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起底绿叶6.88亿美元并购澳大利亚Healthe Care

2016/10/30 来源:《E药经理人》
分享: 
导读
被收购方更看重收购方的资质及其在收购后的发展战略规划。卖方更希望收购方是长期股东、战略型股东,以帮助企业更好地发展。


图:绿叶集团主席刘殿波

“绿叶医疗并购Healthe Care的过程差点被一家跨行业的竞购对手的不按常理出牌给搅黄了。”王重光既是绿叶医疗集团CFO,也是Healthe Care收购案主要负责人之一。另一位竞购者则开出了所有Healthe Care竞购方中的最高价格,但是对于Healthe Care被收购后的发展战略规划则显得十分轻慢:“我出足够多的钱,你卖就是了,为什么管我买了以后到底打算怎么办呢?”

2015年7月,绿叶医疗开始接触澳大利亚第三大私立医院集团Healthe Care,至2016年4月12日正式完成交割,绿叶医疗最终以6.88亿美元取得Healthe Care所有权,历时十个月,终于完成了中国医疗行业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桩海外并购。而在这一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而竞购方也是促成绿叶最终拿下这一桩案子的原因:医疗领域在技术层面上有较高的壁垒和专业性,医疗研发又具有比较大的风险,加上国内外的医疗体制又有所不同,使得投资方在选择海外标的时往往非常谨慎,而期待短期退出的私募股权等投资机构就愈加不易找到优质的标的;而另一方面,被收购方更看重收购方的资质及其在收购后的发展战略规划。卖方更希望收购方是长期股东、战略型股东,可以帮助企业更好地发展。

为什么要买?

“这是中国药企在海外并购时所能遇到的少有的、规模可观的医疗服务领域并购机会,我们抓住了。”绿叶集团主席刘殿波在接受E药经理人采访时说。

据了解,Healthe Care成立于2005年,从地理位置上看,Healthe Care整体分布在澳大利亚东海岸人口比较密集而且均是较有竞争力的城市,拥有17家医疗机构,现有近2000张床位、50多间手术室和4500名员工,年销售额约30亿元人民币。并且近10年来业绩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增长,高于澳大利亚医疗市场平均增速。

而另一方面,私人医院在澳大利亚有上百年的历史,管理体系成熟,澳大利亚政府对于私人医疗保险市场的鼓励政策也使得其一直处于持续增长的状态;良好、平衡的公立和私立医疗服务体系,全国政策的一致性,相对简单明了的规则等也促进了私立医疗市场的发展。

刘殿波表示:“这是一次实业投资。能够收购Healthe Care这样规模的国际级的医疗集团,对绿叶医疗来说是非常难得的一个机遇,是一个重大的突破,标志着绿叶医疗集团大举进军国际医疗服务领域,并使绿叶医疗一举进入中国最大的、国际化的、综合性私人医疗集团行列。”

刘殿波对绿叶医疗确定的战法就是:坚信小规模但高度专业化、高品质医院的商业模式,将成为中国医疗服务行业的未来。而达成这一目标的方式是用国际中高端水准的私人医疗、成熟的管理系统、品牌、人才、技术来做国内的中高端医疗服务市场。这笔高达6.88亿美元的海外收购正是由于中国医疗服务市场,尤其是私人、高端医疗这个市场,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借鉴。

对于这样的目标,刘殿波表示并不期望能通过收购国内医院来改造实现,不能从零开始一点一点建起,也不能单纯期望跟一些海外医院进行合作一步达成。最可靠的办法是自己拥有核心能力,才能按照自己的战略和路径一步一步走下去。

2015年,包括上述交易在内,绿叶集团已经在海外“豪掷”7.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6.5亿元)完成了四宗海外医疗机构的收购。除了Healthe Care,绿叶集团收购的另外三家海外机构分别为:新加坡体检和诊断服务品牌AsiaMedic、新加坡基因检测公司Vela Diagnostics以及韩国妇儿专科品牌爱丽美。通过这几次收购,绿叶集团已经逐步定位于高端医疗市场。

刘殿波也表示,在未来的并购中绿叶会考虑两个方面。一是收购的医疗品牌能够在中国发展,另一方面也会从投资回报的角度进行衡量。“比如国外医院通过轻资产模式,回报周期在2~3年,而国内则需8~10年。”

赢得竞购

Healthe Care的所有者是澳大利亚一家知名的私募投资机构Archer Capital,作为私募基金从资金回报周期的角度,他们2015年打算出售这一资产寻求退出。而Healthe Care优良的标的及发展前景,吸引了包括霸菱亚洲资本、贝恩资本等国际PE在内的很多买家加入竞购,亦有很多来自中国寻求转型的跨行业买家。

一年高达四宗海外并购案表现出绿叶对进军医疗产业的坚定态度,绿叶制药的医药产业背景无疑是一个加分项,而对Healthe Care的后续战略规划也是信任能达成的重要因素。

Archer Capital认可绿叶医疗为诚意买家后,绿叶医疗就派出一支全职团队进驻澳洲六周,并聘请了信誉良好的顾问团队进行尽职调查及其它交易相关的工作。

价格和强大的资本支持仍是其中重要的加持。“交易金额为6.8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0亿元人民币。出售方要求我们有一家跨境银行提供资金授信,平安银行只花了一周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个授信。”绿叶集团执行主席刘殿波说。

除了所有者,医院集团现任管理团队的意见和倾向在海外并购中也起着很重要的作用。王重光说:“Healthe Care管理层为能参与到中国未来发展的前景而感到兴奋,且在早期就将绿叶医疗认定为他们的首选买家。”

Healthe Care首席执行官Steve Atkins在交割完成后表示:“Healthe Care未来几年有信心按计划在澳大利亚进一步扩大医院数量,并将床位数增加到3000张。我坚信绿叶医疗将持续地支持Healthe Care的业务发展。同时也希望为中国更多的患者提供最高水准的医疗服务。”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