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辉瑞PCSK9项目意外终止,谁是最大赢家?

2016/11/10 来源:医药魔方数据
分享: 
导读
辉瑞11月1日意外宣布终止热门降脂药PCSK9单抗bococizumab的开发,理由是bococizumab在降低LDL-C的作用强度上没有达到预期,而且相比其他PCSK9抑制剂有较高的免疫原性和注射部位不良反应。这个消息也引发了连锁反应,造成大家对PSCK9这类新药项目的质疑。


本文转自医药魔方数据微信,发布已获医药魔方授权,如需转载,请与医药魔方联系。

辉瑞11月1日意外宣布终止热门降脂药PCSK9单抗bococizumab的开发,理由是bococizumab在降低LDL-C的作用强度上没有达到预期,而且相比其他PCSK9抑制剂有较高的免疫原性和注射部位不良反应。这个消息也引发了连锁反应,造成大家对PSCK9这类新药项目的质疑。

PCSK9(前蛋白转化酶枯草溶菌素9)可介导低密度脂蛋白受体(LDLR)降解,是“后他汀”时代最热门的降脂药靶点。目前,全球只有两个单抗类PCSK9抑制剂上市,分别是Amgen的Repatha (evolocumab)和赛诺菲/ Regeneron的Praluent (alirocumab)。除了辉瑞,PCSK项目开发进度最快的是Alnylam和The Medicines Company联合开发的ALN-PCSsc。

全球主要PCSK9抑制剂及销售额


Repatha和Praluent均被预测在2020年可实现超过2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销售峰值可超过30亿美元。但目前看来,这两个药物的表现都只能算中规中矩,过去12个月的销售额加起来也仅1.5亿美元左右,尚未打开局面。

一方面是因为这两个药物比他汀药物贵很多,定价在14000美元/年。美国高血脂患者大约7500万人,LDL-C水平过高无法控制,适用PCSK9单抗治疗的患者占15%,大约为1100万人,医保难以承受。根据STAT今年10月份的一篇报道,美国医保对这两个药物支付请求的首轮拒绝率超过88%,而Medicare过去一年的首轮拒绝率达到77%。这两个药物在过去1年仅被处方了12万次。

另一方面是因为PSCK9单抗尚未获得降低心脏病、卒中风险方面的心血管获益证据,Sanofi/Regeneron和Amgen也都在开展相关研究,相关结果2017年才能揭晓。如果PCSK9抑制剂能证明可使心血管风险降低20%以上,医生将会非常乐意处方,将对其市场吸收起到极大刺激作用。

辉瑞之前就曾在III期终止过最有希望的降脂新药——CETP抑制剂torcetrapib,8亿美元研发费用打了水漂。此次III期终止bococizumab开发也实属无奈。bococizumab相比已上市的PSCK9单抗药物,会诱导产生更高水平的抗药物抗体,导致疗效强度不如对手的产品。另外,辉瑞CEO Ian Read认为医保付费者对PCSK9单抗药物限制过严,难以获得上佳的市场表现。

不管是出于药物本身疗效不佳的考虑,还是自身研发策略调整的因素,辉瑞的退出对Amgen、赛诺菲/ Regeneron来说是一份大礼,特别是之前还有传闻辉瑞曾欲低价切入PCSK9市场,眼下再没有比少一个强力对手来抢市场更好的事情了。

其实Praluent(赛诺菲/再生元)和Repatha(安进)也会诱导产生抗药物抗体,而且Praluent的抗药物抗体水平相比安慰剂的增高程度高于Repatha,究竟二者谁能在商业上取得更大成功,主要还取决于2017年初公布的心血管结局研究结果。

The Medicines Company的PCSK9抑制剂ALN-PCSsc也很受投资人关注,因为它并非是单抗药物,而是一种RNA干扰(RNAi)药物,通过基因沉默来阻止PSCK9的合成,注射频次可降低至每3个月或每6个月一次。ALN-PCSsc的II期研究结果将会在本月召开的AHA年会上公布,大家对其安全性和疗效数据也是翘首以盼。

毫无疑问,ALN-PCSsc如果能开发成功,可以提高治疗依从性,在治疗成本上对医保付费者也有巨大的吸引力。The Medicines Company或许也能凭此收到制药巨头的抛来的橄榄枝。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