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2017生命科学领域20位杰出女性,以及她们的故事

2017/12/12 来源:药明康德
分享: 
导读
女性在职场上一直面临着挑战,特别是在男性主导的领域,例如技术和风险投资。在生命科学领域亦是以男性为主,女性领导者非常少,葛兰素史克(GSK)的首席执行官Emma Walmsley女士是第一位大型制药公司的女性掌门人。


图片来源:Fierce Pharma

本文转载自“药明康德”。

尽管女性的职业生涯面临这样那样的挑战,但不少女性依然能够一步一步地走到职业金字塔的顶端,她们有些担任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有些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她们都在所属领域开创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在生命科学领域,女性从业者囊括了行业专业人士、学术研究者、风险投资人、法规事务专员等等,女性正在对整个生命科学领域产生着影响。

由Fierce Pharma评选出的2017年度生命科学领域20大杰出女性,寻找的就是在生命科学领域产生影响的女性。无论她的职位是首席执行官,还是部门负责人,或者风险投资人,评选出的这20位女性都是时代的开拓者。她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她们不仅在努力开拓自己的职业道路,还有意识地为后来人的发展铺平道路。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听听这20位杰出女性的故事!


Bonnie Anderson

公司:Veracyte

职位:CEO

作为一名医学技术专家,Anderson女士的职业生涯始于教学医院的实验室,帮助推动临床试验,指导医生为患者做出治疗决定。几年后,她进入行业,加入了一家私人的血液学专业公司Coulter,该公司于1998年被Beckman收购。

一直渴望自己创业的Anderson,在2006年得到了一些风险投资公司的帮助,于是她成立了Veracyte公司,专注于利用基因组学来解决传统诊断方法的不确定性,从而大大改善患者的临床结果。

Anderson女士认为,Coulter公司让她有机会开创新的业务、发展新的产品线,为她的职业生涯提供了具有“非凡影响力”的男女导师。

“我没有在一夜之间学会如何成为首席执行官,而是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去担任各种角色,并在每个新的角色上进行学习改进,”她说。

Anderson女士表示:“我对Veracyte首席执行官职位的信心就是来自这样一个事实:在我职业生涯的某个时候,我在公司的每一个职能部门都任过职。有时候,确实需要实战经验进行自我培训,而不是回避某些职业角色,这样才能获得你想要的成功。”


Teresa Bitetti

公司:百时美施贵宝(BMS)

职位:全球肿瘤学商业化部高级副总裁

Teresa Bitteti于1996年加入BMS,之前她曾在美孚(Mobil Oil)做过财务工作,因为对财务工作没有兴趣,因而改变了职业方向。在BMS,她找到了职业发展的方向。

业内所熟悉的两款药物(免疫肿瘤学治疗药物Opdivo和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Abilify)的上市推广工作,就是Bitteti在纽约工作时所负责的项目。

现在作为BMS全球肿瘤学商业化部的高级副总裁,Bitetti与公司的肿瘤研发团队携手合作,共同构建公司抗癌产品的研发管线。

她说:“在BMS工作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觉得无聊。每进入一项新工作,都有很多新的东西需要学习。”

对于刚刚开始职业生涯的新人们,Bitetti建议说,找到你热爱的事情很重要,并且一路上不要忽视公司的企业文化。对于管理者来说,培养人际关系和重视员工对于公司的成功至关重要。

她说:“在当今这个繁忙的世界里,识别和奖励人才非常重要。”


Rosaleen Burke

公司:波士顿科学(Boston Scientific)

标题:全球质量和监管部高级副总裁

Rosaleen Burke女士在Boston Scientific的职业生涯始于其在爱尔兰的工厂,现在作为全球质量和监管部的负责人,她要管理马萨诸塞州马尔堡的所有医疗设备业务和产品组合。

Burke在职业生涯早期从事制造业务时,一切都发展得非常顺利,而且也很稳定。但是有一天,她的老板告诉她:你没有任何产品上市后的工作经验,也没有从质量体系的角度来处理法规事务的经验,现在有一个工作机会,会给你这样的经验。但它没有你目前工作的长期安全感,但是你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于是,Burke女士坦然接受了那份新的工作,并且从此津津乐道,并主动寻找扩大技能的机会。就是因为这种态度,使她有机会一路成长为现在的角色。

她说:“当你完成一个项目或者达到一个里程碑时,请重点考察一下哪些方面可以做得更好,就像做不同的事情一样,”她说,“保留那些积极的反馈意见,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打开看看。这会带给我自信,这种自信能让我承担起帮助我成长的艰难任务。”


Ann Costello

公司:罗氏(Roche)

职位:罗氏生物组织诊断部负责人

Ann Costello女士是一名受过培训的科学家,她在都柏林一家医院的临床生化实验室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她于1988年加入罗氏,意在帮助塑造进入实验室的产品,最终转化为更好的诊断和患者护理产品。

Costello在罗氏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研发部门任职,之后她在市场营销部门工作了好几年。她表示罗氏诊断的一位领导人是她的导师,推动她走向新的领域,并促使她不断超越自己。

她目前的角色是多样化的,需要处理诊断组织下属每个职能部门的事务。因为她曾在这些领域都工作过多,她喜欢与不同的团队进行联系,了解他们所面临的挑战以及他们如何应对这些挑战。

“清楚你想做什么。女人经常不说话,没有明确地表达自己想要做什么,"她说。“所以要确保你的声音被听到,不要等待着被问询,要主动地讲出来。你的职业道路由你自己去推动。"


Jane Griffiths

公司:强生(Johnson & Johnson)

职位:Actelion负责人

强生今年早些时候收购了生物技术公司Actelion。作为Actelion的负责人,Jane Griffiths女士需要帮助瑞士公司的员工平稳过渡,并帮助他们了解在大型制药企业工作的益处。但是她也有女人心,她相信帮助别人在自己公司内部以及公司外部成长都很重要。

人员的整合是她所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她说:“你当然希望那些对组织成功至关重要的人员不要离开公司。“为了做到这一点,她努力建立信任,并向他们展示“我心中有你们”。

然而,信任并不是她想要建立的全部。她还在扩大办公楼,为员工的孩子们提供更多的空间,也让女性员工了解在家工作或者需要的时候保持灵活的工作时间都是可以的,她正在努力营造更好的女性工作环境。

她说:“这些都是帮助女性坚持下去的一切,即使这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她补充说,她希望“尽一切可能帮助女性留在工作场所”,并使托儿服务更容易管理。在工作场所,她“不断努力确保女性的多样性得到体现”。


Liz Henderson

公司:德国默克(Merck KGaA)

标题:全球制造和供应链执行副总裁

在上世纪90年代,Henderson女士大学毕业后在爱尔兰的一家小型环境咨询公司开始了她的第一份工作,她所做的一切从“塑造环境保护策略和实地工作,到保持我们自己的小型办公室清洁和有组织化”。

之后,她先后在辉瑞(Pfizer)、安进(Amgen)公司任职。最终,她加入了德国默克公司的生命科学业务部门。她在那里晋升过好多次,并担任过许多运营和制造方面的职位。2015年她转向了德国默克的医疗健康业务领域。

她说:“每一个新的挑战都会让你变得更加自信,更能接受新的事务。”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她都说“为什么不呢?” ,就是这样的态度帮助她在生物制药行业取得成功。

她说:“随着你职业生涯的进步,女性会更加犹豫。当一个新的机会来临,你永远不会百分之百地准备好,但是如果你已经做好了70%的准备,那么你就应该去拥抱机会、把握机会。男人们会这样做。所以女性更应该要相信自己,去把握住机会吧!"


Nina Kjellson

公司:Canaan Partners

职位:普通合伙人

Nina Kjellson女士从小就知道自己会从事医疗方面的工作。两年前,她进入Canaan Partners工作,在那里她可以继续进行生物制药和数字医疗技术方面的投资工作。

“我热爱从事风险投资的原因在于,在这个行业里,我能够与一些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一起工作,并与科学和医学领域的人们合作,不断学习和成长着。” Kjellson女士表示。

她成功进行了一系列公司的投资工作,Labrys Biologics公司就是其中之一。这家公司开发的慢性和高频率偏头痛单克隆抗体以8.5亿美元的价格被梯瓦制药(Teva)在2014年收购。

除了培养初创企业外,Kjellson女士还致力于让更多的女性进入生物技术和风险投资领域。她主张让更多的女性担任高管职位,同时积极推动女性进入她所在公司的董事会就职。

她非常愿意确保与她合作的公司拥有像Canaan Partners这样的规定,这些规定可以让公司保持员工的多元化。


Nisha Nanda

公司:Loxo Oncology

职位:发展战略高级副总裁

Nisha Nanda博士清楚地记得,她自己如何对基因治疗产生了兴趣。在她15岁时,Nanda博士坐在火车上阅读《时代》杂志上刊载的的一篇关于癌症未来的文章,以及如何通过基因突变来治疗癌症。这个想法深深地吸引了她。

如今,Nanda博士成为了Loxo Oncology的发展战略高级副总裁。Loxo Oncology是一家生物制药公司,致力于为患有遗传性癌症的患者开发药物。在今年夏天的ASCO会议上,Loxo公布了其新药larotrectinib(LOXO-101)的积极数据,并预计在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初向FDA提交上市申请。

“我们一开始只有一个小团队,现在我们已经成立了公司。我们已经证明,可以用创新的方式进行药物开发,并且我们计划继续做更多的工作,来满足癌症患者的需求。” Nisha Nanda博士说道。

当被问到对生物制药行业的女性会有什么建议时,Nanda博士表示:“我有很多优秀的导师,其中男性和女性都有。我认为我能给的最好的建议就是不要害羞。如果你看到一个机会,就要勇敢的去争取,要充满自信。”


Despina Solomonidou

公司:诺华(Novartis)

职位:全球药物开发和技术研发主管

Despina Solomonidou女士在德国学习制药科学,后来于2000年加入诺华,开始担任技术研发制剂开发实验室主任。

2017年1月,Solomonidou女士成为诺华公司全球药物研发主管,主要负责公司的小分子技术研发管线。这个职位跨越了许多疾病和治疗领域,她拥有一支450多人的团队,分散在世界各个国家,其中包括瑞士、美国、中国和印度。Solomonidou女士的目标是设计、开发和帮助生产公司所有管线的产品,用于临床前的动物试验,临床试验和已上市药物的研究。

诺华公司本身正在积极开展一个项目,为公司日益增多的女性提供辅导。Solomonidou女士对这个项目非常积极。她现在成为了诺华女性领导力论坛的导师,而这个论坛专门为处于职场初期阶段的女性提供帮助,从而使她们提高自我意识,发展具有高度需求的自身技能,让自己的能力为高管所见,并建立内部学习网络。

“当我加入诺华时,并没有太多的女性领导或部门负责人。而且有些部门的女性员工比例不是非常协调。但是现在,这种状况已经改变了,” Solomonidou女士表示:“我看到更多的女性开始从事制药行业。这不仅是诺华公司出现的现象,整个行业都是如此,尤其是在欧洲地区。”

Solomonidou女士目前担任了公司的五名女性职员的导师。她非常热衷于支持女性的职业成长,因此她还参与了一个公司以外的帮助女性的志愿者项目,该项目主要帮助在瑞士地区希望重返工作岗位的女性移民。


Beate Stych

公司:Regeneron

职位:医疗事务副总裁

Beate Stych博士于2007年加入Regeneron。就在公司推出首款治疗罕见自体炎症孤儿药Arcalyst的六个月之前,Stych博士从零开始,建立了一个医疗事务团队。

在过去的十年中,Stych的角色已经发生了转变,从具体事务转向了管理层面,确保团队在战略上朝着正确方向进行发展。随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医疗事务也比以前受到了更多的重视。Regeneron的医疗事务团队已经由Stych博士孤身一人,发展成了一个大约320人的团队。

在Regeneron的研发、临床、监管和医疗等研发职能部门中,54%是女性雇员。虽然女性领导者在这个行业的比重仍然比男性少,但Stych博士表示,她的职业规划已经有所提高,并预计这种状况会持续下去。

对于刚刚开始进入医药行业的女性,Stych博士的建议是要以患者为中心。“医药行业的工作完全和患者相关。如果有人不能认识到这一点,那么他就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她说:“不管你身处什么职位,如果你没有优先考虑患者的需要,也没有服务患者的热情,我不认为你会走向成功。”


Liz Barrett

公司:辉瑞(Pfizer)

职位:全球总裁兼总经理

在辉瑞全球总裁兼总经理Liz Barrett女士的领导下,其肿瘤部门将治疗乳腺癌药物Ibrance推向了重磅领域,其免疫肿瘤学新药Bavencio获得了FDA批准,同时,辉瑞也重新推出了白血病药物Mylotarg。

Barrett女士表示说:“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成就,不仅是业务发展方面的成就,同时也显现了辉瑞公司在肿瘤学领域的领导者地位。”

当然,保持领导地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尤其是考虑到免疫肿瘤学正在重塑这个领域的发展速度。Barrett女士说,你必须不断获得新数据,并保持一种有竞争力的思维方式,同时要试图保持在创新的前沿,改变科学,从商业的角度看待事物。

Barrett女士花费大约一半时间在辉瑞的临床试验上,同时在公司早期的投资组合中进行资产评估,看看应该如何推进。她说:“肿瘤学领域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

但Barrett女士很高兴看到这种变化。她说:“人总是喜欢更多的进步。(女性)有不同的想法,可以提供不同的东西,如果一个公司拥有多元化的高管层,它会发展的更好。”


Sarah Boyce

公司:Ionis

职位:高级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

在获得微生物学学位后, Sarah Boyce女士并没有去实验室找工作。相反,她开始进行了一个销售的自我培训课程,从那时开始,她进入了营销领域。

Boyce女士的所有商业经验,以及在大型药企的经验,都有助于她进入Ionis公司,担任首席商务官一职。在加入Ionis公司之后,Boyce女士开始从事她之前从未涉及的事务,例如处理公司传播事务,及运营管理和合作伙伴关系,这些合作伙伴包括与阿斯利康(AstraZeneca),拜耳(Bayer),百健(Biogen)和诺华(Novartis)等。

Boyce女士很喜欢这种工作的多样性,这在生物技术领域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一个“更小,更具有企业氛围的环境,每个人都必须尽一切努力”。

Boyce女士说:“这是我最近非常努力在做的事情。我支持所有的顶尖人才,尤其是女性人才的发展。”


Cynthia Butitta

公司:Kite Pharma

职位:首席运营官

Cynthia Butitta女士于2014年1月加入Kite Pharma公司。她是公司的第8位雇员,并担任第一任首席财务官。她的职责是加快公司CAR-T疗法axicabtagene ciloleucel(axi-cel)的研发进程。在四年内,Kite Pharma首次公开募集了超过1.46亿美元的资金,并完成了总额达10亿美元的额外融资。在Butitta女士的努力下,Kite Pharma的规模扩大到650名员工,并在其洛杉矶总部附近修建了一座占地43500平方英尺的工厂。

目前,Gilead于2017年8月以11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Kite Pharma公司。此后不久,FDA通过了axi-cel的上市申请(现在称为Yescarta),用于治疗淋巴瘤。

Butitta女士将于2017年底从Gilead退休。她本可以将她在Kite Pharma取得的成就,融入大型制药公司的高层管理工作之中。但是,她决定打破现在的情形,把她的经验发挥在顾问方面。11月2日,她加入了以色列公司UroGen的董事会,这家公司致力于开发药物,治疗泌尿系统癌症。


Clarissa Desjardins博士

公司: Clementia制药

职位: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

Clarissa Desjardins博士在26岁读研究生时创建了她的第一家生物公司Advanced Bioconcept。这家 “小试剂公司”建立在她的一项发明的基础上——使用荧光肽代替放射性物质来标记受体。这不仅消除了放射性,而且证明稳定无毒的荧光肽可用于更多的用途。1998年,她将Advanced Bioconcept卖给了Perkin Elmer。接着,她与丈夫共同创立了一家专注于蛋白质组学生物标志物发现和药物研发的生物科技公司Caprion Pharmaceuticals。2009年,Desjardins博士成为蒙特利尔联邦资助的智库中心(CEPMED)的首席执行官,该中心通过研究和教育促进个体化医疗。在此期间,她曾与罗氏(Roche)的一位高管在《Nature Medicine》杂志上合作发表了一篇文章,介绍一种罗氏已经放弃的药物有潜力治疗一种罕见病。不久后,Desjardins博士就辞掉了她的工作,围绕这种前罗氏药物palovarotene(一种视黄酸受体γ激动剂)的研究创立了Clementia制药公司。

目前该公司的第一个3期试验已进入后期,治疗一种罕见的儿童疾病-骨骼发育不良(Fibrodysplasia OssificansProgressiva,FOP)。Clementia也在研究palovarotene在多发性软骨瘤中的应用,这是一种罕见的良性骨肿瘤。最近,该公司已经开始使用palovarotene治疗干眼症的临床前实验。

对于考虑在生命科学领域创业的企业家,她的建议是让自己与优秀的人同行。“只要去做。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失败。但学到的经验能够在下一次给你帮助。”

Desjardins博士在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医学院获得神经疾病学和神经外科博士学位,并在道格拉斯医院研究中心(Douglas Hospital Research Centre)进行博士后研究。


Samantha Budd Haeberlein博士

公司:百健(Biogen)

职位:阿兹海默病临床开发负责人

Haeberlein博士在Biogen的工作重点可谓是新药研究的最大问题:阿兹海默病(AD)。她和团队希望通过解决记忆丧失混乱的方法,来改变15年来该领域消极发展的趋势。Biogen最大的希望就是处于3期临床的抗淀粉样蛋白药物aducanumab,2年内将会看到它是否能达到预期的主要终点。Haeberlein博士于2015年加入Biogen,之前在阿斯利康(AZ)工作了15年。

在Biogen公司工作期间,Haeberlein博士还为特定的女性提供指导。她说:“Biogen拥有一个女性创新网络(WIN)的员工资源。拥有1600多名会员,其使命是确保女性在全球所有业务部门的所有层面都被充分包容,参与和重视,成为Biogen可持续发展和整体成功的驱动力。”

尽管Haeberlein博士承认,在生物制药领域,“我们行业顶级或高级领导团队的男女性人数并不相同,”她说,与她刚入行时相比,“已经有了进展”。(今年多位获奖者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我有两个男孩,现在分别是13岁和16岁,他们小的时候我的工作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当我加入Biogen时,虽然我自己不再有需求,但我仍为Biogen有办公室育儿服务感到非常自豪。”


Patricia Hurter 博士

公司:Vertex制药

职位:CMC和临床前科学高级副总裁

在南非长大的时候,Patricia Hurter博士就发现自己经常被男孩子喜欢的活动吸引,比如帆船和骑马。她说:“我有点像假小子” 。后来,Hurter博士拿到了MIT的化学工程博士学位。她从来没有让女性身份限制自己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

Hurter博士一开始并不打算从事制药工作,但她很感激最后找到了事业方向。2004年,Hurter博士开始在Vertex公司工作,一直做到目前的CMC和临床前科学的高级副总裁职位。她建立了含有300多名科学家的CMC部门。她把自己的角色描述为跨越10个部门,这些部门是从基础研究到临床试验之间的不可或缺的部分,专门研究药物有效性和安全性。

在Vertex,她有机会不仅从事Orkambi等药物组合的研发工作,而且还在连续生产领域做了行业开创性的工作,Vertex公司因而迅速将这种囊性纤维化药物推向市场。她说:“在我的部门,我们是第一家拥有批准的连续生产工艺的公司。所有的大公司曾为此努力,但他们没有让冒险成为主流。Vertex做了,所以我们是第一个。”

Hurter博士说,这个项目只是制药公司的工作“令人兴奋”的另一个例子。她喜欢和其他人分享这个灵感。她认为制药业,特别是Vertex公司对于女性来说是一个绝佳的地方,特别是那些对科学充满热情的女性。


Dominika Kovacs

公司:武田(Takeda)

职位:研发转型和研发沟通负责人

2016年9月,武田决定重新平衡武田的焦点,关注如何在关键治疗领域建立强大的研发管线。然而,没有人确定如何实现这个愿景,这就是在改革宣布一个月后Kovacs女士被指派的任务。

“这意味着我们的文化也必须改变,因为我们的工作方式,日常工作,关注点,心态都必须变化;基础设施,运营模式需要适应......这意味着一些职能,包括采购,法律和IT也必须与一起变化......而且我也在同时建立我的团队。”Kovacs女士解释说:“感觉就像把这些复杂的难题放在一起。”

3个月后,武田公布了50亿美元收购Ariad,由转型部门负责进行整合。由于与公司文化转型的需要,又增加了研发沟通部门,Kovacs女士的职责因此扩大。

Kovacs女士引用了武田的一个比喻“在飞的时候建造飞机”来形容她的工作。她认为自己获得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生化工程学士学位和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MBA学位之后在生物制药行业17年的经验,使她能够胜任现在复杂的工作。

Kovacs女士同时也认为,自己的成功得益于能够放弃一些升职机会,让自己有机会到其他部门工作,“由于这样的经历,今天我更胜一筹。所以,我认为在职业生涯早期,应该让自己的知识多元化。我们处在一个如此复杂的世界,花时间学习,你只会从中受益。”


Johna Norton

公司:礼来(Eli Lilly)

职位:全球质量高级副总裁

Norton女士从小就对数学和科学感兴趣。1990年,她成为礼来的分析化学家。在她27年的工作中,Norton女士担任过多个质量保证和质量控制的职位,为礼来的制造和工艺开发提供支持。

她认为加入礼来很幸运,在那里女性身份从来就不是一个障碍。她现在岗位的前任也是一位女性。刚加入礼来时,男女性在高管职位上的任职比例并不相同,但是现在这个比例提高到50:50左右。Norton女士把这一转变归功于礼来的高层领导,他们相信建立一个包容化的团队对于在如今多元化的世界开发药物十分重要。

实际上,礼来拥有全球多元化和包容性的办公室文化,致力于帮助员工理解和消除文化、种族、性别或世代的差异。Norton女士所在质量保证部门也是一个多元化的团队。此外,礼来公司还有员工资源小组,帮助不同背景的人们——无论是女性,非裔美国人,亚洲人还是退伍军人——了解并融入全球员工队伍。Norton女士是其中最大的一个组织“中国文化网络”的发起人。


Christiana Stamoulis

公司:Unum Therapeutics

职位:首席财务官兼业务发展总监

Stamoulis女士加入Unum公司已有8年,在此之前她曾在Vertex,波士顿咨询,高盛和花旗集团工作,从咨询顾问直到生物制药投资银行专家。

在投资银行工作期间,Stamoulis女士执行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交易,其中包括Biogen与Idec的60亿美元合并。但是,在咨询行业工作了近15年之后,她决定转行,参与生物制药的具体业务。建立公司的想法,在Stamoulis女士加入刚成立的Unum公司时得以实现,她在那里帮助公司筹集资金,塑造不断发展的创业文化。

2015年,Unum获得6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细胞免疫疗法推上了头条新闻,也推动它的管线开发。但是,Stamoulis女士更愿意谈及她在塑造Unum公司文化方面所扮演的角色,她称之为“建设公司最令人振奋和最有成就的部分之一,对于获得长期的成功非常重要”。


Shehnaaz Suliman

公司:Theravance Biopharma

职位:企业发展和战略高级副总裁

Suliman女士在南非种族隔离制度下长大,她一直努力争取基本人权。1989年,坚持不懈使她获得开普敦大学医学院的奖学金,并且成为第一批非白人学生。

毕业后,她在南非的一家矿业医院工作,目睹了采矿公司的许多员工因感染肺结核或艾滋病毒后缺乏治疗而去世。她说:“虽然我想通过当一名医生来发挥作用,但是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如此之大,因此我想要在更大范围内产生影响。”

她继续进入牛津大学商学院研究公共健康。毕业后,她加入雷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在那里她接触到医疗保健,生物技术和制药行业,以及风险投资。

2005年,她加入Gilead,开始了在医药行业的第一份工作,当时该公司专注在艾滋病领域,她的工作是使药物管线多样化。6年后,她通过并购以及许可证方式完成60亿美元的交易,建立了Gilead在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领域的研发资产基础。

她在Gilead期间最引以为傲的成就是找到一个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使人们更广泛地获得艾滋病药物。2006年,发展中国家里有3000万人需要艾滋病治疗,但只有约3万的患者最终接受了治疗。她主动寻求与印度和非洲的仿制药公司合作生产仿制Gilead 的艾滋病药物。作为“非常低廉的专利费”的交换,Gilead给予这些仿制药公司药品的专有制造技术(实际上仍然在专利上销售),从而缩短了它们的开发时间。通过该方案,目前发展中国家有超过1000万的患者用上了Gilead的艾滋病药物。

2010年到2015年,Suliman女士在Genentech从事研发,直到今年她才重回商务方面的工作。加入Theravance Biopharma公司,使她有机会推动该公司迈入下一个发展阶段。

Theravance Biopharma于2013年脱离了Theravance,现在被称为Innoviva,是一个独立的新药研发公司。该公司的Vibativ是一种双重机制抗生素,获得FDA批准用于某些难治性感染。该公司研发管线包括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的revefenacin,治疗心血管和肾脏疾病的脑啡肽酶抑制剂,以及炎症和免疫学方面的研究项目。

Suliman女士说:“我非常清楚,自己很幸运地从教育和职业机会中受益,而这些机会已经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我对人们的建议是找到一位你尊敬和钦佩的领导者,加入他们的组织。我自己就曾受到伟大人物的教导和支持。”

参考资料:

2017’s Fiercest Women in Life Sciences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