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跨国药企并购搅动中国普药市场

2010/12/10 来源:中国医药报
分享: 
导读
对于中国医药市场来说,刚刚过去的11月异常热闹。在与杭州民生药业有限公司合资组建杭州赛诺菲民生健康药业有限公司获得中国商务部的批准的同时,赛诺菲-安万特又以5.206亿美元收购美华太阳石集团;随后,奈科明斥资2.1亿美元收购广东天普生化51.34%的股份。业内专家指出,跨国药企针

对于中国医药市场来说,刚刚过去的11月异常热闹。在与杭州民生药业有限公司合资组建杭州赛诺菲民生健康药业有限公司获得中国商务部的批准的同时,赛诺菲-安万特又以5.206亿美元收购美华太阳石集团;随后,奈科明斥资2.1亿美元收购广东天普生化51.34%的股份。业内专家指出,跨国药企针对本土企业的大手笔并购,意味着我国制药企业的价值正在显现。同时,并购大潮正搅动中国普药市场。

市场诱惑VS巨人软肋

有媒体指出,杭州赛诺菲民生健康药业有限公司的成立,标志着赛诺菲-安万特正式进军中国非处方药市场,而收购美华太阳石之后,赛诺菲-安万特将在维生素矿物质补充品和感冒咳嗽这两个最大的细分市场中占据强势地位。

昌荣广告医药事业部总经理李卫民认为,随着我国新医改的深入推进,跨国公司开始将目光转向普药市场。“奈科明收购广东天普,更多的是看中了广东天普在生化领域的行业地位,在自身专长领域为消除竞争对手,提升市场竞争力而进行的并购行为。而对于赛诺菲-安万特来说,并购与合资意味着进入了一个新领域――为进军中国OTC市场而进行的互补性收购。”

自2006年拜耳收购东盛科技“白加黑”等3个OTC品种以来,赛诺菲-安万特对美华太阳石的收购被视为跨国医药巨头进军中国OTC市场手笔最大的并购案。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认为,跨国公司在中国医药市场的这轮并购将更多地集中于基本药物和普药领域。“新医改带来的医药市场扩容,尤其是巨大的基本药物市场,对跨国药企来说是极大的诱惑。在并购市场,多数情况是缺什么补什么,对长期以专利药为主的跨国公司来说,最缺的是普药的生产和销售。”

新医改的深入推进,给中国药品市场带来了井喷式增长的机会。据中国药学会数据显示,到2011年,我国药品销售总额将达到460亿美元(约合3140亿元人民币),有望超过美国和日本而成为全球第三大药品市场。然而,对长期以原研药活跃于大中城市三级医院的跨国巨头们来说,在短时间内分享基层医药市场“蛋糕”并非易事,普药产品缺乏及渠道盲区成为其分羹中国普药市场的“软肋”。寻找市场表现不俗的产品及成熟完善的销售渠道成为跨国药企“中国战略”的新变化。

“本土普药生产企业在营销团队、销售渠道及政府事务方面具有跨国公司所不具备的优势。”于明德表示。北京群英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沈然也认为,跨国公司普药产品普遍较少,而且在三四线城市的运作经验欠缺,并购国内比较有优势的普药生产企业是其进入该市场最直接的方式。“一方面可以减少自建队伍的成本;另一方面,其导入市场的速度将大大加快。”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很多本土企业已建起强大的生产销售队伍。“比如修正药业、步长集团、扬子江药业、江西济民可信等,生产营销队伍动辄上万人;还有云南白药、江中制药、三九医药等,仅OTC销售队伍就达千人以上。”李卫民说,跨国公司短时间内无法建立起这样的销售队伍,而且较高的用人成本也使其急于寻找一条捷径。

或许赛诺菲-安万特首席执行官魏巴赫的一席话更能直接说明跨国药企的并购意图:“收购美华太阳石将为公司带来全新的分销渠道,在今后数年间中国医药市场三分之一的销售将来自于这些渠道。”赛诺菲-安万特商务部一位负责人也表示,公司现有产品并不适合在三四线城市或基层医药市场进行销售。“并购企业及合资公司将会帮助赛诺菲-安万特填补这一空白市场,给公司带来全新的渠道、全新的区域、全新的客户和全新的病人。”

在终端市场短兵相接

可以说,被赛诺菲-安万特收入囊中的两家本土企业均表现不俗:维生素和矿物质产品是中国非处方药市场中最大的一个类别,民生药业凭借其旗舰品牌21 金维他,已在该领域拥有相当的实力。而美华太阳石健康药业的产品在中国三四线城市拥有强大的销售网络,主要通过零售网点、县级医院和社区诊疗中心开展销售。去年美华太阳石销售额达1.47亿美元,其中60%来自健康药业产品,该公司拥有两大知名品牌:“好娃娃”为国内最大的小儿感冒咳嗽品牌,“康妇特”则是知名妇女卫生用品品牌。

因此,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赛诺菲-安万特的上述合资和收购强化了其在维生素OTC市场的垄断地位,同时也加剧了国内药企与跨国医药巨头在争夺市场份额方面的竞争,国内OTC市场的新一轮洗牌将不可避免。

跨国药企和本土企业在终端市场上的短兵相接已不可避免。但李卫民认为,OTC产品大多数都是在组方上久经考验且具有几十年应用历史,因此不存在垄断问题。“OTC领域的并购不涉及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这是个相互渗透和开放的市场,上世纪80年代,中美史克、西安杨森的进入并没有把中国企业灭掉,反而成就了江中、三九、哈六等一批优秀的本土OTC企业。”对手越强,激发的力量越大,中国OTC企业应该能在锻炼中成长。

而沈然则表示,跨国公司对普药市场的觊觎可能对本土中小企业影响更大。各跨国制药公司投资风格和战略重点有差异,有的在专长领域深耕细作,有的探索进行多元化发展,赛诺菲-安万特的进入只能说明跨国药企并购力度加大,并不代表多数跨国公司在中国OTC市场有想法。“辉瑞收购惠氏之后,是否把OTC作为其未来战略发展重点之一也不好说;拜耳收购白加黑以来,其OTC业务发展并不如原先想像的那么好,眼前的系列并购很难说对OTC市场有多大影响。”但随着各地基本药物市场陆续扩容,以及舒降之主动降价进入基本药物目录,默沙东模式将成为一些跨国药企关注并效仿的焦点。“价格会向下走,跨国药企产品价格也会向下走,一些原研药会借助并购渠道进入普药市场,从而对国内一些中小企业产生冲击。”

经过几十年的打拼,本土企业在普药市场已有一定优势,如运作方式灵活等,但这种优势还能持续多久?恐怕压力只会越来越大。因此,沈然提出,国内企业尤其要注意营销能力的提高和重点领域的创新。

“没有竞争对手,国内企业就长不大、长不快。跨国药企进入国内普药市场,对本土企业来说既是成长的机会,也是成长的压力。”于明德说,国内企业更应以开放的心态,冷静地对待问题,找准定位,加强自身建设,不断增加竞争力。“不在竞争中胜出,就在竞争中衰败。”于明德强调。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