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威斯腾促销

临床数据公开度大排名,赛诺菲和吉利德垫底

2015/11/18 来源:生物谷
分享: 
导读
据生物伦理学监督机构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总体来说,生物制药企业在提供新药的完整临床数据(即数据透明度)方面做得不好。一些企业——比如赛诺菲(Sanofi)和吉利德(Gilead)——在此项评分中远远落后。


据生物伦理学监督机构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总体来说,生物制药企业在提供新药的完整临床数据(即数据透明度)方面做得不好。一些企业——比如赛诺菲(Sanofi)和吉利德(Gilead)——在此项评分中远远落后。

非营利组织国际生物伦理学组织(Bioethics International)在英国医学期刊BMJ Open的报告中说,2012年有三分之一的新药临床试验数据没有公布;而在2012年通过临床的药物中,大约有一半没有公布II期或III期临床实验数据。

包括纽约大学Langone医学中心Arthur Caplan在内的大批资深生物伦理学家注意到: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关键数据的不透明持续侵蚀着全球制药行业的声誉。缺乏新药的完整数据,医生和病人都无法真正评估这些新疗法的风险或者收益。

最近十分抢眼的吉利德就在缺乏透明数据方面“脱颖而出”,其仅提供了HIV鸡尾酒疗法Stribild药物21%的临床实验数据,赛诺菲多发硬化症药物的Aubagio公布的数据比例也非常低。

不过,不是所有大型制药企业都提供少得可怜的数据。在本研究涵盖的药物当中,葛兰素史克(Glaxo Smith Kline)、强生(J&J)和辉瑞(Pfizer)都至少有1个药物的全部临床数据被公布出来。

研究人员宣布,他们已经创立的一种新的积分卡可以对公司数据的透明度进行等级评定。有证据表明很多大型制药公司希望在临床数据透明度方面做得更好。

哈佛的David Korn说:“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公司都对数据比较感兴趣,并与研究人员进行了互动。得分低的公司对于数据透明度做得不好的方面及其原因比较感兴趣,他们希望通过克服弱点提高透明度;而那些得分高的公司,在保持尽量保持数据透明度方面提供了一些建议。”

对此,吉利德没有马上回应FierceBiotech,这一点都不奇怪,它对于批评一向很少做出反应。赛诺菲则发表了以下声明:“我们期望研究一下这项研究,以便理解作者的方法学和得到的结果。赛诺菲致力于及时有效的分享临床实验数据,以便更好地帮助患者、医疗人员、患者维权组织和研究机构,我们完全拥护'负责任地分享临床数据'的PhRMA-EFPIA原则。赛诺菲的临床实验在包括FDA的clinicaltrials.gov网站在内的公共注册机构进行登记,临床结果在Sanofi.com网站、同行评议的医学期刊和医学大会上公开和发表。”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