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做实验,得iPhone!

制药巨头2016年研发费用观察:罗氏首次突破$100亿,BMS削减17%只做小而美

2017/03/29 来源:医药魔方数据
分享: 
导读
2016年全球研发投入最多的制药公司是罗氏,以115亿美元位居第一,这也是迄今为止第一家可以1年投入超过100亿美元来搞研发的制药企业。当然,罗氏获得的回报也非常丰厚,除了已上市的几个重磅新药外,2017年还有重磅的长效多发性硬化症药物值得期待。
本文转自医药魔方数据微信,发布已获医药魔方授权,如需转载,请与医药魔方联系。

2016年全球研发投入最多的制药公司是罗氏,以115亿美元位居第一,这也是迄今为止第一家可以1年投入超过100亿美元来搞研发的制药企业。当然,罗氏获得的回报也非常丰厚,除了已上市的几个重磅新药外,2017年还有重磅的长效多发性硬化症药物值得期待。

制药巨头2016年研发投入及增长率(亿美元)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医药魔方

礼来2016年研发投入超过50亿美元,也是重视新药研发的获益者,顺利走出专利悬崖的阴影。撇开去年底又一次III期失败的阿尔茨海默病新药solanezumab不谈,礼来近几年收获了恩格列净(SGLT-2)、度拉鲁肽(GLP-1)、ixekizumab(IL-17A)等重磅新药,接下来还有重磅乳腺癌药物abemaciclib(CDK4/6)值得期待。

Gilead是2016年研发投入增幅最大的一家公司,相比2015年增长了近70%,达到51亿美元,但是Gilead在2016却极不顺心,因为没有像样的大收购,新药产出方面也没有太大建树,多个临床试验又不是传来坏消息,丙肝药收入严重缩水,大幅增长的研发投入也没有挽回投资人对Gilead股价增长的信心。

BMS是上面几家公司中研发费用降幅最大的一个,或许跟大家印象中Opdivo的消息满天飞的形象有些偏差。实际上BMS不断剥离资产,业务越来越聚焦,似乎更愿意做一个小而美。

如果拿2012和2016年的研发费用做比较看一下5年增幅,AbbVie则是研发费用增长最多的企业。这个数据并不意外,因为AbbVie一直在努力寻找Humira的替代者,在包括丙肝、肿瘤在内的领域进行了大笔的研发投入。Humira的增长似乎还未受到类似物的影响,AbbVie的研发投入预计未来几年还会保持稳定增长。


来源:EvaluatePharma、公司财报

阿斯利康也是过去5年研发投入增长非常大的公司,主要是受Seroquel和Crestor专利到期的影响,阿斯利康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阿斯利康40%的研发费用都投向了肿瘤免疫治疗领域,体现了其对这一领域的重视。

默沙东2012-2016年的研发费用分别是82,75,72,67,72亿美元,虽然2016年相比2012年还是有2位数的下降,但相比2015年又有了回升,应该是因为Keytruda数十个不同阶段临床研究在全球同时开动的原因。GSK的研发投入5年来也呈下降趋势,而且注重商业运作和市场推广的女性CEO Emma Walmsley今年1月1日正式上任,会给GSK的研发投入带来何种影响还需继续观察。

从2016年的总体情况来看,大型制药巨头除了积极与外部小型生物科技公司进行密切合作外,对内部研发仍是非常重视,但是每家公司的研发效率不尽相同,这也是诸如Gilead等制药巨头下一步需要提高的地方。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