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luatePharma:吉列德Sovaldi卖天价不是特例,而是趋势
2014/09/28
吉列德丙肝明星药物Sovaldi自诞生之日起,其1000美元/片的定价就饱受各方争议。但是全球医药市场预测机构EvaluatePharma一份最新的报告显示,Sovaldi卖天价并不是特例,而是一种趋势,并且这种趋势在制药行业已经持续了近五年。难道是我们冤枉Sovaldi了?


吉列德(Gilead)丙肝明星药物Sovaldi在2014上半年的销售额达到了惊人的58亿美元。该药于2013年12月在美国上市,自诞生之日起便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其84000美元/疗程(1000美元/片)的定价也饱受各方争议。但是全球医药市场预测机构EvaluatePharma一份最新的报告显示,Sovaldi卖天价并不是特例,而是一种趋势,并且这种趋势在制药行业已经持续了近五年。

根据EvaluatePharma的数据显示,美国排名前100强的药物平均从每个患者身上赚到的钱已经从2010年的1260美元爆增到了现在的9400美元。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变化,是因为使用这前100名药物的患者平均数量已经从2010年的69万人减少到如今的14.6万人,规模整整缩小了79%。

这种转变部分原因可能归结为制药行业正在迈向“专利悬崖”。专利到期会给公司带来巨大的影响,这几年可谓是专利失效高峰期,辉瑞的降胆固醇药物立普妥(Lipitor)、赛诺菲的血液稀释剂波立维(Plavix)以及武田的糖尿病药物匹格列酮(Actos)等分别在2011-2012年失去专利保护。

除此之外,FDA监管更加严格,制药企业新药研发时间更长、花费更贵是导致受众小的药物卖出天价的另一原因。

Evaluate Pharma报告显示,2010年,100强药物中仅有23种是用来治疗患者人数在10万或以下的疾病,而到今年已经增加到41种。相反的,100强药物中用来治疗患者人数超过50万的疾病的种类从2010年的55种变成了35种。

“天价药”需有匹配价值

美国医疗支付体系虽允许“天价药”的长期垄断,但是也会惩罚那些价格与药效不符的天价药。赛诺菲就是一个例子。2012年FDA批准该公司的Zaltrap作为大肠癌的二线治疗药物。像很多新的抗癌药一样,该药价格不低,每月花费9600美元。但在不久之后,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3名医师在《纽约时报》撰文抨击,称Zaltrap的昂贵价格与微不足道的回报预期很不相称,且该中心已将Zaltrap从药品清单中剔除。赛诺菲起初还为Zaltrap的价格辩护,随后被迫退让,价格50%。

然而,也有一些公司的药物在面对仿制药的竞争时依然能够以天价销售,如罗氏的癌症药物赫赛汀(Herceptin)、利妥昔单(Rituxan),Celgene公司的血癌药物Revlimid等,这是因为这些药物对病人的治疗作用是物有所值的。

不管是私人还是机构都在抱怨这种“天价药”的趋势,但如果没有组织对这种现状进行干预,这种趋势还会维持很长时间。当然,买方也许会开始分析这些“天价药”的支付-回报效益,然后排除那些不够格的药物。这种情况下,制药公司要想继续保持它们的天价,就得保证药物真正的治疗效果了。

相关:专利悬崖

专利悬崖(Patent cliff )是指一个专利保护到期后,依靠专利保护获取销售额和利润的企业就会一落千丈。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7/02/17
    据FiercePharma消息,进入2017年之后,BMS被多名分析师列入潜在并购标的推荐之中。他们为何会向药企客户提出可以考虑收购几乎在免疫肿瘤领域“称王称霸”的BMS?这是怎么回事?潜在买家中,辉瑞再次出现。结合之前收购阿斯利康出价1170亿美元,如果这次辉瑞真的出手,又会是个什么价格?可以比较的是,BMS市值比阿斯利康高出了整整300多亿美元,而且这家公司的核心产品可都是全球最热的免疫肿瘤类。
  • 2016/12/27
    近日,笔者从歌礼获悉:公司的第一个原研丙肝创新药物丹诺瑞韦(ASC08)的上市申请,已通过了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全面现场核查,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受理。这意味着,中国本土企业挑战美国吉利德公司的天价丙肝药的征程又近了一步。
  • 2016/09/02
    诺贝尔奖即将公布,学术界早已蠢蠢欲动。9月13号,素有“诺奖风向标”之称的拉斯克医学研究奖将临床医学研究奖颁发给Bartenschlager,Rice和Sofia三人,以表彰他们在丙肝病毒(HCV)致病机理及药物Sofosbuvir(索非布韦)开发上作出的卓越贡献。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