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做实验,得iPhone!

鼎晖医疗的秘密:抢食连锁医院 战略布局全产业链

2014/09/23 来源:投资界
分享: 
导读
鼎晖对医疗产业的勃勃“野心”,不仅仅对连锁医院、医药、医疗器械等项目的策略性投资上,而有意打造一个医疗产业集群,以综合性医院为切入口进行横向和纵向产业链整合。而如今,尽管这一平台尚未揭开面纱,但鼎晖投资创始合伙人及医疗投资负责人王霖称已经进行得非常“深入”。


不久前,鼎晖投资完成了对华东地区两家综合性医院的投资。尽管这两家医院的名字外界仍然还不得而知,但对鼎晖而言,这却是其在医疗产业投资中迈出的又一大步。

与作为中国PE行业最早涉足医疗产业投资、并对医院投资轻车熟路的鼎晖相比,至今很多PE机构还没有摸到对医院投资的门道。

现实的困境是,对公立医院的直接投资仍然处于探索阶段,政策落实仍待时日,公立医院的改制难度重重;而投资于民营医院则难以避免审批难、投资难、土地成本高、税负压力重、人才不足、医改覆盖少等诸多难题。或者从头新建一个综合医院或专科医院,这是很多产业集团的运作模式,但对PE资本而言几无可能。

而与之相对应的则是鼎晖对医疗产业的勃勃“野心”,他们不仅仅对连锁医院、医药、医疗器械等项目的策略性投资上,而有意打造一个医疗产业集群,以综合性医院为切入口进行横向和纵向产业链整合。而如今,尽管这一平台尚未揭开面纱,但鼎晖投资创始合伙人及医疗投资负责人王霖称已经进行得非常“深入”。

医疗投资版图

2013年11月29日,第一家纯医院概念股凤凰医疗在香港成功上市,随之股价大涨超过70%,让资本对医院的投资爆发出了空前的热情。

医院是我国医疗产业的核心主体,社会资本对医院的兴趣并不是近期才刚刚开始,除了产业集团的关注外,PE基金中也不乏热情高涨者,即便政策门槛在不断降低,但摆在资本面前的,还仍有颇多现实的挑战。

即便是凤凰医疗享有了“国内最大私营医院集团、首只医院股、高倍市盈率、开盘猛涨”等光环,但其背后也伴随着一系列隐忧:私立医院业务平平,靠公立医院托管的“曲线救国”盈利方式存“身份”、政策风险仍有不确定性……这些问题也多多少少折射出了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投资机构在对医院进行投资时面临的诸多困境。

大致而言,社会资本对医院的投资可以分为三类:投资公立医院(改制、托管)、投资私立医院(投资、新建)。但长久以来,现实的困境是,对公立医院的直接投资仍然处于探索阶段,政策落实仍待时日,公立医院的改制难度重重,托管公立医院则是另一种方式,代表案例正是凤凰医疗;投资于民营医院则难以避免审批难、投资难、土地成本高、税负压力重、人才不足、医改覆盖少等诸多难题。或者从头新建一个综合医院或专科医院,这是很多产业集团的运作模式,比如方正集团在建的北大国际医院、长庚参建的清华长庚医院,但这对PE资本而言几无可能。

在PE行业里,对医院成功投资的案例更是屈指可数,核心原因在于医院的投资周期较长,往往与PE基金的期限并不匹配;退出方式也尚待摸索等。

但鼎晖投资则算是一个例外,他们从十年前落子慈铭体检以来已在医疗领域斩获颇多,从私立专科连锁医院,到综合性医院的投资,现在再参与公立医院投资管理的机会,鼎晖在医疗领域的投资路径也在不断“升级”。而鼎晖大平台化的医疗团队架构,也充分发挥了PE 和VC 两个版块的专业投资优势。

而鼎晖投资名录中已经有众多的医院在列:新世纪儿童医院、安琪儿医院、博生医疗(和美妇产医院)、康宁医院、伊美尔整形医院、白求恩血液净化中心……

事实上,早在2003年时,鼎晖就已经有机会参与对公立医院安贞医院的改制。“我们当时已经进行尽职调查,也获得了医院的财务报表,正准备进一步深入时,SARS突然出现,而这成为一个转折点,监管层建议安贞医院的改制缓行,对这家医院的投资未能继续。

王霖坦言,从那开始,鼎晖便已经非常关注医疗产业,未能投资安贞医院,但在2004年时投资了慈铭体检,这成为了鼎晖在医疗产业的第一笔投资。

此后因为当时资本市场上市基本停滞,鼎晖在那几年也放缓了对医疗产业投资的步伐。2008年时,投资了博生医疗,2009年鼎晖开始大规模投资医院,三年时间内相继投资了安琪儿医院、新世纪儿童医院、康宁精神病医院、伊美尔医院等。

如今,这些医院都已经在各个细分市场上颇有知名度,并一时成为了资本市场热议的焦点,如安琪儿医院刚刚获得红杉资本的新一轮投资。

尽管在医院方面尚未有一例完全退出的案例,但鼎晖并不发愁:慈铭体检已通过发审会的审核,其他医院在规模持续扩大后也有望踏上独立上市之路。“单家医院很难上市,成规模的医院上市并不会太难。投资医院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和沉淀,待企业管理体制成熟,扩张到一定规模,便会带来超额收益。”王霖称。

事实上,除了在医院的投资中颇有建树以外,鼎晖PE 及鼎晖创投在医药、医疗器械领域近几年也都有较为突出的投资。在医药领域,其投资的项目包括绿叶制药、康弘制药、普利制药以及一家法国的疫苗企业,尤其是绿叶制药被鼎晖内部认为是一个经典的操作案例。

绿叶制药项目的负责人是鼎晖投资董事总经理潘健和副总裁李泉。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生物信息学专业的李泉对于医药领域颇有研究:“我们跟踪绿叶制药的项目也花了很长时间,这个项目的特别之处是先让它在新加坡摘牌私有化,这有高的技术难度,摘牌完之后再帮助企业发展,第三步再帮助绿叶制药在香港上市”。从2012年联合新天域等机构私有化绿叶制药,再到2014年7月9日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仅仅只花了两年时间,而鼎晖则从中获利颇丰。

在医疗器械领域,鼎晖投资了奥泰医疗、康辉医疗和威高集团。其中康辉医疗已于2010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后被美敦力收购).医院、医药和医疗器械构成了鼎晖投资目前在医疗产业投资的三大块。

布局连锁医院

对比鼎晖此前所投资的医院中,能够清晰的反映出鼎晖对医院的投资模式——对私立专科连锁医院颇为偏爱。

专科医院,通常采用连锁模式,其特点是技术壁垒低,风险小,较容易标准化和迅速复制,而这些专科也往往是针对公立医院不太重视或对医保依赖度低的科室,如体检、口腔、眼科和妇产等,多走中高端路线。

新世纪儿童医院是鼎晖投资的一个样板。新世纪儿童医院以中高端儿童全科为主,搭配高端产科的连锁医院集团。公司以“新世纪”为品牌、以北京新世纪儿童医院为模式,与北京、天津、成都、苏州和大连当地最好且唯一的公立三甲儿童医院及妇产医院合作。到2015年末,新世纪将有7家儿童、妇儿医院分别在北京、天津、成都、苏州和大连5个城市开业运营。该投资项目曾被评为2012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最具投资价值企业10强。

鼎晖创投合伙人何欣是该项目的负责人,何是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免疫生物博士,何博士透露,鼎晖发掘及跟踪这个项目花了三年的时间,她还没加入鼎晖便已经开始跟踪。“开始是想看看和高端医疗服务结合的项目,开始就考虑到了规模的问题。当时我们主动找到了新世纪儿童医院,其实跟踪这个项目三年多,和他们管理层都成为了很好的朋友,鼎晖上上下下都和新世纪儿童医院较熟悉。”

何欣知道,要对医院进行投资首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是是否有连锁扩张的能力,事实上,在当时拟投资新世纪儿童医院时还仅仅只运营着一家医院。

“当时它们的其他五家医院虽然还只是在规划中,但是基本上都已经有比较详实和落地的规划了,基本上很快就能开起来所以看到了规模化发展的动力。另外,他们团队的学术能力和对医生学术提高的投入是我们看重他们的另一个因素,医疗质量非常高。”何欣称。

但当时新世纪儿童医院的追求者众多,鼎晖在医疗产业方面的投资并不多,打动新世纪儿童医院的创始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鼎晖对慈铭体检的投资。

对于很多PE基金而言,要投资医院面临的另一问题便是资金期限的不匹配,医院的投资周期往往较长,“一家医院从立项、规划开始,到建设、验收、开业至少得三年时间,开业之后还有个培育期,一般还需要两三年时间才能开始盈利,这么长的投资周期是很多基金无法做到的,但是鼎晖的基金周期较长,能够覆盖较长的投资周期,比如我们在慈铭体检这个项目上长时间的坚持。”王霖称。

作为鼎晖首个医疗类的投资项目,鼎晖在2004年投资了慈铭体检,当时慈铭体检尚只有三家分店,而如今慈铭体检在全国已经有六十家分支机构,已成为国内最大的体检机构之一,而鼎晖在这个项目中已经等待了十年,这是很少PE基金能够做到的。

从退出角度来说,单独一家医院的营收能力有限,很难独立上市,若形成连锁的医疗集团,则能独立上市,也可寻找到保险机构等接盘方。在鼎晖所投资的医院中,复制能力都表现突出,鼎晖创投投资安琪儿时,它只有一家医院在运营,现在已经有三家在运营,两家在建;投伊美尔时,它有十家医院,现在已经有十六家医院;投康宁时,它有五家医院,现在已经有七家在运营,三家在筹建。

王霖称,对医院的投资周期长,短期的回报不一定好,但是它是稳定的增长,风险比较低,这是很值得追求的。

在私立连锁医院投资的成功案例越来越多,这种模式渐渐受到更多PE机构的一致青睐,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投资的趋势已经逐渐以口腔、眼科、妇产科等技术壁垒不太高的专科开始向技术壁垒相对更高的领域转移,如心脑血病、肿瘤等专科医院,鼎晖对一些技术壁垒相对较高的私立连锁医院也逐渐开始涉足。

但投资于这些技术壁垒更高的医院面临的问题是优质医疗资源的稀缺,私立医院是否能够吸引到足够多的优质专家医师,这将是制约医院规模发展的又一难题。

在鼎晖创投所投资的另一家医院康宁医院,也是其投资于高技术壁垒专科医院的一次尝试。康宁医院是一所三级甲等民营精神病专科医院,2013年,鼎晖和德福资本对其进行了联合投资。“医疗资源是行业发展的最大障碍,医疗资源有限,对投资人来说就需要考虑到新开一家医院医生从哪里来,我们当时在投资这家医院的时候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康宁医院的特点在于有一定的造血功能,它可以培训医生,学术上能够提供一定的支持,这是我们投资高技术壁垒专科医院的原因。”何欣称。

而在不久前,鼎晖投资了专业的血透服务机构:白求恩血液净化中心, 鼎晖投资副总裁张松是这个项目负责人,清华生物信息学博士的专业背景使其参与了鼎晖近期许多医疗投资项目。

鼎晖医疗的“野心”

自2004年至2011年,中国的医疗服务市场以年均18%的速度迅猛发展,其主体医院市场在2011年整体规模接近1.25万亿元人民币。目前,中国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仍然较低,在2010年仅为5%。而研究报告显示,这一比例有望在2020年提高至6.5%-7%。

毋庸置疑的是,医疗市场还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而对于布局医疗产业投资机会已经十年的鼎晖而言,其显然并不满足于仅仅只是投资于私立专科连锁医院。

最新的一个动态或许能折射出鼎晖的勃勃“野心”,最近,鼎晖刚刚在华东地区“拿下”了两家综合性医院。“目前还没法披露这两个项目的具体情况。”王霖称。但王霖则透露出了鼎晖未来在医疗产业投资的规划,他称,鼎晖在将逐渐增加在综合性医院的投资,并有机会参与公立医院投资管理机会,这使得鼎晖在医疗产业的投资路径演变成:先是从医疗服务和私立专科医院为切入口,再涉足到综合性医院的投资,接下来参与公立医院的投资管理。

公立医院一直被业界公认为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当前进入的壁垒仍然较高,即使对华润这样政商资源丰厚的央企,能够参与到优质公立医院改制的机会也不算多。“单纯的公有医院的改制案例还比较少见,凤凰医疗的托管模式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同时鼎晖在国有企业的投资改制方面也积累了较多的经验。公立医院改革首先应该是管理体系的改变,发挥医院管理和运营方面的专业知识和经验,达成医院发展价值最大化的目标,这其实就是把医院的"生产关系"进行重构。”王霖称。

鼎晖投资运营董事总经理郭其志称,“要让医院院长突然变成一个企业不现实”。郭其志来自于华润集团的华润三九制药,有着多年运营管理的经验,而他也相信,鼎晖在民营医院中的管理运营经验未来是可以输入到投资管理的公立医院中。

鼎晖布局的还不仅仅只是公立医院投资管理这块大蛋糕,鼎晖对医疗产业的投资还有更宏大的构想。

从大的规划上来讲,鼎晖在医疗产业方面的投资思路演变成了两条投资主线,一条是策略性投资,如连锁医院、医药公司、医疗器械等投资都是属于其中的一部分,它们将有独立的发展方向,独立上市、退出。

而另一条线则是偏产业投资的模式,鼎晖将会打造一个大型的医疗集团,战略性的投资管理几家公立三甲医院,,以此为中心进行横向和纵向的产业链整合:横向是整合医院的资源,形成一个医院集群,做大医院规模以独立上市,“只有医院集群规模足够大,制约医院发展根本问题的人才瓶颈才会得到解决,平台大了才会对人才有吸引力,学术资源、培训体系都有助于解决人才的问题”;而在纵向的整合上,鼎晖会在医院基础之上再对医疗产业的上下游产业进行整合,比如可以以此进入医药、医疗器械领域,还可以涉足康复领域,将康复治疗结,再由康复再慢慢延伸到养老产业。“比如养老产业,很多大型机构都在纷纷涉足,先建养老院再建医院,但我们是反方向操作的,因为几千张床位的养老院并不能足以支撑一家医院的业务,但如果我们先有了医院,那再建养老院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王霖称。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