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薪酬榜】美国最赚钱15位制药研发老大,2016年共赚得1.18亿美元!

2017/05/15 来源:E药经理人/储旻华
分享: 
导读
Endpoints News网站根据迄今为止各家公司所提交的信息,列出了2016年度美国生物制药领域收入最高的15位研发高管名单。

本文转载自“E药经理人”。

Endpoints News网站根据迄今为止各家公司所提交的信息,列出了2016年度美国生物制药领域收入最高的15位研发高管名单。可以看到,虽然个别研发高管2016年的收入有所提升,但是很不幸,整体趋势是下降,而且事实上,这个趋势从2014年后就开始凸显。当然,尽管如此,这个名单上的高管薪酬的绝对值并不低。

该名单上的收入包括股票奖励和期权。Endpoints仅统计了美国公司,原因是其他地区并不强制要求上市公司公开这些数据。不过,绝大多数的欧洲公司的薪酬水平远远低于它们的美国同行。

现在我们一起看一下上榜的15位研发高管:

1. George Yancopoulos

Regeneron总裁兼首席科学官

薪酬:

2016年:2780万美元

2015年:4000万美元

George Yancopoulos去年的收入总和达到2780万美元,居榜单首位。虽然这个数字比起他去年的4000万美元缩水不少,但还是比排名第二的研发高管多了一倍还多。根本的原因在于,他是Regeneron这家非常成功的公司的创始人之一,而且他的地位正日益向公司首席执行官Len Schleifer靠齐。Yancopoulos还持有大量Regeneron的股票,占公司股份的2.9%,共3,047,986,这些股票截止4月28日收盘,价值12亿美元,使其跻身十亿级美元富翁行列。

2. Paul Stoffels

强生首席科学官

薪酬:

2016年:1270万美元

2015年:1080万美元

虽然难以与Yancopoulos的薪酬相比拟,强生的首席科学家Paul Stoffels去年的收入仍然使他的同行只能望其项背。Stoffels为强生创建了一个全球性的开发网络——创新中心,分别位于美国波士顿/剑桥和旧金山、英国伦敦和中国上海。这些区域的企业和科研人员开展各种新技术的初期开发工作,然后转移给强生接受继续大规模的后期研究。

3. Roger Perlmutter

默沙东执行副总裁,默沙东研究实验室总裁

薪酬:

2016年:830万美元

2015年:820万美元

这位前安进的研发主管在经历了漫长且令人尴尬的研发挫折后,选择回到默沙东。Keytruda的上市帮助他的职业生涯回到正途。通过精明的开发计划,Perlmutter帮助默沙东处在肿瘤免疫领域的前沿。Perlmutter以擅长开展小规模的交易闻名。但是,当他喜欢某件事时,他会全力以赴。

4. Mikael Dolsten

辉瑞全球研发总裁

薪酬:

2016年:820万美元

2015年:600万美元

Dolsten领导了辉瑞度过了该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重组之一。当时,他明确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关注点的改变,该公司将一直对研发结构进行调整。辉瑞的一个聚焦领域——肿瘤学已经获得了回报。新药物的获批推动公司到当前的领先位置。而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Ian Read仍旧立志收购能迅速带来获益的资产。

5. Michael Severino

艾伯维首席科学官

薪酬:

2016年:720万美元

2015年:660万美元

艾伯维要长期成功,Michael Severino就得设法开发出一系列新的重磅炸弹级的产品,最终取代年销售额160亿美元的超级药物修美乐。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能拿到这么高薪酬的原因。这是希望。

6. Jan Lundberg

礼来执行副总裁,礼来研究实验室总裁

薪酬:

2016年:650万美元

2015年:680万美元

曾经经历了行业内一些最大的挫折的Jan Lundberg最近取得了一些成功。新的药物的获批带动了收入上涨,礼来正逐步从低谷中走出。不过随后该公司的阿尔兹海默症药物solanezumab III期失败,baricitinib被FDA拒绝批准。礼来如果要履行对投资者的承诺,就需要获得一大把新药批准,但这家公司的注意力总是转移。礼来应该像它所承诺的那样,每年获得2个新药的批准。

7. Norbert Bischofberger

吉利德首席科学官

薪酬:

2016年:620万美元

2015年:700万美元

随着丙肝药物的销售开始滑坡,吉利德因未能提供强大的重大交易或在研产品而屡受批评。但是Norbert Bischofberger所领导的研发团队仍旧展现出其难以置信的关注和能力。4月底,该公司发布了非酒精性脂肪肝药物GS-0976的新的积极数据,该药是去年吉利德斥资6亿美元从Nimbus购买的。

8. Sean Harper

安进研发执行副总裁

薪酬:

2016年:620万美元

2015年:560万美元

在Roger Perlmutter离开安进后,Sean Harper 接替了他的位子,继续干一番更大的事业。Harper有很多项目要跟进。PCSK9抑制剂Repatha疗效显著,不过还需要证明其在降低心血管风险上的疗效。还有一些新的晚期阶段研究项目正在进行,包括偏头痛药物erenumab,骨质疏松症药物romosozumab和刚刚获得FDA批准的慢性肾病药物Parsabiv。安进的额首席执行官Bob Bradway一直积极主张定期对研发团队进行重组,并夸口已经在这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这家公司从未完全达到预期。

9. Francis Cuss

百时美施贵宝前首席科学官

薪酬:

2016年:600万美元

2015年:670万美元

有个人将百时美施贵宝的研发团队带向错误的方向,直直地撞向墙头,然后自己也摔得四仰八叉,被迫离职。这个人就是rancis Cuss。现在,该公司已经在Tom Lynch的领导下回到正轨。顺便说一下。Lynch上任的第一年将拿到比Cuss更好的薪酬待遇——720美元,远超他的预期。

10. Henry Fuchs

BioMarin全球研发总裁

薪酬:

2016年:580万美元

2015年:480万美元

BioMarin在Henry Fuchs的领导下成功地掌控了罕见病药物市场,该公司也被视为最热门的生物技术公司收购目标之一。上个月,Fuchs再次展现了他的能力,该公司的2型婴儿神经元蜡样质脂褐质沉积症(CLN2)药物Brineura仅开展了一项22名患者参加的单臂研究,就成功获批。Fuchs正在帮助公司重组罕见病研究临床试验的方式,以缩短开发时间。这就是他为什么能够跻身前十名的原因。

11. Michael Ehlers

百健研发执行副总裁

薪酬:

2016年:550万美元(第一年)

Michael Ehlers离开辉瑞神经科学研发负责人的位置,加盟百健。辉瑞正把注意力逐渐转移到肿瘤上,而百健在神经科学领域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这是一个艰难的领域。如果能够做出成绩,那么他值得这笔薪酬。

12. Rupert Vessey

新基研究和早期开发总裁

薪酬:

2016年:490万美元(第一年)

Rupert Vessey是又一位去年接受一份新工作的研发高管,新基的业务拓展团队是业界最繁忙的之一,Vessey管理者一大堆该团队收购或者授权的在研产品线。他还要负责管理该公司早就排好的临床研究项目,新基期望这些项目中的部分能够尽早带来收入。

13. David Altshuler

Vertex首席科学官

薪酬:

2016年:480万美元

2015年:1240万美元

去年David Altshuler的薪酬大幅减少,其实该公司的每个人的收入都从2015年的高点迅速回落。Vertex不得不将研发中心从丙肝转移至囊性纤维化,这并不容易。在Altshuler的领导,公司正在一直进步。

14. David Chang

Kite研发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医学官

薪酬:

2016年:460万美元

2015年:440万美元

在一家当前还未有上市产品的公司里,前安进高管David Chang发现,自己的薪酬水平在类似Kite这样的生物技术公司里,出于顶峰。不过,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Arie Belldegrun相信,他已经组建了最好的研发团队之一,能够为CAR-T疗法这个被多个安全性问题和苛刻的生产流畅所困扰的复杂治疗药物开辟一条道路。所以,他愿意付钱。

15. Martin Mackay

Alexion执行副总裁,研发负责人

薪酬:

2016年:410万美元

2015年:470万美元

在David Brennan任职首席执行官期间,Martin Mackay曾经担任过阿斯利康的研发主管。当时,Brennan因临床在研产品缺乏备受投资者质疑,被迫离职。而在疯狂的收购后,Mackay仍旧不能挽救这一局面。之后Pascal Soriot上台,组建他自己的团队,Mackay则离开阿斯利康去了Alexion。巧合的是,将Mackay招至Alexion的那位首席执行官也刚刚被迫离职,虽然原因截然不同。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