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礼来一代王牌抗生素中国易主 接盘的亿腾是谁?

2016/11/18 来源:E药经理人/李静芝
分享: 
导读
作为今年第5个跨国药企将其某个产品线“卖”给本土制药企业的案例,礼来与亿腾的合作需要回答这么几个问题:礼来为什么要卖?亿腾的逻辑是什么?价格是多少?会不会裁员?接下来市场将如何拓展?


易主的两个产品均是礼来在中国抗生素业务的主力品种:希刻劳作为一款全球最畅销抗生素之一,于1993年进入中国,是口服抗菌药物的王牌产品;稳可信于1996年进入中国市场,系治疗MRSA(甲氧西林耐药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的金标准。但是在日逐变化的中国医药市场中,抗生素业务已经逐渐边缘化,成为跨国药企寻求与国内医药企业合作的试水性选择。不独礼来,此前GSK也曾将抗生素业务的中国市场权益交给国内医药企业,而对象也是今天的主角之一——亿腾医药。

11月9日中午,礼来中国正式宣布将其抗生素产品希刻劳和稳可信在中国大陆市场的分销及推广出售给亿腾,此项合作将于2017年1月1日开始。这桩市场上传闻已久的此项合作终于被证实。

从今年年初开始,中国本土制药企业作为接盘侠,开始从跨国药企产品线中寻找成熟产品,开展商业合作。礼来与亿腾的此次合作,已经是今年第5例跨国药企将其在中国的某个产品线,与中国本土制药公司开展商业合作。

图1:2016年跨国药企与本土制药企业的5起合作

礼来为什么要卖?

按照一般商业逻辑,公司出售某个产品线或者就某个产品线与外部开展商业合作的初衷,基本都是此产品线不再是公司未来关注的核心产品。例如10月,阿斯利康与三生制药就糖尿病品种的合作。

这个逻辑用在礼来与亿腾的此次合作上也适用。礼来中国区总裁贺安德认为,这项合作:“能够让礼来将自身资源更多地集中在我们丰富的研发产品线上,来开发更多创新型药物、以期惠及更多的患者。”

未来,礼来将继续在中国专注于糖尿病、肿瘤、中枢神经、男性健康、骨质疏松等疾病,并计划在未来十年,引入10种新药到中国。

希刻劳和稳可信都礼来产品线中的老牌产品,进入中国的年份分别是1993年和1996年,已经是在中国市场中活跃超过20年的老药。而且礼来抗生素产品线上,目前也只有这两个产品。必须承认,这两个产品市场表现卓越,尤其是稳可信,还成为治疗甲氧西林耐药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的金标准。但随着更多抗生素药物在国内的上市,这两个老牌产品面对着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

他格适(替考拉宁)、斯沃(利奈唑胺)、美平(美罗培南)、泰能(亚胺培南),科赛斯(卡泊芬净)等产品都是抗生素领域内的实力选手。据E药经理人在业界的了解:礼来中国内部对于此番业务运营权出售的反应还普遍比较平稳,而更关心希刻劳和稳可信去向的反倒是竞品的所属成员,因为亿腾接手后的未来市场表现目前仍是未知之数。

亿腾的逻辑是什么?

亿腾是一家2001年成立于香港的医药公司,其商业模式与之前购买阿斯利康两个心血管药物的康哲相似,主要是将外部产品带入中国市场进行销售,也就是业界传统意义上的CSO公司。这家公司在本土医药企业中知名度并不高,但是对于在与外资打交道的圈子里却是名声蜚然。

通过十多年的发展,亿腾的市场覆盖面已经达到3000多家医院,拥有600多名销售人员,且在临床营养、抗肿瘤治疗、抗感染治疗、 呼吸系统疾病治疗等多个领域拥有药物产品组合。在这个过程中,亿腾与许多跨国制药公司和海外专业制药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其中包括GSK、B. Braun、凯西制药、Ablynx、Syndax、ALK、Cardiome及Amarin等。现在其合作的名单上,将增加一个礼来。

与礼来的合作无疑会增加其在抗感染领域内容实力。在此之前,亿腾旗下只有一个抗感染药物西力欣,针剂和片剂两个剂型。一位西力欣的销售代表对此项合作表示了他的欣喜和向往。

按照礼来和亿腾发布的公告,这两个产品的生产将由礼来继续完成,且市场推广将继续以礼来希刻劳和礼来稳可信的的名称进行销售。

亿腾首席执行官倪昕认为此次的战略合作将进一步增强了亿腾医药的核心竞争力。“我们将运用自身在全国范围内的网络以 及在药物分销领域的专长,来为这两款药物提供广泛的渠道。”

亿腾在研及上市的产品

近几年,亿腾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扩展其产品线。

呼吸系统疾病领域,2013年亿腾与凯西制药在香港成立了合资公司凯西亿腾,并持股51%。亿腾将以此家公司为平台,在中国市场独家销售凯西制药在呼吸系统领域的两个原研产品启尔畅和宝丽亚,独家授权的首次有效期限为11年。

临床营养方面,2015年亿腾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Amarin Corporation plc达成合作,将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开发和商业化Vascepa。Vascepa在美国作为一种辅助饮食的产品,用于降低患有严重高甘油三酸酯血症(≥500 mg/dL)的成年患者的甘油三酸酯指标。2013年和2014年,该产品销售额分别达到了2640万美元与5420万美元。

不止是成熟产品,在研产品也是亿腾对外合作的方向。2014年,亿腾与美国生物制药企业ACT Biotech,Inc.以9500万美元签订了资产购买协议,收购三个小分子药物Telatinib、ACTB1003和ACTB1010的全球权益。其中Telatinib是治疗胃癌的药物。在肿瘤领域的产品拓展中,2013年前后,亿腾还与与GSK就治疗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的新药泰立沙开展商业合作。

所有与亿腾合作的公司,都会提到亿腾在中国市场中表现出来的强大市场推广与覆盖能力。但是这种能力所带来的重要影响是对亿腾销售模式合规性的考验。

不过,亿腾对此次合作公开发表的新闻通稿中,其首席执行官倪昕表示,亿腾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经建立起严格的合规管理体系以及高效的运营管理体系,这对于增加跨国公司品牌药物在市场上的可及性提供了强大的保障。

价格是多少?

亿腾花了多少真金白银从礼来手中获得这两个产品的中国销售及推广权限?是业界对此项交易最大的关注点之一。

在两个月前,E药经理人获悉礼来的抗生素业务将要出售给亿腾的时候,曾经就这一问题询问过业内人士,他当时的判断是价格不会太高,其参照系是康哲33亿元和三生制药6.7亿元,分别从阿斯利康购买的产品线。

其判断的依据是,首先,亿腾经过前几年的大范围的产品线拓展,其所储备的资金有限;其次礼来的这两个产品,与之前阿斯利康在糖尿病和心血管领域内的两个产品相比,在中国的疾病谱里不占有优势。

到底是多少?礼来与亿腾对此皆保持沉默。一位礼来的内部人士告诉E药经理人,价格的问题在中国区只有极为核心的几个人知道,因为与亿腾的商业谈判,一直是礼来总部的相关人士与亿腾进行沟通,中国区的参与力度并没有那么大。

会不会裁员?

裁员对于任何公司而言都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公司,公司战略转型、产品线出售等都会伴随着一系列的人员更迭,BMS、GSK、阿斯利康,都是如此。

礼来会如何?在2014年E药经理人采访礼来中国区总裁贺安德时,他曾经表示,礼来“2015年销售人员的数量会有自然的增长。”因为2015年礼来计划开始向城市社区卫生中心和县级医院等更广阔的市场布局。“针对这些市场的拓展,礼来会在医学专业人员和销售代表的数量上进一步加大投入。”

2016年5月,贺安德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也曾经表示,礼来是一家高度专注的企业,140年历史中从未与其他企业做过兼并,始终专注于研发创新性处方药。唯一多元化发展是进入动物保健领域,而这一领域礼来排名全球前三,也属于公司大体量的核心业务。所以“礼来没有任何裁员、剥离非核心业务以及转型OTC的计划,也不打算做任何生产外包和销售外包。因为这些都是短期策略,无法解决长期问题,我们的着力点仍是将创新性产品推向市场,惠及更多患者,也获得在中国市场的成功。”

此次合作确实为礼来出了一个难题。会不会涉及到裁员?E药经理人未从礼来官方获得回复。不过根据业界的相关消息,首先,礼来的相关业务部门并没有并入亿腾的计划;其次,伴随着希刻劳和稳可信由亿腾开始推广和销售,礼来抗感染产品线也相应解散。“各地员工已经开始着手和公司签订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赔偿标准为N+3,今明两日签订协议者可再多获得一个月的薪酬,整体相当于N+4。”对于这个赔偿标准,“大多表示公司还比较厚道,比较满意。”

另外,礼来还为此产品线的代表提供了另外一种选择:转组留在礼来,但岗位相当有限,大多数员工已准备接受赔偿离开礼来。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