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段涛再任院长,这次他要做互联网妇儿医联体

2017/06/27 来源: 健康点healthpoint
分享: 
导读
段涛将出任微医妇儿医联体总院长。通过互联网平台,真的可以让分散在不同地区、利益目标不同的医院链接起来吗?

本文转载自“健康点healthpoint”。


“我做院长这么多年,发现医联体里面有很多瓶颈和鸿沟是还没有跨越的。”

6月24日,微医旗下妇儿平台微医贝联宣布构建互联网妇儿医联体,同时,著名“网红院长”段涛将出任微医妇儿医联体总院长。

段涛表示,目前,我国医联体发展过程中存在很多问题,比如“现有的区域性妇儿医院医联体或联盟,多数是松散的弱联系,各种障碍依然存在,只是表面上的互联,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互通。”

而出任总院长后,段涛将着力打造全国妇儿医联体平台,集成其团队的医院运营管理经验和微医妇儿的互联网配置医疗资源及跨区域服务能力,为全国妇儿医疗机构提供“医联体+互联网”的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同时,段涛将在资本、资产、资源等方面推进实质性项目的合作互补,试图打破妇儿医疗机构发展中用户和医疗资源的获取瓶颈,形成医联体内的强关联。

6月初,在宣布卸任院长职位“下海”创业时,段涛曾表示自己想做的是一家专注于妇儿医疗领域的医院管理公司,未来也不排除自建医疗机构的可能。此次出任微医妇儿医联体总院长也是其践行“专注于妇儿医疗领域的医院管理公司”的一次尝试。

妇儿医联体需利益为链

“北大系统跟协和能够通吗?不可能通的。因为他们自己就是利益团体所在,很难非常好地结合在一起。”已然掌舵大型妇儿医院十余年的段涛直指目前妇儿医疗体系的弊病。

在段涛看来,医联体内部真正联合在一起,需要对利益进行合理的分配,并对需求进行合适的匹配。

目前我国的实际情况是,大医院有大医院的需求,小医院有小医院的需求,但大小医院都很难匹配到与自身需求相符的对象。作为医疗与互联网的资深跨界人士,段涛相信,互联网的合理深度应用,将为保守的医疗系统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互联网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做供方和需方的匹配和撮合,包括医生和医生之间,医生和医院之间,医院和医院之间,医生和患者之间做精准的匹配。”未来,微医妇儿医联体将依据大数据平台,在自愿的基础上,帮助妇儿医疗机构与国内外同行进行数据比较、差距分析,并由专业团队为医联体内医院提供与其需求相符的、科学系统的、实用的管理改善体系和工具。

除借助数据为医联体内机构匹配合适的需求外,微医妇儿医联体还将建设统一的技术平台、统一的服务与管理标准、统一的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的标准,并以开放式的合作模式,帮助全国公立、私立的优质妇儿实体医疗机构形成一对一、一对多、多对一、多对多的多形式医联体或联盟组合。

段涛表示,这样做是为了靠不同的利益形成一个纽带,把大家结合在一起。如果将各大医疗体系的服务与管理标准、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的标准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与我国国情相匹配的、系统的、全面的、科学的质量安全标准,就可以资源的浪费。以人才的培养来讲,对于公立医院来件,学科建设是人才培养的一个重要目的,而对于私立医院来讲,为了吸引更多患者,人才的高水平技术和服务是强需求。如果能做一个统一的学科的建设,很多东西就可以共享,大家不用再浪费时间和精力。

此外,“在这个平台上一定要有实质性的项目合作,而不像现在的很多的区域性的医联体,没有实质性的东西,也没有利益形成纽带。”

据悉,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河南省妇幼保健院等全国16家省级妇幼保健院都将成为互联网妇儿医联体的成员。

认知和执行力依旧是难题

做一个内部可以合理分配利益与需求的强关联妇儿医联体,这个目标就我国的社会情况来看,并不容易实现。

段涛用两句话形容自己所目前面临的困境:“在中国没有做不成的事,但如果领导不重视,大家想法不一致,多小的事情都做不成。”在他看来,认知方面的障碍将是互联网妇儿医联体发展路上最大的绊脚石。从政策方面来讲,政府的认知必须也要跟得上社会的认知。否则,社会发展的太快,政策却跟不上,这也会出乱子。同时,医院院长的认知与政府的认知必须是一致的。不然即使政府文件下发的多及时,医院执行的不够利落也不行。

此外,发展互联网妇儿医联体的道路很崎岖,执行也很困难。“目前的困难除了认知就是执行。”段涛表示,资金、技术等方面可能遇到的问题都将阻碍着妇儿医联体的发展。

即使前路困难重重,段涛与微医方面对此次的合作依旧都充满期待。微医董事长兼CEO廖杰远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评价到:“作为深具创新、开拓改革精神的新一代院长,段涛院长将为微医带来全新的医院管理模式。”

而段涛也表示,之所以选择微医进行合作,首先是看中微医在线上有互联网医院、互联网挂号平台和互联网连接平台,线下也有很多的专业机构,比如全科中心。线上、线下以及健康险的结合形成了医疗健康产业闭环。“微医实现了线上线下结合、医疗与保险融合,并逐步实现从大平台向全科、中医、妇儿等垂直学科的布局,是中国最接近凯撒医疗的创新平台。”

其次,微医在垂直领域的布局符合段涛对互联网医疗商业模式的判断,即:由大平台来汇集流量,在垂直领域进行变现。

此外,作为本次合作的主角之一,微医贝联已经在全国大部分的妇幼医院覆盖了WiFi,“有了这个连接就能更好地连通人员、资金、利益、信息等” ,段涛表示,在微医贝联已经铺垫好的基础上做事情,妇儿医联体的建设可以节省不少力气。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