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他是今年中科院新晋的最年轻院士:持之以恒,做自己喜欢的事

2017/11/30 来源:募格学术
分享: 
导读
本周,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相继公布了2017年院士增选名单:中国科学院选举产生了61名院士和16名中外籍院士,中国工程院共增选67位院士以及18名外籍院士。其中,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校长徐涛教授作为中国科学院“最年轻新院士”而备受关注。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这位新晋院士的科研经历吧。
本文转载自“募格学术”(原文整理自三峡商报、中国科学报)。


徐涛

湖北宜昌人,生物学家、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现任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校长,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德马普合作小组主任。

生于1970年5月的徐涛,是个标准的“70后”。1988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宜昌市一中,并被保送至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自动控制工程专业,获得自动控制工程专业和生物医学工程专业学士和博士学位,受邀到德国和美国留学攻读博士后学位,1999年在母校华中科技大学的感召下回国工作。

作为生物学家,徐涛在细胞和分子研究领域取得了国际知名的突出成就,在《细胞》等国际著名学术刊物上发表了多篇高质量学术论文,是国家973项目最年轻的首席科学家之一,主持多项国家重点项目研究,为我国生物技术赶超国际先进水平作出了突出贡献。2005年和2009年参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是中国最年轻的院士候选人。

2009年9月10日,中国科学院成立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生命科学仪器与技术创新中心,徐涛任中心主任。近20年来,徐涛一直致力于膜转运前沿科学问题研究,在囊泡转运领域做出了让外国同行敬佩的系统性贡献。

谈治学之道:持之以恒 做自己喜欢的事

24岁,他指出进口软件中的不合理设计,获得诺贝尔奖导师青睐;30岁,他被聘为“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33岁,他入选中科院“百人计划”;34岁,他担任科技部973项目"生物膜和膜蛋白的结构与功能研究"的首席科学家;47岁,他当选中科院“最年轻新院士”……

从小“与众不同” ,提问让老师颇费脑筋

徐涛出身在宜昌城区一个普通家庭。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十分优异,给老师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85年,徐涛进入宜昌市一中学习。让高中物理老师田洛滨印象深刻的是,“徐涛的学习非常认真、专注,他提的问题总是‘与众不同’,从来不会直接问这道题该怎么做。”面对自己学生的问题,这位当时有着40年教龄的物理老师还颇要费一番脑筋,认真思考一番。

“他的自主能力非常强,学起来很轻松,是班上的学习委员,”高三班主任徐启富回忆,从高中时代就感觉他是做学问的人,稳重,会安排自己的时间,课余喜欢打球,和同学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好。

在高中语文老师蒙万恬的记忆里,学生时代的徐涛瘦瘦的,话不太多,看起来文文静静的,眼里透着一股聪慧劲儿。


钟情生命科学研究,诺贝尔奖导师伸出橄榄枝

1988年9月,徐涛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华中科技大学自动控制工程专业。不久,他还是被生命科学的奥秘和挑战性所吸引,立志进行钻研。从1988年到1997年,徐涛在华中科技大学先后学习了自动控制工程专业和生物医学工程专业,获得学士和博士学位。

1994年,徐涛指出进口膜片钳仪器系统中的一个不合理设计,获得正在华科大访问的诺贝尔生理与医学奖得主ErwinNeher(埃尔温•内尔)教授的青睐。1995年世界著名的德国马克思—普朗克生物物理化学研究所向徐涛抛来橄榄枝,邀请他赴德进行研究,导师就是内尔。在内尔的指导下,徐涛完成了博士论文课题。之后,他获得马克思—普朗克协会奖学金,继续进行博士后研究,研究方向为细胞生物物理。

1999年,经内尔推荐,徐涛来到美国华盛顿大学生理与生物物理系继续深造,导师是美国科学院院士BertilHille教授。

海外赤子归国,持之以恒做到最好

身在海外,心系祖国。1999年10月11日,一封来自华中科技大学的纳贤信让徐涛心潮澎湃,他毅然决定回国发展,为国家效力。

不久,徐涛担任了华中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生物物理与生物化学研究所所长。年仅30岁的徐涛被华中科大聘为“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同年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

刚到生物物理所时,徐涛所面对的窘境是只有一个从武汉带来的学生和几间空荡荡的实验室,人员和仪器设备的缺乏是他开展科研工作的主要障碍。正在这个艰难的起步时期,徐涛有幸得到了中科院“百人计划”的支持,200万元的启动经费就是雪中送炭,解燃眉之急。

在“百人计划”的支持下,徐涛迅速招兵买马,着手进行实验室的初期建设。首先购买了大量实验所需仪器,其次对实验室进行改装,搭建用于研究囊泡分泌的实验平台。徐涛说:“‘百人计划’的经费使用相当灵活,不需要像现在一样进行精准预算,对于一个刚独立建设实验室,又不懂财务的我是非常有用的。”在硬件条件建设的同时,徐涛也开始招聘工作人员和学生,逐渐凝聚了一支开拓创新、勤奋敬业的研究团队。这两项工作的顺利完成有效地支撑并保障了科研工作得以启动和展开。


徐涛(中)在实验室给学生做操作示范 图源:中国科学院大学

“对我而言,‘百人计划’并不仅仅是200万元的科研经费支持,它帮我渡过了实验室初期建设这个最为困难的难关,为我的科研道路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助推了我的‘科学梦’。”

“做自己喜欢的事,找准方向,持之以恒才能做到最好”。回国后,徐涛主要在细胞和分子水平上对神经和内分泌系统信号转导和分泌机制进行研究 。

“我希望我的科研成果不仅仅以论文的形式发表,也希望能为解决人口健康的实际问题奠定基础。”徐涛说,“把我的科研工作跟国家需求能够结合起来,回国以后,很多时间我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