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合资药企离婚再增一家:民生药业与赛诺菲高调分手

2017/01/19 来源:E药脸谱网/树树
分享: 
导读
又一家中外合资药企离婚了,这次是赛诺菲与民生药业!这已经是赛诺菲与民生药业的第二次“离婚”,双方20多年以来的分分合合,也是中国医药行业合资史上的浓墨重彩。


2017年1月11日,外资药企赛诺菲与老搭档杭州民生药业正式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民生药业将收购赛诺菲所持有的杭州赛诺菲民生健康药业有限公司全部60%的股权。股权转让交割完成后,原先的合资公司将由民生药业全资控股并全权负责。

该合资公司由民生药业与赛诺菲于2010年11月合资组建,以生产21金维他等产品为主。历经6年多,还是没能抗过“七年之痒”,最终以分手告终。

实际上,这已经是赛诺菲与民生药业的第二次“离婚”,双方20多年以来的分分合合,也是中国医药行业合资史上的浓墨重彩。值得欣慰的是,此次分手双方显得颇为高调,还专门举办了签约仪式。

“二婚”史

为什么说是第二次离婚?实际上,了解中国医药行业外资发展史的人都知道,中外合资制药企业自80年代开始在国内有了长足的发展,成为外商在中国投资的重要力量。而赛诺菲与民生药业过去的联姻史可追溯至90年代。

1995年, 法国赛诺菲集团与杭州民生药业共同投资建立了第一个中法合资的制药企业——杭州赛诺菲民生制药有限公司,其总部设在上海,生产基地设在杭州,生产赛诺菲和民生的产品。

之后,该公司几经更名和股权变更,如1999年,随着赛诺菲和圣德拉堡集团的合并,合资公司更名为杭州赛诺菲圣德拉堡民生制药有限公司,之后几年公司得到快速发展,成功引进可达龙、抵克力得、速碧林、德巴金、安博维、波立维、乐沙定等产品,一度成为中国医药市场增长最快的合资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在2006年医院市场前10位领先的合资企业中,赛诺菲圣德拉堡民生以4.7%的医院市场份额居于合资公司前几位。2004年,随着赛诺菲-圣德拉堡收购安万特成功,合资公司再次更名为杭州赛诺菲安万特民生制药有限公司。

随着我国医改进程的加快,牵动了整个医药行业的发展,药品价格改革、处方管理规范、药品分类管理以及税费制度改革等持续地引发着药品市场的结构性调整。合资药企也要面对国内体制和政策所带来的影响。如何面对挑战,是合资药企“本土化”进程中必须要面对的。

2009年8月,杭州赛诺菲安万特民生制药有限公司的名称、股权和人事发生了重大变更。企业名称变更为赛诺菲安万特(杭州)制药有限公司,民生药业从该公司的股东结构中消失,竺福江也不再任副董事长职务。第一段婚姻至此结束。

出人意料的是,仅仅一年之后,双方再次牵手。彼时,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非处方药市场,赛诺菲-安万特的目的很明确,意欲进军中国除非方药市场,以扩大其在全球的实力。2010年11月,法国赛诺菲-安万特集团与民生药业合资组建的赛诺菲-民生健康药业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成为赛诺菲-安万特进军中国OTC市场的战略平台。

资料显示,合资企业主要生产维生素和矿物质类产品,是中国非处方药市场中最大的一个类别。尤其是民生药业的“21金维他”,上市后被《中国药典》列为多维元素类产品的质量标准,也是国内第一个获得中国驰名商标的多维元素类产品。

业内人士分析,赛诺菲再次选择民生药业,不仅缘于双方在过去的合作中已经有所了解和磨合,更看中的是民生药业“21金维他”的品牌实力,该产品可谓是双方的牵线月老。可惜好景不长,合久必分,如今双方选择了高调宣布分手。

合资之困

自80年代以来,中外企业成立合资药企曾经轰轰烈烈,几经风雨,有分手的,也有前仆后继地继续探索合资之道者。梳理下来,绝大多数已经以分手告终。

以先声默沙东为例,2012年先声药业与默沙东合资成立先声默沙东(上海)药业有限公司,不到三年时间,默沙东便宣布退出,曾经作为内外资药企强强联手的典型而风靡一时的先声默沙东,于2015年一拍两散。

另一家典型代表海正辉瑞,也是在2012年由全球制药老大辉瑞制药与海正药业共同出资成立。几年过去,非但没有实现1+1>2的效果,反而在2016年传出分手传闻,虽然暂未有定论,但是双方的确已经在就相关事宜进行磋商。

恋爱容易,婚姻不易!绕不开的、难以协调的因素是多方面的。

一方面,中外企业文化和经营管理理念的差异,无疑是横亘在双方间的一大鸿沟。

另一方面,合资公司的愿景和未来发展目标可能是中外合资最难以绕开的一座大山。历数过去外资药企与中国本土企业的合作,无一不是以美好的愿景开始,却真正走起来却存在诸多变数。最初大家的愿景可能是一致的或者可协调,但是随着时间和公司具体经营管理过程的变化,双方的差异难免会出现,时间久了也就难以协调了。

与此同时,对未来风险的把控能力对于合资公司也非常重要。从过往的合资分手案例来看,股权分割、人事变动以及突发性事件均是影响合资公司未来发展的风险点。

股权利益分割方面。业内人士分析,一般来讲,股权分割越平均,话语权也就越分散,引发分手的风险也就越大。如先生默沙东合资公司由默沙东控股51%,先声药业占股49%,在投入产品上,默沙东公司投入4款药品,先声药业投入2款药品。而在海正辉瑞案例中,根据公开资料,在总投资2.95亿美元中,海正药业、海正杭州公司、辉瑞卢森堡公司各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5%、46%、49%。

人事变动是引发内部管理问题的重要因素。如先声默沙东合资公司成立之初,原先在默沙东工作12年的张业泓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他最初对开拓基层市场寄予厚望,但合资公司成立仅一年后便提出离职,随后由他人接任,之前的既定计划也一度进展也不如预期,这也成为激发矛盾的重要因素。同样的,海正辉瑞也在其首席执行官肖卫红离职后,管理层多次变动,分手传闻后人事问题一度被证监会问询。

此外,突发性事件如政策变革等因素也会是激发分手的导火索。政策变革带来的影响可能有利,也可能会制约公司发展,面对不确定因素,合资药企如何规避风险也是需要思考的重要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在宣布与民生药业分手之前,2016年底赛诺菲全资子公司太阳石中国与华润三九宣布在中国合资成立一家中外合资经营公司,将专注于儿科和妇科非处方药产品的生产。 其中华润三九将持有合资公司70%股权;太阳石中国将持有合资公司30%股权。有过经验和教训之后的新合资又开始了,后续如何,还需拭目以待!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