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中源协和】董事长谈柯莱逊收购案:大股东接盘柯莱逊即使烧钱也要把它孵化成“独角兽”

2016/06/12 来源:证券日报/谢 岚
分享: 
导读
“‘五一’我还在山里(度假),‘魏则西’事件刷屏后,听说与柯莱逊有关,当天我就订机票回来了。”6月3日,中源协和董事长李德福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回忆起一个月前那场风波,彼时的焦虑与纠结依然历历在目。


“‘五一’我还在山里(度假),‘魏则西’事件刷屏后,听说与柯莱逊有关,当天我就订机票回来了。”6月3日,中源协和董事长李德福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回忆起一个月前那场风波,彼时的焦虑与纠结依然历历在目。

引爆于今年五一长假的“魏则西事件”,在把百度、莆田系医院等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同时,也将中源协和卷入其中。因为3月初,这家A股上市公司刚宣布了一项定增收购案,拟募资15亿元收购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柯莱逊),而柯莱逊的创始人、前股东正是深陷“魏则西事件”漩涡的莆田系人士陈进喜,其核心业务细胞免疫治疗技术也与该事件密切相关。

面对从天而降的黑天鹅事件,5月3日,中源协和紧急宣布停牌。彼时,监管机构连下问询函、各路投资者频频致电……李德福坦言此间压力不小:“不能把战火烧到上市公司,这是我的处理原则。我们为此还组建了7人危机处理小组。”

一个月后的6月3日,随着“魏则西事件”渐渐平息,中源协和发布公告,宣布放弃收购柯莱逊,同时由控股股东天津开发区德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德源投资)及其关联方永泰红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泰红磡)承接了中源协和对并购基金优先级和中间级合伙人的担保责任(此前由中源协和参与发起设立的并购基金,已对柯莱逊进行了“预收购”)。

“大股东之后将全面接盘对并购基金的反担保责任,成为柯莱逊的控制方。上市公司在财务上不会有一份钱的损失,”李德福道。

值得一提的是,德源投资和永泰红磡的实际控制人皆为李德福,也就是说收购柯莱逊最终由其全部埋单。对此,这位天津地产界的风云人物自我调侃道:“我们要讲契约精神。这不就等于少卖了一块地嘛?但你一定要舍得投入,勒紧裤带投入。”

详解柯莱逊收购内情

“有人说我们收购柯莱逊是胡整,真不是。”谈及“魏则西事件”之后纷涌而至的质疑,李德福颇感委屈,他也向《证券日报》记者详解了此次收购柯莱逊的前因。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国内传统的CIK、NK细胞治疗的龙头企业之一,柯莱逊此前为国内大约30家医院长期提供细胞免疫治疗技术服务,遍布全国20多个省市。2015年柯莱逊收入2.96亿元,净利润4000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2009年,原卫生部下发《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将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列为第三类医疗技术进行管理。一些省份还曾将细胞免疫疗法纳入医保和新农合。2015年6月份发布的《国家卫计委关于取消第三类医疗技术临床应用准入审批有关工作的通知》,取消了第三类医疗技术临床应用准入审批,而细胞免疫治疗未被列入“限制临床应用的医疗技术清单”。但卫计委的解释性文件也同时指出,法律法规已设立行政许可的医疗技术,依照有关规定执行。

秉着“法无禁止即可为”的想法,在过去几年间,细胞免疫治疗产业在国内蓬勃发展,据悉,在“魏则西事件”前,国内从事细胞免疫治疗的企业有100多家左右。

“中源协和收购柯莱逊是非常慎重的。我们是上市公司,不可能去撞政策红线。”李德福向记者强调。

至于有媒体诟病柯莱逊手中的CIK、NK第一代细胞治疗技术是“欧美淘汰的技术”,李德福坦言,收购柯莱逊主要是为了其市场渠道资源。

“我们在技术研发和临床研究方面花了大量的时间,缺少的就是渠道。”他表示,“我们是在筛选了近30个标的后才选中柯莱逊的,从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到投行,尽职调查上的都是正规部队。我们知道它没有第二代技术,但我们有。其他没有一家企业像柯莱逊那样有这么多三甲医院资源,想进入三甲医院是非常难的。”

至于与这些医院的合作模式,李德福说:“所有合作不是承包科室,而是提供技术服务。”

事实上,迄今李德福依然认为,从并购的各项指标看,柯莱逊可算是优质资产,当时通过并购基金买下来相当合算。

“柯莱逊的销售额和利润额都是行业内最高的,如果把我们的第二代技术搭载上去,假设没有政策问题,利润会更可观。”他同时表示,“我们这行业一般是30倍的市盈率,收购柯莱逊的市盈率是27.5倍,并不能说很贵。”

细胞免疫治疗叫停“危中带机”?

“魏则西事件”爆发后,5月4日,国家卫计委会议明确细胞免疫治疗仍属于临床研究阶段,要求各省市医院停止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的临床应用,这也让方兴未艾的细胞免疫治疗产业遭遇重击。

据悉,上述新政出来后,从事细胞免疫治疗的企业目前大都已处于半停业或转型状态,包括一些新三板企业,部分企业甚至关闭。李德福亦感叹“这次政策来得非常迅猛,很多企业都受到严重影响,不管是莆田系还是非莆田系的。”

那么,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柯莱逊当下运营状况又如何?

“目前柯莱逊与武警二院的合作关系已解除,与其他三甲医院的合作大部分都将转为临床研究,这些三甲医院具备能力,实验室都是现成的,技术力量大股东都可以配备。”

在李德福看来,细胞免疫治疗临床应用目前虽然被叫停,但在临床研究上,这种行业的大洗牌恰恰为中源协和提供了非常好的机会,“因为我们有足够的技术储备,这一块未来我们还会加大投入。”

另一方面,这位细胞免疫疗法的坚定支持者坚信,细胞免疫治疗在治疗恶性肿瘤等难治性疾病方面拥有明确的优势,市场前景可观。虽然这一产业目前面临着不少政策限制,但未来终将逐步放开。

此前,干细胞治疗就曾于2012年被叫停整顿。2015年8月,国家卫计委、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联合发布《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和《干细胞制剂质量控制及临床前研究指导原则(试行)》,干细胞治疗临床研究终于方可放开。分析人士指出,这也意味着干细胞临床研究即将进入实操阶段,有望对干细胞产业形成实质性推动。

“我相信党和政府改革的步伐,国家一定会率先放开免疫细胞治疗的‘绿色通道’,而且比干细胞治疗放开速度会快得多。”李德福道,“我们一方面会持续呼吁推动政策的放开,一方面也要坚守,熬着,要有愚公移山精神。”

也正是鉴于此,李德福明确表示,在接盘柯莱逊以后,其仍将不断投入资金,“把它作为未来的独角兽培育”。

“现在大股东来孵化柯莱逊,柯莱逊已不再是莆田系,接受的是大股东整个的管理,去其糟粕,留其精华。”他道。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