药品。最近两任FDA局长听证最重要议题之一就是控制药品滥用政策问题。

大麻作为药物使用已有上千年历史,早在19世纪就有人用大麻治疗癫痫,很多大药厂100年前都有大麻产品线。当然那时候吸烟还是健康生活方式、饮料里也经常加可卡因,所以从这个乱世江湖找出真正的大侠并非易事。后来CBD在多个动物模型中显示抗癫痫疗效,令这个化合物成为一个严肃的候选药物。但早期的小型临床试验效果并不一致,所以GW敢于把CBD推进严格的三期临床还是冒了不小的风险。

虽然此前已有THC制剂上市用于厌食症,但这是基于吸食大麻后常见的饥饿感这个观察。CBD作为癫痫药物是完全不同的路线,要难很多。癫痫是一类复杂的疾病,但Dravet综合症是相对均一的一个亚型,因为一个叫做SCN1A的基因(一个离子通道)失活变异导致。虽然这是个单基因疾病,但CBD并非靶向这个离子通道,所以和精准医疗也扯不上。另外CBD虽然是纯天然,但并不意味着更安全。实际上CBD与其它抗癫痫药物有比较严重的药物相互作用,而LGS患者平均使用三种抗癫痫药物,所以是个隐患。

如果Epidiolex上市将是又一个从毒品到药品转变的成功例子,也再次证明草药中确实有好东西。从一个角度看这是大自然以其独特的方式在帮助人类(虽然人类对大自然并不太友好)。止痛药乙酰水杨酸(阿司匹林原药)产自湿热地带的柳树中,而湿热环境容易造成关节炎。THC虽然成瘾,但令人愉悦所以人们才能找到藏在大麻里的CBD。从另一个角度看新药确实是来自五湖四海,在成药之前从事千奇百怪的营生。很多结构简单的化合物如二甲双胍、阿司匹林越用越神奇,令人怀疑新药常有而识药人不常有。是我们原始的优化、筛选技术浪费了很多药物。如鲁迅先生讲的故事,蟋蟀本来都可以入药,但你非得要原配的,令很多离异的蟋蟀只能在早市卖唱为生。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9/03/14
    国家医保局发布《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 2019/03/13
    2019年3月11-12日,药审中心新公示了优先审评的药品品种,公示期间如有异议,可在药审中心网站“信息公开-->优先审评公示-->拟优先审评品种公示”栏目下提出异议。
  • 2019/03/08
    近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医保配套措施的意见》明确,各试点地区要结合推进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完善“结余留用、超支合理分担”的激励约束机制和风险分担机制,鼓励医疗机构使用集中采购中选药品。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