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Valeant四面楚歌,我们从其中得出哪些教训?

2016/03/23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Valeant(瓦兰特)国际制药长期以来一直是华尔街最受宠的制药企业。但是现在却惨跌谷底。上周,其开盘后股价暴跌超50%,降至34美元。相比于去年8月份的顶峰期(263.70美元),近乎下跌了87%。这意味着今年的销量接近10亿美元,比预期值低。


Valeant 现任CEO Michael Pearson(来源:彭博社)

Valeant(瓦兰特)国际制药长期以来一直是华尔街最受宠的制药企业。但是现在却惨跌谷底。上周,其开盘后股价暴跌超50%,降至34美元。相比于去年8月份的顶峰期(263.70美元),近乎下跌了87%。这意味着今年的销量接近10亿美元,比预期值低。雪上加霜的是,Valeant 收到警告,如不能在4月提交已经延误的年报,公司将可能面临违约调查。

一时间,Valeant大股东损失惨重,包括潘兴资本、贝莱德、保尔森公司、摩根大通和高盛等华尔街大牌。而其首席执行官Michael Pearson,曾坐拥2.5亿美元的亿万富翁,在股价一路下挫的当日就损失了1.8亿美元。

早在2015年8月,Valeant股市就已经乌云一篇。经历会计欺诈丑闻、刻意抬高药价、轻视新药研发等问题和多次调查冲击后,其股价一直呈走低趋势。面对现在的残局,其他制药企业能从中汲取哪些前车之鉴呢?

1. 制药公司需投入大量资金

这是Pearson担任麦肯锡顾问时就已经洞悉的铁规。现在,新药研发的成本不断上涨,至少需要投入25亿美元。包括辉瑞、赛诺菲安万特、阿斯利康在内,从药物研发到审批上市需要投入70亿美元。

Valeant此前主要研发、生产和销售皮肤病学、神经病学和品牌仿制药领域的各种药品,拥有广泛的药品组合。但近年来,Valeant改变原有商业模式,开始通过收购扩张业务,在加强销售队伍的同时大幅缩减研发投入,从而在财务报表上实现了可观的高利润。

2014年,Valeant推出的抗真菌药物Jublia获FDA批准上市。Jublia作为首个外用灰指甲涂敷药物,其实是一款廉价项目,其研发上市成本仅为3500万美元,是常规药物研发投入的1/3。

2. 制药企业离不开研发,需要更宽远的目标

Jublia的研发、销售过程相对来说成本较低,但是它并不作为一个公司的立身之本。Valeant的商业模式中对研发的投入仅占销售收入的3%左右,远低于同业15-20%的水平。收购代替研发并不是长久之计。

Valeant与Actavis的商业模式有很大差别。虽然Actavis成长史类似于Valeant,通过并购得以扩大,但是它愿意投入资金研发创新药物。这也是Actavis能够收购Allergan并重新更名,以及最终能够被辉瑞以1600亿美元收购的原因。虽然Pearson已经在去年10月声明计划提高研发投入,但是并没有得到投资者的支持。

3. 恶性并购不是良策,它预示着声誉下跌

Valeant的商业模式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壮大因素——“聚焦收购”。最典型的莫过于Valeant收购Allergan的失败案例。2014年4月,Valeant意欲收购Allergan,并为此谈判拉锯了7个多月。Valeant一直以低价的姿态对待此次收购,并玩弄了各种招数,例如起始价不是参照艾尔建52周最高价132美元,而使用今年初生物技术股抛售时期的116美元。

Valeant不愿意以6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而Allergan认为Valeant的收购议价并不能够与其增长前景持衡。最终“白衣骑士”Actavis以660亿美元的价格成功“迎娶”Allergan,而Valeant则声明给不了这么高的价格。

4. 哄抬药价不可取

Valeant昔日的辉煌一部分可以归功于药物价格的抬高。Valeant收购药物后增加售价回收成本。但是一味涨价并不是谋取利润的良策,目前Valiant的最佳销售药品Julia和Xifaxan都面临竞争风险。美国药品连锁店CVS表示将让买不起Jublia的消费者先尝试使用Jublia同类的非专利药品,而Xifaxan也将面临非专利药品的竞争。此外,政府也对Valeant提出警告,并让他们保障不再上涨药物价格。

备注:本文部分内容参考自Forbes、中国证券报、华尔街见闻。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