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博药业大考将至,九芝堂能否浴火重生?-观察-生物探索
威斯腾促销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贝康招聘

友博药业大考将至,九芝堂能否浴火重生?

2016/01/0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 
导读
友博药业宣布借壳九芝堂半年后,终于有了进一步的动作。2015年底发布的一系列公告显示,随着九芝堂2016年第1次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友博药业的人马将大踏步进入九芝堂上市公司。

友博药业宣布借壳九芝堂半年后,终于有了进一步的动作。2015年底发布的一系列公告显示,随着九芝堂2016年第1次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友博药业的人马将大踏步进入九芝堂上市公司。


外界曾对友博药业入主九芝堂抱有很大期望。但系列公告中一则公告分外抢眼:九芝堂子公司即友博药业撤回新药注册申请,而该新药正是友博药业为防止产品集中度较高风险开发的新产品之一。

在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看来,友博药业以临床产品为主,而九芝堂则是OTC产品,双方从营销路径、渠道等各方面来说很难融合,而且在国家医保控费、限制处方药的背景下,医院控制药占比越来越严格,很多中药注射剂销量逐渐萎缩,中药注射剂市场呈现整体下滑严重,友博药业的单一产品也很难支撑业绩的发展。

“九芝堂主营业务竞争压力大,盈利能力较弱;新开拓的保健业务受挫;友博医药自身也有瓶颈需要突破,九芝堂想要靠友博药业成功转型的可能性仍待观察。”史立臣表示。

友博药业人马“登堂入室”

友博药业入驻九芝堂后,从2015年12月底开始一系列的变更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如将友博药业骨干提名为第六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更换原审计机构等。

从列举的名单中可以看出,提名中非独立董事、监事会股东代表均是友博药业高管,董事会将新增3名董事名额共计9人,并将原来2-4名副总经理改为设置若干名。

一位医药行业分析师认为,这是友博药业进驻上市公司后正常的决策层调整,后续其他高管的位置或也会进行相应的调整,至于经营方面的人事是否会有大变动,目前无法猜测。对此,九芝堂证代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还不清楚,一切以公告为准。

人事调整之所以备受关注,就在于涌金系出现动荡后,自2008年开始九芝堂频频更换高管,成为其业绩滞涨的主要原因之一。

2009年8月至2014年5月近五年间,九芝堂几乎每年都会发生高层地震, 伴随人事动荡的,则是九芝堂与同为老字号的同仁堂差距越来越大。如自2008年至2014年,九芝堂营业收入从11亿增长至14.05亿,净利润亦增幅不大;而同仁堂营业收入从2008年的23.39亿元增至2014年96.85亿元,净利润从2.58亿元增至7.63亿元。

在史立臣看来,“涌金系”过度关注资本层面运作,忽视实体经营,九芝堂的产品结构多年来没有大的变化,浪费了前十年医药行业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获取优化产品结构的机会。“而此次入驻九芝堂的是同为医药行业的友博药业,就这一点来说,较之完全不懂医药行业的涌金系或许好些。但因为友博药业生产经营的是处方药,而九芝堂一直是以OTC产品为主,双方处于平行线上,仍将是两套人马分别进行运营。”

值得注意的是,友博药业入主时签订了业绩对赌协议,若三年内友博药业的实际利润小于承诺利润,则按相关协议进行补偿。

九芝堂能否重回一线?

除了对赌协议外,友博药业还推出“医药互联网+”计划。2015年5月29日,友搏药业与其第一大客户康美药业宣布就整合道地药材资源、互联网医疗健康云平台等方面展开全方面合作。友搏药业称,此次深度合作将使其实现跨越式发展,跻身医药第一集团军行列。

包括史立臣在内的多位业内人士看来,九芝堂一面是主营业务竞争压力大,盈利能力较弱,另一面是新开拓的保健业务受挫。九芝堂要突破目前的发展瓶颈,靠友博药业成功转型的可能性仍待观察。

九芝堂主打产品驴胶补血颗粒、六味地黄丸同质化竞争异常激烈,面临东阿阿胶、同仁堂、佛慈制药等一系列强劲竞争对手,九芝堂的竞争优势不明显,这也是九芝堂致命的弱点;而九芝堂保健产品发展也并不顺利,其开展保健品业务的芃茂公司在北京运作不足一年,便不得不流血退出该市场。

九芝堂董事长张峥曾向媒体坦言,九芝堂手中有700多个批文,但是只生产了十几个批文的产品,很多产品的竞争力在市场中的空间不大。

友搏药业也有同样问题,尽管拥有28个药品批文,但销售收入和利润仍主要集中在疏血通注射液,与九芝堂一样属于产品集中度较高。资料显示,2012年度、2013年度、2014年度及2015年1-3月,疏血通注射液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均超过90%。

“若友搏药业与主要供应商的合作关系发生不利变化,或主要供应商的水蛭、地龙供应出现重大不利变化,则友搏药业重要原材料短期内的供应将受到影响,从而对友搏药业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友搏药业在公告中也承认这一点。

针对产品集中度较高的风险,友搏药业称在积极开发新产品。以心脑血管病、肿瘤、肝病等疾病作为主要突破方向,争取形成创新性强、互补和成系列的产品组合,保障未来可持续发展。例如自主研发的3.1类化药注射用比伐卢定、6类独家中药品种天龙通络胶囊、黄甲软肝颗粒等。其中,注射用比伐卢定目前在国家药品审评中心待批新药证书;天龙通络胶囊正在进行Ⅲ期临床试验工作。

不过,在2015年12月23日,九芝堂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友博药业鉴于目前国内临床试验机构的现状与问题,以及临床试验机构、合同研究组织的建议,并结合国家药监局最近出台的相关药品审评政策,决定暂时撤回注射用比伐卢定申报生产的申请。

“友博药业短期内对挽救九芝堂的颓势或是能力有限。在医药政策日益严格的情形下,如果友博药业新药研发跟不上,未来将面临很大的挑战,中药注射剂的市场在逐渐萎缩。”史立臣指出。

近年来,媒体频频曝出三甲医院根本不使用中药注射剂,而且随着医改政策推进,限制输液病种名单,药占比、医保控费等都对中药注射液带来影响,很多中药注射产品在招标及销售中遇阻。

如在2015年的半年报中,益盛药业指出,其中药注射剂注射液销量的下滑就和“药占比”政策的执行导致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中恒集团则表示,血栓通系列在各省医院招标和销售中遇到了限价、限量的阻力。

另据了解,友博药业旗下产品复方降脂片因GMP认证未通过,目前处于停产阶段,友博药业称预计于2016年上半年完成新版GMP认证。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