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做实验,得iPhone!

复星:借势中国富裕老年人

2014/06/27 来源:经济学人
分享: 
导读
二十年前,4个复旦大学的毕业生组建了复星,现在它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私营综合企业,并且一直驾驭着变化的商业趋势。近日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计算出了世界上哪些城市将拥有最大的老人群体,上海和北京名列前茅,然而复星投资的高级养老院项目能够冲破国家政策壁垒吗?

复星:一直驾驭着变化的商业趋势

养老院可能是个令人沮丧的地方,但星堡(Starcastle)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这个高级养老院项目是中国企业复星集团与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峰堡(Fortress)投资集团之间的合资项目。访客会发现这是一个装饰得五彩缤纷、住着充满活力老人的地方。在门口,你会看到鹅群、香草及鲜花,老人们在附近练习太极拳和书法,还有人在教室里学习如何使用微信。

当被问及为什么他们选择了这个地方时,三位在中心露天咖啡厅聊天的老人谈到:这里不仅迎合了他们对于独立生活的向往,同时能够获得所需的膳食和护理。此外,他们的回答还都谈及另一个大趋势:自古以来,中国的孩子都应该照顾自己年迈的父母,但随着收入增加和道德规范的不断改变,这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一位93岁的连锁酒店的前老板坚持认为,这样前所未闻的时髦养老院,将是中国未来的趋势:“这里非常先进,很方便……而且孩子们可以不再担心我了。”

星堡的这次尝试,勾画出了复星由一个创业企业转型成为中国最大的私营综合企业背后那长期的战略方向。简单地说,该公司在趋势的洞察上颇具天分,能在恰到好处的时机捕捉到中国经济增长的方向。复星上一年的收入超过500亿人民币(约合83亿美元),其利润增长了50%至55亿人民币。

二十年前,4个复旦大学的毕业生凑了大约4000美元,成立复星。最开始,他们运用他们的技能进行定量的市场研究,帮助卖月饼的商贩。严密的分析方法帮助他们在半年多就赚到了100万元,但同时他们也在知识产权方面收到了一个惨痛的教训。复星创始人之一及现任首席执行官,梁信军解释说:“中国人太聪明太勤奋,一旦看到有人赚钱,别人马上就能复制。”

随后,年轻的企业家们决定将他们的所得和精力,投入到中国持续的经济自由化中。那时候药品行业仍被严格控制,但使用新技术基因测序的诊断试剂盒尚未被纳入监管。复旦大学这四人抓住了这个开端。到1994年,其试剂盒销售接近4000万元。1996年,当民营企业首次获准进行药品生产时,他们就进入了这个领域。1999年,当药品批发开放时,复星再次扩张。

“只要政府放开一点,我们就能跨越一步。” 梁信军说道。当私营企业后来被允许进入房地产行业时,复星成立了复地,目前已是中国最大的开发商之一。2000年间,重工业走向繁荣,而复星再次发现了将这种趋势套现的方法。它成为了中国最大的钢铁制造商之一,以及最大的黄金和铁矿石开采商之一。梁信军若有所思地说,“如果在某个领域国有企业能够盈利,那么任何人也都可以在其中赚到钱,而我们则是效率最高的。

以上简略的历史解释了为什么复星的资产看起来像大杂烩。然而,它的管理层已经决定将公司由一个工业集团,转变成为一个保险性金融公司,长期投资于针对中国中产阶级的消费及服务行业。

为什么是保险?复星“四剑客”应该是由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使用保费所产生的“流动”资金进行长期投资受到启发。复星已经迅速在保险行业中展开了扩张。它已经与美国寿险公司保德信金融集团在中国成立了一个合资企业,目前还在寻求韩国保险公司LIG的合作。

然而,今年初以10亿欧元(14亿美元)收购葡萄牙保险公司Caixa Seguros,则可以说是改变了公司:交易前保险资产仅占总资产的3%,但现在占到了近40%。郭广昌,宣称这笔交易“标志着复星向巴菲特模式迈下了坚实的一步”。有了确定的优质资金来源,该公司的宏伟计划是“将中国动力嫁接至全球资源。”

但复星并非单打独斗进入不熟悉的消费业务,而是计划将一些世界领先的品牌带到中国来。2010年,从它投资法国地中海俱乐部,将其全部的度假村引入中国后,它就启动了一波收购狂潮。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西方的资产价值暴跌,复星制定了“包含200至300公司的目标矩阵”,目前仅剩大约100家。外国公司常常觉得中国难以琢磨,所以他们更可能会接纳复星这样沟通顺畅和资产殷实的本地合作伙伴。

大陆已成为全球旅游业的最大市场,但在过去可供选择的高档产品却很少。为了向中国家庭提供更好的假日服务,复星花费100亿人民币与南非的Kerzner International达成合作,将其以水为主题的度假酒店——亚特兰蒂斯带到了中国的海南岛来。此外,复星还在争取全面控股地中海俱乐部。

除了旅游业和老人护理,复星同时还加大了在时尚,美容和保健行业的投入。它投资了希腊时装零售商Folli Follie,使他的触角伸到了大陆日渐增加的时尚青少年人群。它还收购了以色列阿尔玛激光,其技术可用于化妆品效果的增强,以迎合蓬勃发展的美容市场。据说它还在竞购澳大利亚医院运营企业Healthscope,从而能够进入中国各城市扩张中的高端医疗服务。

复星还寻求移动互联网方向的机会,中国在这个行业是全球领先的。它正在开发一个计划在手机端销售的汽车保险产品。而且它已经与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结盟,阿里巴巴已大举进军手机银行,向小企业提供小额贷款。同时复星还对多家“O2O”企业进行了股权投资(如能将智能手机用户吸引至附近实体商户的应用程序)。

下注于更美好的生活

随着中国新中产阶级生活品质的提升,复星成为下一个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梦想能够实现吗?目前看来一起都很顺利,但也并非无须担心。其一是,经济的增长可能停滞,将会影响中产阶级的消费。另一个原因是,政府可能无法放开照顾老人的严厉政策,因此该业务的盈利前景仍然是难以确定的。但即便如此,复星的投入似乎还是合乎逻辑的。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计算出了世界上哪些城市将拥有最大的老人群体,上海和北京名列前茅,并且前十名城市中的五个都在中国。

总之,中国经济正从出口导向型向内需受益型转变,而复星似乎能够很好地从中获益。中国国有企业以及许多私营企业仍痴迷于在她们的行业成为全球的领头羊,但郭广昌看到了一个不同的未来:“中国并不需要更大的工厂和更高的钢铁产量。普通人只想要…一个更美好的生活。”

注:本文原文来自《经济学人》“Riding the rich, grey Chinese wave”,翻译为承树投资司阳。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